拆局:中国“强制生育”风波与“胡鞍钢之患”

撰写:
撰写:

近日,中国内地有媒体发表专家署名文章,针对中国老龄化、少子化趋势,建议设立“生育基金制度”,从所有40岁以下公民的工资中抽取一定比例的资金,作为鼓励生育的基金。此论一出即引发舆论强烈反弹,社交媒体上一片抨击之声,中国官媒随后也发表批评文章,称这样的建议“十分荒唐”。

不过,此事令人尤为费解的是,为什么有专家敢于提出这样的政策建议?

提出“中国超越美国论”的学者胡鞍钢近期曾遭中国社会舆论批判,但产生胡鞍钢的学术和政治体制并没有得到深刻反思(图源:VCG)

按照中国官媒央视网的说法,这种建议“于法无据、于理不通、于情不合,既有违常识,也暴露了研究者专业素养的不足”。但遗憾的是,中国内地这样的专家恐怕为数不少。

如果有人对此判断表示怀疑,可以到中国各种各样的智库官网去看一看,读上十来篇文章,类似违背学理、不符常情,但一心“为国分忧”的专家意见必不会少。甚至在学术期刊、数据库上,随机搜索人文社会学科的某个主题,也可以收获不少类似论文。

这些或在智库或在学院的专家们,不免让人联想到前段时间因“中国超越美国论”而被痛批的北京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他们在分析问题和提出建议时,都存在脱离中国国情、片面采用理论和错误引用数据等情况,把学术研究的严谨与客观原则抛掷一旁。因此,他们也被外界指责为一心迎合所谓政治导向,揣摩政府官员的想法,而忽略现实情形。

胡鞍钢的名声现在已经臭了,但“胡鞍钢之患”远没有清除。这种隐患的根源在于学术为政治服务的总体导向,而其产生的背景则是学院或者智库的自主性、独立性、专业性缺失。

在中国内地,政治的影响力无所不在,深入到各个阶层、行业和组织,它所塑造的是一个相对封闭的思想和行动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与政治导向不符甚至相悖的声音是不被重视或者不能存在的,从学术研究到政策建议莫不如此。正是寄生在这样的环境中,胡鞍钢们才会遍地生根、层出不穷。

这个问题有无可解之法?有,但就目前状况而言很难实施。除非中国政府认识到这种自我封闭性已经且必将继续带来严重的危害,尝试逐渐放松管控,还原市场、社会及各行各业的自主生态,否则这种现象不可能被根本扭转。

这种放松并不是要求政府完全退场,而是回归本位。在市场和社会自主运行的过程中,政府有必要树立规范、加强监管;在制定和出台政策时,需要与各利益相关方充分沟通和协调,做好调研和统筹工作,保障市场和社会运行无碍。

只有做到了以上这些,政府的决策才能切合实际、顺乎民情,而不必被几个胡鞍钢所蒙骗。久而久之,严谨务实的风气就会养成,新的规范被树立,胡鞍钢们也将再无立足之地。到那时,即使出现设立“生育基金”这种不得民心的建议,也不可能被采信,政府的公信力也不会因此受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