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差落差与反差 面对宣传乱象习近平在忧虑什么

撰写:
撰写:

过去一段时间,中国宣传层面事件不断,而且两极化迹象明显。先是举国上下沉浸在“厉害了我的国”的亢奋之中,紧接着在中美贸易战注入了一剂强心剂后,开始艰难的转弯,比如叫停了梁家河大学问,最高党报连发三文痛批浮夸文风,更为吊诡的是,鼓吹中国全面赶超美国的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也成了各方围剿的对象……

中美贸易战将中国民众从“厉害了我的国”的大国幻象中敲醒(图源:VCG)

一阵接着一阵的喧嚣过后,很多人会疑惑:所谓万变不离其宗,这些现象背后究竟有着怎样不为外界所知和理解的“本质”?习近平本人又是如何理解和布局中国当下的舆论生态和媒体江湖的?

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习近平对当前的宣传工作并不满意,北戴河夏休之后的那场内部“学习讲座”,就暴露了很多问题,也揭开了很多宣传系统的“伤疤”。比如主讲人在会上言辞激烈地指出包括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一众最高喉舌甚至中宣部的宣传策略问题,且有“中宣部并没有发布禁令,为什么你们都聋了?” 而胡锡进带领的《环球时报》也不出意外地被批评为“不理解上方意愿”。

至于现今广泛存在的自我审查和随意删帖等,也被主讲人批评为“以利益为中心,而不是以民众为中心”、“习近平主张包容网上不同意见 ,而不是一味删除”。特别值得一提的是, 该主讲人几乎批评所有审查机构“不理解上方意思”,而且没有用心学习《习近平新闻思想讲义》。

究竟是不懂、不理解,还是不为?多维新闻在采访宣传系统的官员时,明显感觉到他们不简单是懂不懂的问题,而是背后有更多的权衡和考量。比如一名宣传系统的官员即坦言,“治理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在中国各级党委和政府的工作中都是非常重要的领域,宣传领域也不例外,所谓中国媒体生态的恶化,与中共宣传系统官员中出现的乱作为非常有关,对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些宣传官员没有做到‘学懂弄通做实’,他们把更多的精力和注意力放在敷衍拍马,浮夸虚妄上,我认为这才是中国媒体生态恶化,中国媒体集体向左的真实的政治原因。”

学懂、弄通、做实,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回到今年6月份《习近平新闻思想讲义》一书,其实不难看出习近平的忧虑和目标所在。忧虑的是,“中国国际传播能力与中国综合国力提升不相适应、‘中国音量’与‘中国体量’很不相称的严峻现实”。具体来说,“目前国际舆论格局‘西强我弱’,我们新闻媒体国际传播能力还不够强,声音总体偏小偏弱,西方主要媒体左右着世界舆论。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很大程度上仍是‘他塑’而非‘自塑’,有时还处于‘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境地,存在着信息流进流出的‘逆差’,中国真实形象和西方主观印象的‘反差’、软实力和硬实力的‘落差’。”

再说目标,既是忧虑的结果,也是忧虑的切实原因。因为存在着“很不相称的严峻现实”,也因为“新闻媒体国际传播能力不够强”、“西方主要媒体左右着世界舆论”,故而需要争取国际话语权,毕竟按照习近平的说法,“我们能否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

至于民众普遍反感的随意删帖和禁言,习近平也给出了明确的底线和红线,“在我们的新闻宣传中,决不能出现政治性差错,决不能给错误的思想和观点提供传播渠道,决不能宣传同党的方针政策相悖的观点和做法,决不能片面地错误地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习近平所划的四条红线,具体到操作层面,可能是层层加码后的无数条红线。为了避免踩线、犯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很多情况下就演变成了一刀切。

很多人最近在猜测,中国宣传口是不是要转弯了?于是有人调侃,宣传要转弯,不是你想转就能转。这是实话,毕竟信息流进流出的“逆差”,中国真实形象和西方主观印象的“反差”,软实力和硬实力的“落差”,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问题的关键在于,能否切实地认识到问题所在,此为宣传系统转弯必须要迈过的一道坎儿。否则发再多“战斗檄文”,喊再多“厉害了我的国”也无济于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