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力挺王沪宁 中共宣传转向背后的人事变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北京时间8月21日至22日召开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向外界传达出中共宣传转向的信号(图源:央视新闻联播截屏)

时隔五年,北京时间8月21日至22日,习近平又一次召开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称“要加强传播手段和话语方式创新,让党的创新理论‘飞入寻常百姓家’”,向外界传达出中共宣传工作在手段和方法上进行调整的信号。

主管中共意识形态和宣传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长时间的“隐身”曾引发外界的猜测,不过习近平在这次会议上的一句“党中央关于宣传思想工作的决策部署是完全正确的,宣传思想战线广大干部是完全值得信赖的”,显示王沪宁仍然得到习近平的信任和支持。

在中共政治文化中,宣传一类领域,强调事在人为,注重人的能动性的发挥,要看过去以及未来中共宣传的优劣,就离不开对人的关注,尤其是中央及地方宣传系统官员。通过他们的履历、性格特点、工作思路等,外界能够大体预期中共宣传系统调整的方向何在。

中央层面 全面重构

在2018年3月的中国机构改革中,中共决策次对宣传系统进行全面调整。中国政府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新闻出版管理职责,划入中央宣传部。中央宣传部对外加挂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版权局)牌子;中宣部也将统一管理电影工作;组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撤销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对内保留原称号,对外统一称为“中国之声”。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作为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由中宣部领导。简言之,就是新闻、出版、电影的管理职责将由中宣部直辖;中央级别电视和广播业务将合并,并归中宣部管理。此次中国宣传机构改革,背后是两个鲜明的主轴和原则。其一是“党领导一切”的又一次展现。其二是符合中国机构改革从裂变到聚变的特征。

伴随着中共对中央层面宣传系统的全面重构,适应中共希冀重构宣传策略和话语体系的需要,宣传系统也出现人事大调整。目前中宣部的领导班子中,由一名部长,一名常务副部长,七名副部长以及一名秘书长共同构成。

现任中宣部部长黄坤明,曾任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长。2013年10月,习近平执政不满一年,就把黄坤明上调中央宣传部任职,为四年后接任部长作铺垫。因为黄坤明长期在福建、浙江与习近平有共事经历,他的调任,也被认为是习近平重视宣传领域的佐证。

八名副部长,分管电影、广播、电视、报纸、网络、出版物等几乎所有舆论宣传领域,公开资料显示,在八位副部长中,常务副部长王晓辉同时是国家电影局局长,聂辰席是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徐麟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负责外宣,慎海雄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台长,庄荣文是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同时兼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

在网络领域,在本次的机构改革中,原设的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升格为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其在中央层面的办事机构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办公室(网信办)和政府方面挂牌所称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国新办)也迎来人事异动。从2016年起任国信办主任的徐麟升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国新办)主任,其副手庄荣文则升任国信办主任及国新办副主任。国新办挂有三块牌子: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外宣办)、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国新办)、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国网办)

公开履历显示,徐麟曾官至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庄荣文则曾在福建任职,两人均与习近平有过交集,被认为得到习近平的信任,其升迁也是习近平调整中共宣传系统的重要环节。

不过,徐麟的前任,被西方媒体称为“中国网络沙皇”的鲁炜则在十九大后成为落马的“首虎”,中纪委当时的公报称其“违反工作纪律,对中央关于网信工作的战略部署搞选择性执行”,显示高层对其在网络宣传领域的表现非常不满。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台长慎海雄原为广东省委宣传部长。慎海雄曾长期在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工作,具有丰富的宣传经验,曾升至新华社副社长。在广东工作期间,他因对深圳市光明新区红坳渣土受纳场发生特别重大滑坡事故的宣传思路而受到广泛肯定,据中国媒体报道,慎海雄在事故现场提醒记者“不要煽情、不要拔高、不要片面求快,要温情、要平和、要就事说事、要体现人文关怀、要多为失联人员家属想想”,并且“对消防队员救援现场火线入党、省市领导驻扎一线指挥救援等均不安排媒体宣传”,一反中共宣传系统面对天灾人祸片面突出政府的刻板印象。

地方宣传 沉疴待去

在中国地方政府中,宣传部长同时遵循“双重管理”,即既传达中宣部精神,也服从当地党委管理,很多地方舆情,也许通过这些宣传部长上报中央,而中央宣传部,也通常会从这些地方宣传系统中选拔官员。

但是在政治现实中,因为“一把手责任制”的贯彻,加之上级宣传主管部门距离远,有时难免鞭长莫及,而同级党委的影响近在眼前,故地方宣传部长通常主要服从当地党委书记的管理,这也是为什么外界经常会看到很多地方的“舆论管理”措施简单、粗暴,但是中央并不知情,成为“高级黑”情况的出现。

梳理公开履历发现,目前中共地方宣传部长一般都是60后,少数是65后,年龄最大的是河南省委宣传部部长赵素萍,1958年生,现年60岁;年龄最小的是山东省委宣传部长关志鸥,1969年生,现年49岁。平均年龄55.3岁。

就学历来看,各地宣传部长绝大多数都是研究生学历,也不乏法学、教育学、经济学、管理学、理学等博士学位,如北京的杜飞进、青海的张西明、广东的傅华、四川的甘霖、黑龙江的张效廉、湖北的王艳玲、河南的赵素萍等。

地方宣传部门掌舵人仕途大多在本地,不过也不乏中央直接“空降”或异地调动的例子,如青海省委宣传部长张西明此前曾是中宣部副秘书长,上海省委宣传部长周慧琳此前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副局长。辽宁的张福海亦曾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宣部、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等担任职务。

也有部分有在中共重要党媒和官媒工作的履历,如北京市委宣传部长杜飞进赴北京任职前曾是中共重要理论喉舌《光明日报》的总编辑,之前也是《人民日报》的副总编辑。现任广东省委宣传部长的傅华此前曾是经济日报社的总编辑。

值得一提的是青海省委宣传部长张西明,以其深厚的意识形态理论功底和专业素养显得尤为突出。他先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系求学,后历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副所长、中宣部理论局局长兼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办公室主任、中宣部副秘书长等职。多次在中宣部课题中获得青睐,其在伊拉克战争期间发表的关于美国媒体在“宣传战”中作用的论文,受到中共高层的批示表扬。

现任北京市委宣传部长的杜飞进同样也很早就崭露头角,早在2004年即被中组部、中宣部确定为“学贯中西、联系实际的理论家”,2007年时成为中共中央实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专家组主要成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并能和中央中央直接联系。

作为中共宣传政策落地的前沿,地方宣传系统恰恰经常是问题最多的地方,由于中央对宣传领域的政策只是把握大方向,具体传达和执行都需要处于舆情一线的地方宣传部门来操作,在地方党委的压力下,随意删帖,宣传僵化等弊端在地方层面表现的最为明显。一批地方宣传部长走马上任,这些新鲜血液的补充能否扭转地方层面宣传就已存在的粗暴管理顽疾,确保中央宣传思路的落地,仍有待观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