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合还是有意安排:习近平连续三年在胜利日举办外交大秀

撰写:
撰写: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发表《终战诏书》后,各地日军仍未停止作战。而诏书没有“投降”、“战败”字眼,不承认过去进行的是侵略战争,遭到同盟国舆论一致谴责。9月2日,日本投降签字仪式在东京湾美国“密苏里”号战列舰上举行,裕仁发表《降伏诏书》命令臣民放弃武器,履行降书条款。至此,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也落下帷幕。

1945年9月2日,日本投降签字仪式在东京湾美国“密苏里”号战列舰上举行,图为日本外相重光葵在降书上签字(图源:Getty)

9月3日,当时的国民政府下令举国庆祝抗战胜利3天。1946年4月,中国国民党决议将9月3日定为抗战胜利纪念日。

1949年中共建政后,在公布《全国年节和纪念日放假办法》中,规定以8月15日为抗战胜利纪念日。1951年将抗战胜利纪念日改定为9月3日。此后,《全国年节和纪念日放假办法》经过四次修改,均延续9月3日为抗战胜利纪念日的规定。

自设立抗战胜利纪念日之后,每次“逢十”周年,中国都举行较大规模的纪念活动,且颇具时代特色。

1955年9月3日是抗战胜利10周年,当时中苏结盟,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发表社论《伟大的十年》称,这一胜利是“由于中国人民和亚洲太平洋许多国家人民长期坚持的英勇抗战,并由于苏联军队对日本侵略者发动的强大攻势而取得”。当天,中苏还共同为旅顺苏军“胜利纪念塔”揭幕。

1960年代,中国与美国、苏联同时交恶。1965年9月2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美帝国主义照样是可以打败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二十周年》。9月3日发表林彪的文章《人民战争胜利万岁——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二十周年》,对苏联出兵和援助只字未提。

2015年9月3日,中共在北京举行阅兵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中共第三代至第五代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出席(图源:Reuters)

文革期间,抗战胜利纪念日几乎处于一种被彻底遗忘的状态。直到1975年9月3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三十周年》,抗战胜利纪念才与文革以前相接续。这篇社论既肯定苏联当年“在战斗中建立了巨大的功勋”,又批判其近年来“在亚洲推行霸权主义的狼子野心”。

1985年是抗战胜利40周年,中共第一次承认国民党的抗战贡献。中国全国人大委员会委员长彭真在讲话中表示,“在国民党统治区的正面战场,广大爱国的国民党军队包括东北军、西北军和其他地方部队的官兵,爱国的国民党政府官员,也为保卫祖国、抵抗敌人克尽了自己的努力,做出重要的贡献。”此后,通过抗战纪念宣传两岸统一,成为历次纪念抗战胜利的主题。但在抗战领导权归谁、中共与国民党的贡献谁大的问题上,两岸官方、民间各方之间,都存在分歧。

1995年9月3日是抗战胜利50周年,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发表讲话,这是1949年以来第一次由最高领导人发表纪念抗战胜利讲话。从这年起,纪念活动增加向抗战烈士献花仪式。

2005年9月3日是抗战胜利60周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军委等五大机构联合举行纪念大会,纪念规格为1949年以来最高。

2014年2月,中国全国人大通过立法,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并规定每年9月3日举行纪念活动。当年9月3日,习近平等中共七常委先到北京郊外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向抗战烈士献花,然后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座谈会。2014年是抗战胜利69周年,并非“逢十”,但纪念规格已经是最高。

2015年9月3日,中共仿效俄罗斯,以阅兵的方式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发表讲话并阅兵。这是中共第一次以阅兵纪念抗战胜利。共有30位国家元首、政府首脑等外国领导人,19位政府高级别代表,10位国际和地区组织负责人应邀出席。

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安排,从2016年开始,北京连续3年选定在抗战胜利纪念日举行“主场外交”活动。2016年9月3日,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在杭州举行(9月4日举行领导人峰会);2017年9月3日,金砖国家工商论坛在厦门举行(9月4日举行领导人峰会);2018年9月3日,中非合作论坛在北京举行。众多外国领导人和企业家出席,习近平是这三场“外交大秀”的主角。

由于并非“逢十”,2016年和2017年的抗战胜利纪念日活动,以举行座谈会的方式进行,安排一名中央政治局委员出席。2018年预计也将如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