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猪年春晚开锣 中共应反思政治正确式“民族团结”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8月30日,综合媒体报道,中国央视2019年春晚导演于8月30日确定,今年将换下连导两年春晚的杨东升总导演,由该台综艺频道副总监刘真接任2019年己亥猪年春晚的总导演。出于“民族团结”的政治原则,“禁猪”已成为中国央视等媒体的传统。这在上一个猪年,即2007年即有所体现,也体现在近年来对涉猪过年民谣的修改中。2019年又是猪年,“春晚”导演刚一确定,中国社交媒体声量巨大的“大V”纷纷祈愿,希望157天后的猪年春晚能出现“猪”的形象。

2018年中国春节前夕,中国舆论场中出现一股“禁猪热”。2月8日是中国农历腊月廿三,中国多个主流媒体和官方机构在宣传“过年谣”时,“腊月廿六,杀猪割年肉”中的猪字“有意无意”屏蔽,更有甚者将“猪”改成牛、羊等动物。官媒谈“猪”色变,似乎是“照顾民族习俗”,也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在对穆斯林最敏感的猪年春晚开锣之际,中共应未雨绸缪,引导特定群体进行引导,避免重蹈以往覆辙。

2007年猪年春晚开“政治正确”之先河

据路透社报道,在公历2007年、中国农历丁亥猪年的春节晚会与往年不同,没有出现“猪年”贺词,也没播放用猪作吉祥物的电视图像或是广告,令一些观众倍感失望。策划春节晚会的总导演金越大年初一在新浪网聊天室中表示,春晚节目不能体现生肖图案不是失误。因为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很多民族在习俗里有些禁忌,因为穆斯林兄弟民族会忌讳,过节的时候大家都要快乐,都要照顾到,不能说只有你快乐,别人都不快乐。

庙会上的狗年吉祥物(图源:VCG)

分析认为,中国官媒与金越导演一样,都希望通过回避“猪”的图案、文字,换取中国信奉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对于中国新年的认同,分享辞旧迎新的喜悦。

官方有意团结,现实却有“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遗憾。中国上海市政协常委、上海市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2017年1月就穆斯林如何“过年”解释说,春节不是穆斯林的节日,不能让春节习俗“污染”了穆斯林的“伊玛尼”(正信)。中国大陆热播剧《甄嬛传》叶澜依扮演者、哈萨克女演员热依扎2018年2月14日在微博自称,“不过春节”。不仅如此,2017年农历正月初三,中国山东省济宁城管六大队回民队长米拥军以对联、福字是视觉污染为由,带领城管上街撕毁上述新年标志。分析人士称,这已涉嫌触犯中国《反恐怖主义法》中“以恐吓、骚扰等方式干涉他人生活习俗、方式和生产经营”的条款。

社交媒体成发泄出口 官方延续封堵政策

对于上一个猪年春晚没有生肖主题的节目和画面,网上赞成和反对声音两极分化。实际上,不仅是“春晚”,中国不少主流媒体和官方机构连续多年在腊月二十六这天,“有意或无意”屏蔽“猪”字,将“炖猪肉”改为炖“别的肉”。中国央视、中国国家宗教局、无锡旅游局、北京朝阳区、河南和陕西官方宣传机构等回避了“猪”。中国官方媒体、机构在新浪微博等中国社交媒体上,以“逢猪必反”的形式照顾少数民族的宗教禁忌,引起众多汉族网民的反感,其直接后果就是,反穆斯林言论的传播速度越来越快。“这很清真”等讽刺性表述也体现出强烈的反感情绪。在西方媒体看来,这又成了中国网民“伊斯兰恐惧症”的证据。

分析认为,这些分歧显示如何继承传统文化、促进汉族文化和少数民族文化和谐共处,已成为中国文化主管部门在多元化的现实政治和社会背景下的新挑战。这种挑战在社交媒体时代更为突出。对此,中国网信部门大多仍是祭出“敏感词”,压制讨论。去除这一现象的表面,实则源于中国一系列并不完善的法律规范,以及其后的思想观念。

法律根源:侵犯汉族民俗无刑事责任

中国《宪法》规定,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在中国《刑法》中,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在出版刊物刊登歧视和侮辱少数民族内容、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等都是“破坏民族团结”的犯罪行为,歧视侮辱汉族、侵犯汉族风俗习惯则并未入罪。

分析认为,中国在法律层面规定,侵犯汉族风俗习惯并不构成犯罪,这与中共的结构构成、意识形态有关。由于多数中共党员来自汉族,汉族民间的鬼神崇拜,必然成为中共唯物主义和无神论主张最直接的革命对象,民间的求神问卜、焚香烧纸也成为“迷信”代名词。一些少数民族风俗,尤其是伊斯兰教信仰及其猪肉禁忌,则成为必须保护的政治正确。传统年俗中的猪肉,属猪生肖的文化内涵也无辜“躺枪”。

在某种意义上,热衷生肖命理和不吃猪肉的禁忌都属于唯心主义,是通过“有神论”观察世界得出的结论。穆斯林群体认为,春节年俗“迷信”、污染“正信”,其实是对不同文化的欲加之罪式的“审判”。中国农历相关的生肖文化与阴阳五行、天干地支等观念都来自中国道教,道教宫观供奉的60位太岁神,即是由天帝每年派到人间值年的“岁君”。这些“神将”从正月初一开始“工作”,到来年除夕“下班”,其对此年份出生幼儿发挥的影响,是生肖对性格形塑能力的来源。因此,中国民众到“本命年”才会有礼拜“星宿神煞”的行为。

对于汉族民俗 中共应知所进退

按照中国传统文化,属猪者“聪明温顺”,中国十二分之一、数以亿计的民众都属于这个“想象的共同体”。如果基于另一种宗教假设,认为猪丑陋、怪异、贪婪、愚笨,并据此要求春晚不能出现猪形图案、猪年贺词,一方面是对汉族民俗的失礼,也是应当摒弃的“政治正确”。

分析认为,若不禁止破坏汉族民俗等行为,“民族团结”政策或将进一步沦为特定“宗教禁忌”的护身符,中国春节也可能走向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化”方向。2018年狗年春节期间,马来西亚当地华人辞旧迎新,十二生肖图案唯独不画狗与猪,文字也以“戌”“亥”替换。中国新年以生肖为基础,对于不同群体而言,要么接纳猪年的应有内涵,共贺新禧;要么坚守宗教教义,只过开斋节、古尔邦节、圣诞节。

因此,官方无需回避2019年生肖的喜庆画面,以猪为宗教禁忌的群体也应克制。同时,对于封建迷信的指控,中共也应谨守分际。普通民众对于财神、太岁神的崇拜,祭祖烧纸,即使不是正式宗教,也不宜斥以迷信。接受马克思主义,仅为中共党员的个人选择,据此否定“有神论”的同胞,并不符合“礼义廉耻”的传统价值,其中的“礼”是指上下有节。

2019年猪年春晚开锣之际,中共应及时对穆斯林等群体引导教育,告知其这一生肖在中国文化中的美好象征,破除其负面联想。1983年猪年春晚诞生,到2019年猪年春晚,轮回之间春晚已成为新民俗,以及吉尼斯世界纪录中世界观众人数最多的节目。如果2019年延续当前政治正确式的“民族团结”政策,根据“清真”标准屏蔽猪年春晚的与猪相关的图像、贺词,中国的伊斯兰教信众未必有感,反而意外扩大宗教氛围,为社会治理平添困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