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教育”也疯狂

撰写:
撰写:

刚刚过去的一周,中国不太平。

9月1日晚,成百上千的学生家长在耒阳街头向当地政府抗议,公安武警迅速到场。耒阳警方指抗议民众使用了矿泉水瓶、啤酒瓶、汽油瓶、砖头和鞭炮。流传到中国境外网络的大量图片和视频显示,警方出动了大量军警车辆,警察和武警手持盾牌、警棍,甚至威胁开枪。

其间不乏警方向抗议民众的冲锋,双方之间的殴斗。一个小女孩哭喊“爸爸”的情景,在网络里广为传播,被视为中国手无寸铁的民众受到国家暴力机器欺凌而无力反抗的鲜活展现。

不过,耒阳究竟发生了什么?前因后果又是如何?事件各个相关方各有怎样的考量与诉求?

教育逐渐成为中国社会最关心的议题(图源:VCG)

中国党媒官媒对耒阳事件的报道相当有限,主要是对官方声音的直接转发,如耒阳市政府9月2日代为当地教育局和警方发言的表态,以及稍后湖南省委省政府要求妥善处理耒阳群众诉求,中国教育部要求当地教育部门配合政府尽管解决问题。

耒阳事态的诸般细节,特别是警民冲突的部分,以画面和视频的形式在中国境外网络迅速传播,媒体也有所涉及。不过,对事件更为深入的了解,还是要看中国大陆媒体的调查报道,如财新网所发的一篇《越南湖南耒阳学生分流:咬牙进城之后》。当然,此文已经规避了中国官方划定的红线,是中国舆论管控下最大限度的新闻展现了。

据该文所述,此事缘起于中国国务院要求在2018年内消除学生超过66人的“大班额”,湖南耒阳强制将8,000名公办小学学生“分流”到另外8所学校。其中的民办学校师大附中距离市中心远、收费高,而且新校舍尚在装修,甲醛超标,因此引起学生家长们极大不满,甚至发展到与中国暴力机器发生冲突的地步。

事实上,由于中国人对孩子教育如此之关注,以至于教育几乎成为中国社会的一个“火药桶”。在教育问题上,中国已经发生过多次席卷全国的舆论海啸。

就在耒阳事件发生的同一时间,中国官媒中央电视台也惹怒了中国家长们。9月1日晚,当耒阳官民正在对峙殴斗的时候,中国教育部要求每一位学生及家长共同观看的央视节目《开学第一课》,拖延了15分钟时间用来播放广告,引来家长们集体吐槽。

第二天,央视广告经营管理中心公开道歉。央视的问题暂且被搁置,而由教育部和央视联合制作的《开学第一课》节目因为选用了“小鲜肉”而遭到猛批,被指导向教育有误,网民改“少年强则中国强”为“少年娘则中国娘”来进行讽刺。

在2017年,也曾有过一次引起轰动的教育类事件。当年11月,北京市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多名家长发现孩子身上有针眼,反映称被幼儿园老师用针扎、喂成分不明的白色药片,后来又传出一些威胁、体罚、猥亵儿童等耸人听闻的说法。

事件瞬间引爆中国舆论。民怨汹汹之下,即使是官媒新华网、人民网也参与了转发报道。不过,调查结果却证明当时出现的颇多令人惊悚的传闻都系谣言,即使是被喂药的指称也是被诱导而出。

尽管如此,幼儿园老师针扎儿童的做法却是真实的。涉事老师刘某某被逮捕和提起公诉,朝阳区教育系统两名官员也被立案调查。

2018年7月,贵州省数百名家长手举口号“取消不合理加分”“高考公平”“立行立改”等集会,抗议该省持续多年的少数民族加分政策。当年总加分人数占考生人数的45%,有70多人是因为加分挤进全省前100名。裸分文科第一的汉族考生因少数民族考生加分被排到第20名。不过,中国官方媒体几乎均未报道此次抗议事件。

中国近年招收的留学生数量骤增(图源:VCG)

除了幼儿、小学生和高中生,大学校园里也不平静。

2018年7月,无锡职业技术学院发生一起已住校学生腾出宿舍给留学生住,导致学生与校方发生激烈冲突的事件。

该校通报称,2018年下半年将增加留学生320余名,将已入住李园宿舍的406人迁出,其中大部分将住进没有24小时热水沐浴的芳园宿舍。

媒体调查发现,该校近年留学生数量明显增长,2014年迎来首批“来自东南亚和西非9个国家的留学生40余名”;2015年再次招收50余名留学生;2016年留学生报名100多人;2017年150名留学注册,另有53名学历生在校进行专业课学习;而据该校通报,2018年将有320余名留学生前来报到。

通过中国近年舆情可知,无锡职业技术学院出现的留学生问题,在中国高校是普遍现象。一是近年来中国高校留学数量迅速增加。例如,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来华非洲留学生数量增长非常明显,不到15年的时间,数量增长了26倍:从2003年的不到2,000人到2015年的接近50,000人。

二是高校给予留学生的待遇优于中国学生,更高档的住宿条件是显性福利,另外还有各个层级名目繁多资金支持。仅以中国"国家留学基金委员会"提供的奖学金以例,全额奖学金免学费、住宿费及提供医疗保险,生活费本科生每月2,500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64美元)、硕士生每月3,000元、博士生每月3,500元。另外还有省级、市级,以及校方设置的奖学金可以申请。

不过,对赴华留学生相关问题的挖掘和反思几乎都是停留在网络、民间舆论的层面,官方一般只是呈现正能量的一面。《环球时报》曾在2018年5月发表一篇学者“辟谣”文章《熊丙奇:哪来的“花大钱买留学生”》,罕见触及民间对留学生负面现象的反应,不过该文也只是简单批评了一则公众号的文章,并未回应坊间有关留学生问题的更广泛质疑。

更深一层次来看,中国社会对学生和教育问题的关注,还是源于中国社会对子女的近乎无条件的关爱。这种关爱还体现在2018年7月至8月发生的吉林长春长生疫苗事件上。

早在2017年11月,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通报发现长春长生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达标。2018年7月,该局又通报其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造假,其“百白破”检验不合规又被吉林食药监管局罚款。

一篇《疫苗之王》的自媒体文章将舆情推入高潮。中国五家中央级的党媒官媒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检察日报、央视网、央视也都发表评论,质问问题疫苗流向、监管失守等问题。

最恐慌的又是孩子的家长们。因为百白破疫苗是一种儿童疫苗,用于预防百日咳、白喉、破伤风三种疾病,接种对象为3至24个月龄的儿童,接种不良反应发生率居所有疫苗之首。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都对此次疫苗事件有所表态。2018月8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听取了关于关于此一问题的汇报,对中央、吉林相关部门多位领导人进行问责调查。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是中国唐代诗人孟郊所写的一首诗歌,这首诗呈现了中国自古以来亿万为人父母者对子女的几乎是无条件的爱。如果家中只有一个独生子女,父母长辈的关爱将会更甚一层。

健康、教育和住房,关系到万千普通人的切身利益,如果事关尚未进入社会的未成年人,很容易激起舆论波澜。类似湖南耒阳的官民当街对峙冲突的现象,料将不会是最后一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