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吾尔族悬疑:与土耳其人是一个民族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年来,有关中国新疆的话题在国际政治和媒体舆论中高烧不退。

9月10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 Jeria)在日内瓦呼吁中国允许联合国人员委员会人员进入中国各地,美国“人权观察”组织更是指称中国政府“镇压”在新疆的维吾尔族人。中国外交部回应称,新疆实施的政策措施是“依法打击民族分裂和暴恐犯罪活动”,并在日内瓦介绍改革开放40年以中国人权发展成就,以及新疆遏制宗教极端思想蔓延的做法。

在这些舆论不断发酵过程中,“维吾尔族”的概念逐渐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不过,对于维吾尔族的认识却并不清晰,存在诸多悬疑和误区。维吾尔族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民族?许多维吾尔族人认为他们与远在西方的土耳其人属于同一民族,是否果真如此?

维吾尔族多信仰伊斯兰教

目前维吾尔族人口有1,100余万,集中居住在中国新疆地区,特别是在新疆的南部,也就是“南疆”。这是中国官方认定的所谓55个少数民族其中之一,不过将其人口数字放在世界范围来看,已然十分可观。

维吾尔族最鲜明的群体特征之一是几乎集体信奉伊斯兰教,是以中东为中心的超脱国家界线的“穆斯林世界”相对外围的一个区域人群。当然,在中国还有另一个人数更多、距离中东更远的穆斯林族群——回族。不过,由于回族在中国呈现点状聚居的分布状态,伊斯兰特征相对弱于维吾尔族。

伊斯兰教兴起于公元七世纪,直至十世纪,才发展到维吾尔先人所生存的区域,后来通过一系列的军事征服、政治统治,以及其他的方式,在16世纪成为塔里木盆地一带的全民信仰。

在伊斯兰教到来之前,维吾尔族先人并非没有宗教信仰,而是信仰萨满教、摩尼教、景教或佛教。不过在伊斯兰教到来之后,这些宗教信仰几乎都已消失不见。

维吾尔族“千面一心”

在广袤的亚欧大陆,数千年来,各个人类族群持续地繁衍、迁徙、碰撞和融合。现今划分出来的各个民族都是来源于古代的族群结合,有的民族成分相对单一一些,例如长期居住在距离大陆较远的岛屿上的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大和民族等;有的民族成分则相对复杂一些,例如居住在大陆内部的维吾尔族、阿拉伯民族。

很多维吾尔族人与土耳其人都认为自己是历史上突厥人的后裔,但其身份来源并非这么简单。

维吾尔族人用“维吾尔族”一词来形容自己的历史并不长。直至进入20世纪,中华民国取代清朝之前,各地的维吾尔族群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统一的民族,而是各自用本族群居住地附近的绿洲来称呼自己。

新疆当地有一句话说,“维吾尔族虽有千种面貌,但却只有一条心”。这句话即展现了维吾尔族内部的差异,以及宗教对其文化、心理、思维的统一。

在新疆,吐鲁番和哈密的维吾尔族、伊犁的维吾尔族、喀什的维吾尔族与和田的维吾尔族,相互之间的样貌都有所不同。现任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和中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艾力更·依明巴海生于新疆喀什英吉沙县,现任中国发改委副主任和能源局局长的努尔·白克力生于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博乐市。两人都属于维吾尔族,但是相貌却相差很大。

土耳其国内许多人认为维吾尔族人是其同胞、兄弟(图源:Reuters)

在20世纪之初,亚洲民族意识崛起,中国陷入分裂和动荡,加之当时苏联的民族政策实践以及对中亚和中国新疆地区进行有意的民族意识鼓吹,当地宗教勃然而兴,经过一系列的军事、政治和文化方面的行动,才根据统一的宗教信仰,完成了对“维吾尔族”的身份认同。

维吾尔先人终结突厥统治

“维吾尔”一词,近似于历史上“乌纥”、“韦纥”、“回纥”、“回鹘”、“畏兀儿”等。这种名称相似性,即说明了这一民族的主要渊源。

当然,这一渊源还可以继续往前追溯。中国商周以前的文字记载已经难以考证,例如其用以指称外族的“猃狁”、“鬼方”、“北狄”、“戎”等,以及后来出现的强大游牧部落联盟匈奴、突厥。

匈奴经与中国秦汉两代的漫长边境冲突之后,向亚欧大陆以西远遁,甚至抵达欧洲东部,入侵罗马帝国。继之而起的突厥经与中国隋唐两代的漫长边境冲突,也不得不向西逃亡,一部分流落至亚洲最西端的地中海东北区域,逐渐形成土耳其人。

维吾尔族相对可考的直系祖先——回纥,便是在突厥崩溃之际登上历史舞台。在突厥雄据亚洲北部之时,回纥是其中一个部落联盟,包括乌古斯人、袁纥、葛逻禄、吐火罗等,说突厥语言(或是原匈奴语)。后来,回纥与唐朝于公元744年联手终结了突厥的统治,建立了回纥汗国。

不论是匈奴还是突厥,其实都是分布于北亚、中国西部、中亚等地区的各个族群组成的共同体。族群之间的相互交流、融合,不会因为匈奴与突厥的消失而中断。中国西汉于公元前60年开始对西域进行有效管理,开始了西域各民族与汉族之间的民族融合。

因此,维吾尔族的祖先回纥是突厥人逃离亚洲东部,在彼端土耳其地区定居的作用力之一。

维吾尔人与土耳其人“异族同教”

公元840年,回鹘汗国(即前“回纥汗国”)亡国,其中一路西迁至吐鲁番盆地,被称高昌回鹘或西州回鹘。现代维吾尔族自1922年起开始自称其为自己的族源。

兴起于中东的伊斯兰教不久后即扩展到中亚、中国西域地区,其后迅速崛起且比匈奴、突厥都更为强大的蒙古族,自东向西扩张,也没有阻挡住伊斯兰教自西向东的发展趋势。

在此之后,伊斯兰教成为维系维吾尔族各个族群的纽带,20世纪之初出现的民族主义浪潮冲击到西域,形成的“维吾尔族”概念,也是以该教为统摄。在当地出现的一些战争冲突,如大小和卓之乱、同治回乱与阿古伯事件,都能发现同一宗教所发挥的凝聚力和驱动力。由此可见伊斯兰教成为维吾尔族原本各族的一致信仰之后,对这些族群的影响之大。

伊斯兰教已是世界三代宗教之一,而且位于亚欧非“世界岛”的中央区域。在该教所覆盖的范围内,远在亚洲东部的维吾尔族人与亚洲西部的土耳其人,也能够通过共同的宗教信仰与仪式,形成一种心理认同、文化共振。

2009年新疆乌鲁木齐七五事件造成197人死亡,其中大部分为汉族。时任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却迅速回应称,中国对待新疆维吾尔少数民族的做法“像是种族灭绝”。2012年4月,仍是土耳其总理的埃尔多安访问中国,飞抵北京之前,首先走访了新疆。新疆维吾尔族人夹道相迎,不少人失声痛哭。

土耳其人与中国维吾尔族共同的宗教信仰和由此形成的相近文化,遗留下来的相通的语言,几乎已经抹去了维吾尔族先人与土耳其先人并非同一族群的统治与臣服关系,以及前者取代和驱逐后者的历史恩怨。

事实上,公元744年,后突厥汗国被回纥与唐朝联手击溃,突厥人向西逃亡距今已有千余年。公元840年,回鹘汗国亡国,维吾尔族先人自蒙古高原迁居新疆地区,距今也有千年左右。两方均与当地族群相互交流、融合,差异只会越来越大。

不过,民族之间的差异,能够被宗教、文化方面的一致所掩盖。这种通过宗教建立的超脱国家概念、民族差异的共同体意识,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现代国家所面临的意识形态挑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