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宗教染“红” 中梵关系疏远了吗

撰写:
撰写:

中国外交部于2018年8月3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梵之间保持着有效接触。中方对改善中梵关系始终抱有诚意,并为此作出了不懈努力。我们愿同梵方继续相向而行,推动双方建设性对话和关系改善进程不断取得新进展。”

然而,中国地方近期正掀起一波肃清“泛”基督教的行动,据了解,河南省内已大规模清除十字架、教堂,受波及的对象含括了中共官方的“三自教会”、地下教会等,甚至有些地下教会已被完全封禁。

近期,中国多个地方政府一连串强拆教堂行动,引发争议(图源:VCG)

长期以来,在中共统治下,“泛”基督教的传播一如境内其他宗教受到限制。尤其,中国在2018年2月1日实施新版《宗教事务条例》以后,情况更为严峻。

举例而言,中共预计重新编译《圣经》,新版本将纳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力求“宗教中共化”,如此一来,信徒才能对党输诚,也就是要求人民在做好信徒前,先做“好”中国公民。

基于此一国策,中国地方发生了大规模“整顿”基督教事件,其实也不意外。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若以此背景下,作为与梵蒂冈接触、谈判似乎不是个好举措。这得从中国政府为何愿意与梵蒂冈交涉的诱因开始。

中梵交往 意在台湾

中梵之所以持续进行对话,确实是各有所需,对于中共方面来说,有两个诱因,首先,中国综合国力崛起以后,已跃升为国际场域中的重要角色,而现任教皇方济各在全球治理等议题,都有发挥极大的影响力,若外交上双方能直接交涉,将有助于中国提升国际地位及话语权。

其次,即为中国“领土问题”,统一台湾的需求。

但坦白来说,依中共现行管制“泛”基督教的力道,与梵方接触的诱因,台湾因素肯定大于国际影响力。否则平心而论,非必要、也不需要与梵蒂冈建立起世俗化的外交关系。因为,一旦境外宗教势力进入,中共势必得伤透脑筋。

另一方面,现在中梵交往还存在了梵蒂冈内部的问题,但追根究柢,也是对于中国政体与对待信徒的不信任

中国掀起新一轮清拆教会十字架行动,有可能不利于中梵往来

历史经验 歹路不可走

此前,多维新闻曾评论指出,以现任教皇方济各为首的自由派,之所以让中梵仍进行频繁的对话,其来自信奉东方政策(Ostpolitik)的现任梵蒂冈国务卿帕洛林(Pietro Parolin)与主导中梵谈判的特使切利教主(Claudio Maria Celli),他们都坚信“透过重新接触,来改变关系”的原则,来与中共对话。

但如今,梵蒂冈爆出爱尔兰教主性侵丑闻,此事让梵蒂冈的保守派有机可趁,并强力抨击梵蒂冈自由派的教义,更重要的是,这也会影响梵中之间的谈判。

因为保守派主张,就是恪守基本教义精神,不能允许教条上的“弹性变动”。再者,保守派认为,从近代史来看,梵蒂冈与威权政体进行利益交换,有好结果的似乎不多。

1929年,教皇庇护十一世与意大利墨索里尼(Mussolini)政权签署协议,内容中,梵蒂冈答应不干预政治,并接受教主认命须经过意大利政府批准,以换取意大利承认梵蒂冈的主权。

1933年,梵蒂冈与德国希特勒(Adolf Hitler)政权达成类似协议,换取教会在德国获得自由与权利。但二战期间,教皇庇护十二世为了维持表面上的“和平”,对纳粹屠杀犹太人的行为保持沉默,因而被讥为“希特勒的教皇”。

但历史证明,墨索里尼及希特勒都没有因为这些妥协而停止迫害天主教徒,甚至其他威权国家也是如此。对比之下,前任教皇圣若望·保禄二世在冷战期间保持道德立场,始终拒绝与共产政权妥协,反而赢得历史美名。

由于梵蒂冈内部斗争,及历史经验,再加上中共正加大对于教会的监控与打压,这对中梵之间亟欲建立世俗国家关系来说,无疑是一个严重的打击,也成为解决台湾问题的绊脚石。

因此,中共若企图改变与梵蒂冈之间的关系,面对境内打击“泛”基督教势力之举,必须有所让步。毕竟,让台湾被孤立于国际,才是中国统一台湾大战略下的重要前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