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六次批示不见效 中国土地财政魔咒何以难除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多次被中共高层点名的陕西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近日在中纪委亲自督办下取得突破。8月中旬,11个违建别墅项目开始了实质性拆除,最后一批计划于9月25日开始拆除。到底是什么样的体制机制原因,使得习近平先后多次做出专项批示,地方政府仍掩盖问题迟迟不予解决,直待中纪委亲自督办采取的进展?

据中国大陆媒体澎湃新闻9月14日报道,近日,位于秦岭北麓西安境内的海航“草堂山居”违建项目开始被强拆。9月13日拆除的是“草堂山居”的西区,包括45套45栋,面积17,800平方米,预计9月25日完成拆除任务;第二批剩余的200余套预计将在25日前开始拆除。

中国秦岭上的“任性别墅”

被中国历代帝王尊为华夏文明龙脉的秦岭,其北麓陕西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等问题严重。据中共党媒《陕西日报》称,近年来,习近平先后六次对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问题和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做出过重要批示指示,却不见成效。

直至7月30日,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在陕西省会城市西安召开,并首次由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担任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中央纪委八室主任陈章永任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副组长。徐令义指责陕西省和西安市“贯彻习近平重要批示指示不坚决、不扎实、不到位”。徐此前因侦办孙政才案一举成名。

秦岭问题别墅考验中国地方治理(图源:VCG)

目前,西安市已成立57个清查小组,正在对相关问题进行梳理清查。此次专项整治涉11个违建项目,为2014年未能整改到位的违建项目。7月初,秦岭区域内的所有在建工程全部叫停,准备接受核查。

7月底,西安市政府开始拆除秦岭北麓的违建别墅,包括西安市长安区“龙华古寺”、鄠邑区“西安院子”等。不过在长安区馨兰湾却遇到阻力,一栋别墅拆了5天还没拆完,但附近一座违规庙宇,三两天就拆除干净。鄠邑区一栋占地20余亩、“花费4年时间建成”的别墅也是“拆不动”,村民称别墅主人曾任西安市党政系统要职。

日经新闻指,在2014年底,当地曾清查拆除或没收整改别墅202栋,处理了28名相关责任人,110人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90人被给予组织处理。之后又有137名官员被追责,其中3名厅局级官员被立案查处。去年2月至4月,中共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陕西开展巡视“回头看”,在通报中再次提到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问题。曾任西安市委书记、已受审的魏民洲或涉其中。

中国地方房地产乱象的问题根源

如果说众多陕西地方官员牵涉其中,是中共秦岭违建别墅专项整治长期无法取得突破的显性原因,那么为什么在巍峨秦岭上会有这么多违规别墅建起来,甚至专项整治闸门开启之后后续项目仍源源不断进入在建程序?

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深度依赖。曾经加速助力中国改革开放繁荣昌盛20余年的土地拍卖制度,近年来招致广泛批评,“拍槌一响,黄金万两”的地方政府土地财政更是成为众矢之的。地方政府向房地产市场供应土地,主要目的不是用来向民众提供住房保障,而是希望攫取更多的金钱,这推高了房价。

秦岭之巅大上别墅项目,背后都是地方政府土地财政作祟。而拆除违规别墅的专项治理之所以接连数年无法取得实质性进展,背后也涉及到地方政府“钱袋子”,叫已经被地方政府收入囊中的土地出让金回吐出去如同身上割肉。且陕西省近年来也身陷地方债困境之中,因而对资金的渴求更是自不待言。

中共高层已经意识到地方政府土地财政带来种种社会问题,且不可持续。包括在习近平平抑房价的努力中,地方政府土地财政也成为问题核心。但由于土地财政连着地方政府收入,这一关联在地方政府债务问题高企之际得到加强,要动地方政府土地财政就要先进行央地财税体制改革。因而习近平拟议中的房地产长效机制迟迟未见出台迹象。

政学两届批改革停滞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在9月16日举行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峰会上,中国政学两届风云人物对中国改革推进不力提出批评,尺度之大,为近年所罕见。

中国前财长、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针对土地财政和土地制度指,“土地天然带有公共性,就要有‘用途管制’,但是‘用途管制’对不同所有制的不同,要有进入市场的通道,要大力推进土地流转制度的改革,提高土地配置效率”,“三中全会文件提出,在符合规划、用途管制和依法取得的前提下,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出让租赁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权同价……仍旧处于试点阶段,还没有全面推开”。

中财办前副主任杨伟民称中国的市场化改革要着力减少政府职权,“减权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减少政府决定资源配置的权力”,“现在我们老说改革不到位、政策落实不到位,所以检查是越来越多。其实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层级太多,现在是五级行政,应该逐步改为三级行政,中央、省、市(县),市县同级,这样可以大幅度压缩行政建制单位,大幅度减少乡镇和行政村的建制,适当增加城市建制,减少行政事业单位,省级特别是市县级的政府没有必要一样粗的层层套用中央政府的政权设置,都是几大班子几大班子,没有必要”。

中国经济学家吴敬琏称中国改革的方向就是市场化、法治化,他对2013年中共十八大三中全会市场化改革文件持赞扬态度,但对336项改革推进缓慢婉转表达了批评。

“336项改革措施,我们一项一项的讨论,需要调整的就调整”,“如果说这些东西都是站得住的,那你应该坚决的贯彻。现在出现的一些现象值得注意,比如说今年年初说是要消灭私有制,最近又是要退出。这都是一种不谐和的声音”。

中国副总理刘鹤、中国央行行长易纲也是该论坛成员,两人都出席了该次论坛峰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