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梵达成关键协议 北京再次预告台湾断交潮

撰写:
撰写:

梵蒂冈现任教皇多次向中国大陆释放善意

北京时间9月22日,中国外交部网站发布公告,称外交部副部长王超同梵蒂冈代表团团长、教廷与各国关系部副部长签署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性协议。

这意味着通往中梵建交的一个关键分歧已经弥平,对于海峡对岸的民进党政府而言,不算一个好消息。

尽管实际上早在预期之内。2018年年初,西方媒体便已盛传梵蒂冈与中国的谈判取得重要进展,教廷在中国“自选自圣”主教的问题上做出实质妥协。

彼时路透社发文,称中国与梵蒂冈就主教任命的框架协议已经准备就绪,未来几个月内会正式签署,中梵邦交正常化有望实现。

从1949年中共建政后,虽然中梵关系几经起伏,但总体上十分疏离。梵蒂冈始终谋求将中国大陆的天主教会纳入教廷管辖,从主教的任命到教会的领导和管理方式,都必须遵循梵蒂冈制定的规范;而中国大陆政府是世俗权威,将宗教事务视为国家主权的一部分,设有统战部、宗教局等一整套管理系统,大陆天主教也秉持“三自”原则。双方天然存在结构性矛盾。

而台湾问题成为横亘在中梵关系间的隔阂,也是从中共建政之初开始。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梵蒂冈派遣大使黎培理入驻中国使馆,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黎培理向中国教会传达反共指示,后于1951年被驱逐出境,次年便赴台湾继续担任梵蒂冈圣座驻中华民国大使。

自此主教任命和台湾问题便成为中梵关系难以逾越的鸿沟,2000年梵蒂冈的“封圣事件”,更使中梵关系降到冰点。

不过虽有众多隔阂,中梵关系正常化却也是一股渐而鲜明的趋势。尤其2000年以后,不断有时任教宗试图同北京重启对话,特别是现任教皇方济各,更是屡屡向中国大陆释放善意。

换句话说,中梵建交已是定势,北京已经握有相当主动权,在其他障碍解决后,反而进入工具箱,成为可以择合适时机施压台湾的有力手段。

而梵蒂冈又是台湾目前在欧洲唯一的邦交国,也是最重要的邦交国。失去梵蒂冈,则台湾的国际空间就真正无限趋近于零,这种压迫感将实打实传到凯达格兰大道的总统府上空。

从民进党执政之后,两岸关系转冷不是一天两天了,各方都在寻求新的渠道和出口,但北京的资源和手段更多些,似乎也更主动。而台北则在大选抵定后,先忙着转型正义“清算”国民党,后又忙着地方选举攻城略地,在“九合一大选”后恐怕又要忙着筹谋2020年的大位争夺,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可以放在两岸关系的经营上。

只是如今靴子落地,中梵这一纸协议几乎已经在宣告梵蒂冈的离去,面对北京不断紧迫的攻势,台湾又该如何应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