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权力崇拜与下一个“鲁炜”

撰寫:
撰寫:

绝大多数的中国官员,都幻想过可以漫步在中国权力长廊中的滋味。如果你对中国历史稍有一些了解,就会发现,中国人对权力顶礼膜拜与横眉冷对的矛盾态度,其实一直贯穿在中国的历史之中,并延续到今天。

当习近平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掀起反腐败运动后,随着大量高级别官员的落马,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深刻感受到这种权力的特权。从中共原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到原政治局委员,政治明星孙政才,他们在个人生活上的骄奢淫逸,与中东的富豪相比,也毫不逊色。

除了有形的金钱之外,中国官员深刻感受到,权力带给他们的还有一种被社会“崇拜”的感觉,这是两千年中国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民族基因。当这些官员在位时,他们能够得到来自下级官员和普通民众的“恭维”。

9月末,中国安徽省在一次高级别官员会议中,就通报有安徽省的官员,对原中国网络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趋炎附势、讨巧卖乖”,并责令安徽省与鲁炜有过交往的干部“进行全面排查”。

有北京政治观察人士表示,如果不能依靠制度,破除中国官场“权力崇拜”思维,还会有下一个“鲁炜”。

如果不能破除“权力崇拜”,中国还会出现下一个鲁炜(图源:VCG)

据中国媒体报道,从2018年5月开始,中国安徽省的领导者,就决定以鲁炜案件为反面案例,进行中国特有的“专题警示教育”。安徽是鲁炜出生和工作起步之地,中共安徽省党委在通报中表示,“针对鲁炜多年来回乡探亲时‘讲排场、摆势子、蒙蔽干部群众’等问题,对与鲁炜有过接触和交往的干部进行全面排查,有重点的开展教育,督促他们深入反思”。

鲁炜是安徽省巢湖人,曾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共中央网信办、中国国家网信办主任,有中国“网络沙皇”之称。2017年11月27日被查,是中共十九大后落马的首位正部级官员。

在安徽省对鲁炜进行之前,中国各省都曾对于鲁炜发动了中国式批判。他也被海外公认为“定性用词‘最狠’的‘大老虎’”。中纪委通报称,鲁炜“阳奉阴违、欺骗中央”,“野心膨胀,公器私用,不择手段为个人造势,品行恶劣、匿名诬告他人,拉帮结派,搞‘小圈子’”,“频繁出入私人会所,大搞特权,作风粗暴、专横跋扈”等。

有互联网从业者回忆起鲁炜给他们一批互联网媒体从业者培训时的场景:有一种努力扮亲切和蔼可亲的劲儿,又有一股掩饰不住的意气风发。

有熟悉中国政情人士表示,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鲁炜一度被西方媒体冠上了“中国网络沙皇”的桂冠,还被外媒称为“中国互联网的守门人”,入选《时代周刊》2015年“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这将那些脚踏实地、默默无闻地为党奉献的人,包括他的前任和继任,置于何地?总是标榜开明,将自己打造出一个功高盖主的形象,这对于一个部级干部而言,是一顶不能承受之重的头衔。”

从两千年前,中国第一个王朝秦帝国在中国建立之后,相比其他民族,中国人似乎更加崇拜权力。尽管那个庞大帝国仅仅维持了两个皇帝,但是这种“权力崇拜”却延续到今天。

在中国的政治序列中,鲁炜只是一个正部级官员,但是当他从北京回到家乡时,仍然能够得到超出普通人的“待遇”。“朝中有人好办事”,“衣锦还乡”这两句中国俗语,在鲁炜和他家乡官员的身上,得到了完整的呈现。

如何能够遏制这种权力崇拜?如何能够摒除这种“官本位”思想?当习近平——中共第五代领导者掀起一场“现代化”的运动后,如果这个命题不能够解决,现代化并不会在中国出现,最起码不会在中国官场出现。

制度可能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方式,前中共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说,要将权力关进笼子里,这里的“权力”,也包括“权力崇拜”的思维。

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曾经试图在中国官场推行“八项规定”,即想通过对官员日常生活的约束,来打破弥漫在官场和社会中的“权力崇拜”思想。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项政策似乎并没有完整的传达下去,即使是习近平本人,目前也因此备受争议。从2017年冬天开始,中国网络上就开始有人不断质疑,他是否也想将自己的权力“神化”——质疑者称之为“造神运动”。

破除权力崇拜,破除官本位思想,这是解决中国不会出现下一个“鲁炜”的关键,也是打开中国“现代化”大门的钥匙。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