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对内安抚对外回击 习近平北上定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君马南,我车北”,“相逢狭路间,道隘不容车。”正当海内外都在猜测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会不会二次“南巡”的时候,这位中共最高领导人却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北上”,不仅肯定国有企业、安抚民营经济,并且首度对中美贸易战公开表态,强调中国要“自力更生”。这不免让人联想到毛泽东当年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的方针。

2018年9月26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左一)在黑龙江中车齐车集团考察,重提“自力更生”的重要性(图源:新华社)

对内安抚民营经济 对外回应贸易战

近期,困扰中国经济领域舆论场的,不仅有中美贸易战带来的悲观情绪,还有官员和专家关于“国进民退”论调对民营经济的冲击。对此,作为中共总书记的习近平一直未曾公开出面表态。

外界多有呼声甚至猜测,习近平能在自己的任期内进行“二次南巡”【相关新闻: 北京观察:改革进入拐点 习近平会否二次南巡】,对中国的改革焦虑和迷茫进行定调。结果在这一片舆论期待中,习近平出人意料地“北上”,先到黑龙江,后到辽宁省。

9月27日,习近平到达辽宁省,在考察中国石油辽阳石化公司时候,他发表被认为意有所指的讲话。他称,任何怀疑、唱衰国有企业的思想和言论都是错误的。“毫不动摇地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保护民营经济发展。”这显然是针对近期中国舆论场关于国有和民营争论的定调。

但是习近平的信号释放并不止于此,此前一天的9月26日,习近平在黑龙江视察时说: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上升,逼着中国走自力更生道路,“这不是坏事,中国最终还是要靠自己”。习是在中国第一重型机械集团(中国一重)工厂察看生产情况时,作上述表示。他的这番表述,不仅是首次公开表态中美贸易战,也让人联想到毛泽东时代的中国。

曾一直号称和习近平是“好朋友”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9月25日在联合国大会现场指责北京试图干涉11月份的美国国会选举后,表示他和习近平可能不再是朋友了。“他们不希望我赢或者我们赢,因为我是第一位在贸易上挑战中国的总统。”

大约一周之前的9月18日,特朗普刚刚升级了中美之间的贸易战,称美国将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美国对华301调查报告公布并宣布将基于此推出针对中国的限制措施时,中美贸易战就已经打响。自此,在这一场由美国主动的中美贸易对决中,特朗普多次表态。特朗普还表示,如果中国同意他的要求,他愿意结束贸易战。“中国有很多机会全面解决我们的担忧,”特朗普说,“希望这个贸易形势最终能由我和中国的习主席来解决,我对他怀有敬意与好感。”

不过一直以来,身为中共以及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一直没有对中美贸易战公开表态。此次的东北之行,习近平终于对特朗普的多次发言有了回应——对中美贸易战首次公开表态。

毛邓时代的中美两国博弈

中美之间的经济对决,并非今天才开始。早从1949年毛泽东领导中共在中国建立政权开始,美国就曾连续多年对中国大陆实行全面的战略物资禁运,以便削弱中国军队的战争潜力。为此,在1949年8月18日公开发表的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说:“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就新中国经济发展的情况而言,在西方封锁最严重的朝鲜战争期间,中国无论是国内生产还是对外贸易不但没有因此低迷,反而出现了快速增长。

因为虽然美国的禁运给新中国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但很快中共就从苏联、东欧以及亚非拉美等国获得了这些物资、建设资金及出口市场。在新中国政府决定在外交上“一边倒”之后,中国很坚决地把对外贸易的重点转向苏联及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双方的贸易额开始迅速飙升。“什么事靠别人是靠不住的,中国的建设,必须靠自己的志气和干劲。”这是毛时代就确立起来的中国国家发展战略。

但美国的封锁被认为对中共高层决策者产生了冲击,例证之一是在毛泽东时代,为了在美国敌对时打赢战争的需要,中国的国防预算始终高居不下,一直占国家财政支出的20%左右,这对中国的经济建设是比较沉重的负担;之二是经济建设中毛泽东产生了急于“赶英超美”的情绪,这是当年“大跃进”产生的最直接因素。

最近40年来,中国压力最大的时期,是1990年代初西方国家对中国实行严厉制裁的时期,中国经济一度遇到严重困难。1989年6月5日,中共强行终止学生在天安门静坐的六四事件刚刚结束一个月左右,美国总统老布什(George H. W. Bush)宣布了三项制裁措施:一、暂停中美间一切军售和商业性武器出口;二、暂停中美两国间军事领导人的互访;三、同意重新研究中国留美学生要求延长逗留时间的请求。

中国外交部前部长钱其琛在他的回忆录《外交十记》中说,那时,国际风云突变,西方各国政府纷纷宣布制裁中国,各种政治势力出于各种目的,也在世界上掀起了阵阵反华浪潮。

六四事件后的1989年11月,邓小平(右)在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上宣布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逐步将权力交接给江泽民(左)(图源:VCG)

1990年4月7日,中共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对此公开表态:“西方一些国家对中国的制裁是不管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打了二十二年仗才建立起来的,是在被封锁、制裁、孤立中成长起来的。”

2016年6月出版的《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由中共现任总书记习近平2010年7月提出编写。该书在《经受政治风波的考验和治理整顿的完成》一节中写道:“事实上,‘制裁’对制裁国本身也不利。从宣布‘制裁’中国开始,西方各国出自自身利益考虑,在政策和做法上表现得并不一致。中国领导人审时度势,采取政治和经济结合、官方和民间结合的方式,推动日本率先于1990年取消对华‘制裁’。随后,其他一些西方国家和国际组织相继取消对华‘制裁’。到1991年底,中国同大多数西方国家的关系基本上回到正常轨道。”

中美较量在所难免 习近平回赠特朗普

如今,习近平领导的中国再次和美国“兵戎相见”,看起来偶然,实际却是一种无法避免的必然。

首先,任何一个大国的大国地位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更不是别国给的,而是斗争出来的。中国亦然。作为目前全球最强大的两个经济体、最有影响的两个国家中国和美国,二者身处于现有国际格局发生极大变革的历史时期。美国目前仍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但是在未来,据推断,在下一个10年甚至5年,中国有可能增长为规模跟美国旗鼓相当的经济体,美国不可能坐视这种变化顺利发生。

其次,本次中美贸易战中,特朗普政府的诉求绝大多数是美国一直拥有的诉求,只不过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要价更高、耐心更少。在里根(Ronald Reagan)政府时期,美国曾将削减贸易逆差作为重要的施政目标,日本作为当时对美贸易差额的主要国家,成为其针对的对象。美国成功迫使日本降低了对美贸易差额。而之后的小布什总统和奥巴马总统则没有将削减贸易逆差作为其重要的施政目标。特朗普上台后,又重新将削减贸易逆差作为其重要的施政目标。

对中国来说,更糟糕的是,正在形成中的“中国威胁论”浪潮覆盖以美国为代表的诸多西方国家。以“一带一路”项目来说,美国和大部分欧洲国家认为这是中国国际扩张主义的体现。德国外长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今年年初的言论可以视为西方国家态度的变化。当地时间2月17日的第54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这位外长声称中国借“一带一路”打造有别于自由、民主与人权等西方价值观的制度,自由世界的秩序正在解体,西方国家应当提出对策。

中美贸易战,可以说是对中国应对能力的一场考验。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频繁发言,外界期待看到中南海高层最终会给出怎样的应对策略。不过,话又说回来,国力决定外交,习近平的“自力更生”或许是他根本态度的表现,也是他对特朗普的最有力回话。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