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民营经济退场论”风波对中共的三点启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针对最近突然冒起并在中国内地引发了极大焦虑的“民营经济退场论”,日前在东北视察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给出了一锤定音的结论。

在视察这个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多年来投入了极大资源与精力,但是经济增长极度缓慢的老工业基地时,习近平特地参观了当地一家民营经济企业,表示将在“毫不动摇地发展公有制经济”的同时,“也毫不动摇地支持、保护、扶持民营经济发展、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并且承诺要为民营企业营造好的法治环境。

日前,随着习近平公开表态支持民企,一段时间以来的民营经济退场论风波终于消退了(图源:新华社)

对极其重视领导人政治行为象征意义的中共来说,安排最高领导人在视察一个以国有农场和重工业为主的区域时却特地到一个民营经济企业参观,并公开发出这样明确的声音,想要表达的用意已经不言而喻。

事实上,不只是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先是9月19日在“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当着数百名中外与会者,就已经表明中国将坚持“两个毫不动摇”,进一步落实和完善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坚决消除阻碍民营经济发展的各种不合理障碍,后来9月27日考察浙江时亦强调“我们还会出台更多政策,给民营企业更加良好稳定的市场预期。”习近平极其看重的副总理刘鹤,也表达过类似观点。在“民营经济退场论”风头最劲的时候,中共官方的《经济日报》、《人民日报》,以及一些社会媒体也在驳斥这种荒诞论调。

只是,在中共权力结构高度集中,共产党在持续续加速向其传统意识形态回归,同时习近平也已经在中央“定于一尊”的情况下,所有这些表态都不能令人完全放心,人们都在充满期待的困惑、惶恐与焦虑中,等待来自习近平的最高裁示。

现在,随着习近平的公开表态,人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民营企业家也可以从风潮初起的恐慌中恢复情绪,一起来回顾一下这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妖风是如何刮起来,又是如何被那些所谓的“专家”和一直擅长于在体制内宁左勿右投机的官僚们越烧越旺的。当然,最重要的是,它能给中共在新时代的政治经济与社会治理带来怎样的启示。

改革开放40年以来,民营经济已经是中国经济的重要构成,极大推动了国家进步。图为中国首枚自主研发民营商业火箭(图源:VCG)

追溯起来,今年1月中国人民大学周新城在中共机关刊《求实》官网下属“旗帜”栏目官方微博刊发的《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可以视为这股风潮的舆论源头。9月12日一篇自许“资深金融人士”的网文称“私营经济已经初步完成了协助公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阶段性历史重任,应逐渐离场”,在民营经济因为内外正遭遇极大经营困境和“国进民退”已经引发社会普遍焦虑的情况下,结结实实的抓住了社会心理。而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在公开讲话中强调要强化中共对民企的领导,坚持职工主体地位,带领职工“共同参与企业管理、共享企业发展成果”,则把这股风潮推到了极致。

这三个论调分别来自学界、民间和部级官员,其中前两种论调都是明确主张消灭私有制或民企,第三个论调因为发言人的身份给人以更大想象空间,令不少人怀疑这会否是中共正准备领导策动一场对民营经济的革命,趁机剥夺民企合法的自主经营和股东权利。在中国民营经济因为自身发展遭遇瓶颈,同时又面临巨大内外压力的情况下,这种声音密集出现,在社会深层产生焦虑情绪并不奇怪。

因为从中共党内看,对共产主义的教条认识和极左意识形态,虽然在过去四十多年被改革开放压制,但一直在中共党内阴魂不散,一有机会就试图复辟。从社会层面看,过去几年,因为中国政治向传统复归,也让不少遗老遗少们产生了错误认知,误以为能趁势将他们的极左主张再次在中国落地实施。而另一些投机官僚,则根本就毫无理论素养和政治责任,完全是在揣测上意,遂行宁左勿右的政治投机。

幸运的是,不论左的余毒如何像“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也不管所谓的专家和官僚如何遂行投机和蛊惑人心,中共决策层都保持着清醒认识,这股舆论的风潮,也随着中共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对外明确表态,已经被暂时刹住。但这股风潮从产生到被刹住,至少有以下三个方面值得中共注意。

邓小平当年说的“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迄今依然不失为对中国社会的重要提醒(图源:VCG)

第一,“左”的余毒依旧在中共党内阴魂未散,在中国社会上也有让人无法低估的社会基础。就像邓小平说的那样,“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对中共来说,如何在向传统政治和意识形态回归过程中,既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推进公平社会——特别是经济权利公平建设,让更多人民群众分享到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果,同时又遏制住中共党内那些极左理论家的政治冲动和官僚们的投机冲动,避免中共重拾初心的初衷不被扭曲异化为要搞脱离实际的“文革”复辟,避免中共党内再出现一些类似薄熙来式的投机官僚,这是必须要高度重视的问题。

为避免这个问题产生,一个方法是对左的主张或言论露头就打,不让他们形成气候,不能让他们打着“政治正确”的旗号干实际上不正确的事情。另一个方法是在放开讨论的同时,要注意舆论的结构性平衡,不能让舆论场被“左”声垄断。

第二,在中共已高度集权的情况下,必须更高度重视官方舆论权威与宪法权威建设,要透过有序授权为国家治理中的那些专业部门和专业官员建立政策权威。在这次“民营经济退场论”的风潮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到,事实上在风潮初起,无论是官方媒体喉舌还是社会舆论都在自觉、自发的进行批判。中共党的高级官员,也都表明了支持和保护民营经济发展的观点。而中国宪法和相关法律上更是明确写着要“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所有制共存的基本经济制度”。但在社会层面,无论是这些专业官员的声音,还是具体的宪法与法律条文,都无法令民众完全放心。直到最高领导人最后出面,才发挥一锤定音的作用,给民营经济吃下定心丸。

这就启发中共必须认识到,虽然中国中央集权的传统政治文化以及中共在历史中总结的经验教训——特别是过去在中央形成的“九龙治水”的分散主义经验教训,决定了中共必须有一个领导核心,或者说一个强势领袖,但与此同时,也必须在国家治理体系实践中更加重视专业部门的职能发挥,并且要更有力推进依法治国,以增强宪法和法律在国家治理中的实践权威,要在中央权力已经“定于一尊”和尊重制度与宪法、法律的实践权威上达成平衡。

第三,必须重视民营经济遇到的困难,不仅要宣示“支持、保护、扶持民营经济发展”,更要在政策实践上“支持、保护、扶持民营经济发展”。民营经济是支撑中国经济和具体民生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实现新时代“两阶段发展目标”的重要支撑,在中美贸易战下更是中国取胜的信心来源之一。但在当前,中国民营经济或是因为其自身发展转型原因,或是因为在经济减速过程中受到其它所有制经济的挤压,或是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外部影响,或是因为承担了太多本来不应该由他们承担的税费压力与社会责任,日子确实非常难过,甚至有评论说已经达到了四十年来最困难的程度,这种情况持续下去肯定会出问题。必须承认,这次风潮能风行一时,确实是戳到了社会痛处。所以,对中共来说,要想彻底让“民营经济退场论”的妖风停息,最根本的做法,其实是认真解决他们面临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