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新疆的迷局 中共的困局

撰写:
撰写:

近一段时间,新疆集中改造被极端思想洗脑者的价值观的政策受到国际媒体高度聚焦,宁夏等地扭转“清真泛化”趋势的做法也颇为显见,诸多强硬举措的背后存在着相似的逻辑。

新疆盛行的极端思想涉及一整套理论价值体系,包括民族主义、分裂独立的内容。宁夏等少数民族聚居区的“清真泛化”,有着“去中国化”的苗头。

就此来说,新疆、宁夏等地的这些官方行动,如果说有着中央层面统一指挥,也不令人意外,因为这些都是巩固中国统一、遏制分裂隐患的做法。这些做法,也与中共十八大以来一系列的施政举措一脉相承,有助于防止中国重蹈苏联解体的覆辙。

新疆近年恐袭形势严峻,强硬反恐堪称“背水一战”(图源:Reuters)

发生于1991年的苏联解体是20世纪世界史里的一件大事,对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的影响尤其显著。由于中共在1949年搭建中国政治体制在很大程度上参考了苏联的既成样式,苏联解体的教训对中国也有较强的警示意义。

苏联民族政策反思

后世对苏联这一超强国家突然解体的研究可谓汗牛充栋,所总结的问题包括过度僵化腐败的集权体制、长期不平衡发展以致崩溃的经济、美国等国家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和平演变”等等。另一个或非根本但肯定举足轻重的原因便是其民族政策。

苏联自其成立起,便继承了俄罗斯的复杂民族问题,在其不断扩充新的加盟共和国的同时,民族方面的问题也有所叠加。苏联晚期,不仅周边一大批以少数民族为主体的加盟共和国主张脱离出去,以俄罗斯人为主体的俄罗斯也宣布独立,并给了苏联“致命一击”,只有哈萨克斯坦等少数国家对苏联有所不舍。

苏联的民族政策究竟如何,为什么其主体民族、少数民族都不满意?各民族之间的矛盾有多深,以致最后便按照民族分布重新划分为大大小小的独立国家?

从俄罗斯到苏联斯大林时期,长期实行大俄罗斯沙文主义政策,对少数民族进行俄罗斯化,由俄罗斯人担任重要职务,以俄语为官方语言。但也是在斯大林执政时期,苏联的民族分化骤然加速。

中国学者马戎所写的一篇文章《对苏联民族政策实践效果的反思——读尼教授(Ronald G. Suny)的〈历史的报复:民族主义、革命和苏联的崩溃〉》指出,在斯大林领导下的“民族识别”过程中,政府把各群体的名称明确化,每个国民的身份证上都明确标出自己的“民族身份”。这使各群体成员的人口边界彻底清晰化,根据人口规模,各群体在政治体制中被划分为不同的“等级”,被授予各自相应的“自治地区”。

文章还称,由于给予“命名民族”在官员任命和语言使用等方面一定特权,实际上加深了苏联各民族之间的隔阂及相互不满。俄罗斯人普遍抱怨,他们成为各少数民族的“奶牛”,同时又在各共和国中成为被优惠政策歧视的“二等公民”。

苏联解体给中国提供了长久的教训(图源:Getty)Getty

马戎还在文中提出,“众所周知,在苏联共产党指导下成立的中国共产党,自创立之时起就完全接受了苏联的民族理论。”

尽管中国社科院学者郝时远曾在2014年2月否认称“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不是‘苏联模式’”,但是难以否认的是,中苏的民族理论与实践确实存在明显的渊源和相似性,很多经历过苏联解体的人也觉得如今中国的民族问题有些似曾相识。

一方面,某些少数民族维持和争取本民族更大权益,甚至通过各种方式寻求自治、独立;另一方面,汉族认为对少数民族的优惠特权制造了不公,损害了自己的正当利益。双方都认为自身受到了歧视,在不断增加对彼此的不满的同时,还将矛头指向执政当局。

中国民族政策结果难料

《纽约时报》在2014年所发的《我的维吾尔“民族主义”是怎样形成的》,以及在2017年所发的《出国以后,我开始学习做一个真正的回民》,较为真实地记录了普通的少数民族如何在各类因素影响下被动地生成了强烈的民族意识,并完成了向本民族的精神回归。

苏联斯大林后的继承人赫鲁晓夫曾在1961年提出“新的历史性共同体:苏联人民”的说法,希望用“苏联人民”、“苏联人”取代“苏联各族人民”,其中又包括各民族的“社会政治共同体”、”经济共同体“、“族际主义的共同体”等等概念。但是从结果来看,这种身份塑造的尝试是失败了的。

与之相似的是,中国官方也提出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概念,同时不再提及“炎黄子孙”的说法,但其效果或许也不能过于乐观。

就苏联解体的教训而言,政治的自我进化和管控、经济的持续发展、意识形态的集中和防御都是更为根本的问题。民族问题的重要性相对次之,但是所具有的长期隐患如果不被重视,也有可能会在某个关键节点对中国的统一政体构成“致命一击”,重演“苏联解体”的历史故事。

就此来说,中国近年在新疆、宁夏等地的强硬做法,都可视为中共为避免“苏联解体”的结局而防微杜渐,提前消除隐患。具体成效如何,仍然有待更长时间更多未知因素的检验。

其中一个长期性问题是中国的民族人口比例。已经得到公认的结论是,中国人口将在未来大幅减少。其主因是作为主体民族的汉族人口的减少。由于对汉族有严格限制的计划生育、其人口结构的老龄化,少数民族占比将明显提升。

例如在新疆,2014年的统计数据显示,维吾尔族占全疆总人口的48.53%,汉族占37.01%。但2014年少数民族出生人口比例高达85%,而汉族新生人口仅占14.6%。

在汉族人口占比急剧萎缩,少数民族人口大幅增长之后,特别是在民族问题复杂的新疆等地,这种形势会诱发或导致怎样的结果?

如果新疆未来民族等方面的问题势所难解,如今当局的强力扭转,可谓是“背水一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