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超越苏维埃之后

撰写:
撰写:

1994年,“永远的异见者”索尔仁尼琴在远东登岸,坐火车向西横穿全俄,目睹他已经离开20多年的俄罗斯故土物是人非,满目疮痍,心中生出忏悔,开始遥遥追忆曾经他憎恨的苏联。

彼时这个幅员惊人的红色帝国已经分崩离析三年,两极对峙的世界变为“美国警察”一家独大。直到2000年普京上台,索尔仁尼琴似乎又看到一点俄罗斯复兴的希望,但到今天转眼快20年,莫斯科固然强硬无比,却也陷入资源附庸的困境,再难重现辉煌了。

内外因素共振之下,苏联最终在全球角力中败下阵来,中国呢?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明年就是中共建政70周年,2020年还是中国消灭贫穷,实现全面小康的年份。未来三年对中共、对中国都有非凡的特殊意义。

2018也是困顿的一年。在中国,从基层到高层,从无产到中产,即便手握巨资左右逢源的行业大佬资本巨擘,也纷纷惶然不可终日。经济下行、环境恶化、市场紧缩、政策不明,该怎么办,往哪里去。

而在国境之外,华盛顿手握砝码排开阵势,贸易战大兵压境。中美经贸摩擦很快溢出贸易范畴,展现出它的本来面目——这原是一场国运之战,是世界结构转变期主要推动力对此消彼长主动性的争夺,是国际格局守成者与挑战者的博弈,是东西方两大文明的对撞较量……

内外困境相互影响,相互生发,人心浮动百业不安,颇有些苏联崩溃前夜的凄惶氛围。中国能不能扛过去?

苏联解体是多种因素共振所致(图源:VCG)

一个趣闻般的文章在这几日刷屏,于调侃背后,似乎也映照出时代变迁的洪流中,中国所面临的难关,也来到一个节点时期。

文章说,从1949年10月1日到2018年9月28日,一共25,198天,中国正式超越苏联,成为人类历史上存在时间最长的社会主义国家。

由1922年12月30日俄罗斯联邦、南高加索联邦等成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苏联)算起,到1991年12月26日正式解体,苏联一共存在25,197天。

这当然是一个不甚严谨的对比,但在苏联之后,中国就成为唯一的社会主义大国。从这个意义上看,二者对比又是极有意义的。在存在时间上超越曾经的苏联后,中国下一步的路在哪?

关于苏联解体的原因,各种解读观点浩繁。大体是在思想理论上受教条主义禁锢,照抄照搬的僵化现象比比皆是,脱离国情;政治领域法制建设滞后,官僚主义盛行;经济层面结构失衡,产业发展不均;外交层面则在冷战中一面干涉别国内政,一面与美国争霸展开军备竞赛,被逐渐拖垮。

以史为鉴,中国要解决的问题并不比曾经的苏联少。

譬如政治层面,旧的官场陋习政坛派系清除后,新的问题也开始不断出现,官僚主义依然普遍存在;经济层面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给各领域都带来“阵痛”,所谓“国进民退”的担忧不过只是社会焦虑情绪的冰山一角;意识形态层面,严管严控的趋势不断明显,实际在水面下已多有不满;外交层面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开打,中国同国际格局既得利益者的摩擦也开始日渐台面化……

这些问题和风险若能得到有序良性的解决与控制,中国可能就将度过发展瓶颈期,真正走上崛起的坦途。而若是陷入困境中循环不出,曾经苏联面临的就问题和未曾出现过的新问题都可能相继出现,危机就可能接踵而至。

也许超越苏联后,一切才真正开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