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扫黑势力狂飙突进 中共治理“回归”农村

撰寫:
撰寫:

随着中共在农村清扫黑势力运动的进行,中国基层政权迎来人事“换血”,农村改革阻力将大为减弱(图源:多维新闻)

近日,中共在农村基层清扫黑势力的大规模运动的“成果”陆续披露,数目庞大的黑社会组织被“连锅端”,成员锒铛入刑,背后隐藏在官员中的诸多“保护伞”也被拔除。

作为与其并行的另一条路径,中共基层政权特别是乡村地区的政治格局正迎来细致而微、却又汇如洪流的变化,透过对基层乡村与黑社会势力勾连盘错的“称霸一方”的乡村官员的清理,中共基层政权正在迎来大规模人事“换血”和深度调整,中共对农村的控制将更形强化,为中国农村改革破局制造形势。

模糊的“乡贤”治理图景

不管是古代还是近代,中国以其超大型的国家规模和社会结构面临着乡村治理“二律背反”窘境。一方面是乡村资源不足,需要国家财政的周济和支持,另一方面,乡村作为远离主流政治之地,带着某种程度的“自由”色彩,成为中国古代落魄知识分子寻求避世的寄托之所。

近代中国知识界面对乡村治理难题时,往往从中国传统的治理格局中加以提炼,人为地设想出一幅乡村自治的政治浪漫主义图景。即依靠“乡贤”“士绅”来实现乡村某种程度上的自治,使高高在上的政权既不过度介入乡村事务,保持一定的政治自由,同时又不至于使乡村与主流意识形态和政治权威隔绝,完全变成“世外桃源”。在这种设想中,“乡贤”“士绅”成为乡村自治的载体,也是政治上下层面沟通的环节和枢纽。

然而,这样一种充满着浪漫主义的图景,面对着乡村治理的现实时往往破产。

回到中国政治的现实,名义上来说,中共的政权向下只延伸到乡镇一级,对于分布广泛的农村,中共一度开展过“村民自治”试验,由村民按照一人一票的民主原则选举村干部,由村民代表大会审议村重大事务,就涉及到村集体资产的重大事项进行表决,监督村干部的执政行为。

不过这套理想遭遇现实时出现了种种乱象,原则上平等的村民由于乡村中存在的宗族势力、家族势力、政治资源、村民的政治冷感等各种因素交织,再加上乡镇一级官员对农村的扰动,总起来说,这套理想并未在多大程度上成为现实图景,而中共政治治理在农村的缺位,也为类似黑社会势力盘踞乡村,操纵乡村选举,霸占乡村土地资源,扰乱民间市场秩序打开方便之门。村干部或默许纵容,或干脆直接参与其中甚至挑头组织黑社会势力。

治理缺位下的乡村,成为一片“声高者有理,斗狠者得利”的“草莽江湖”。

中共治理再次“回归”农村

在中共革命早期,面对着当时在中国执政的国民党的意识形态和物资封锁,中共当时的领导人毛泽东打出“农村包围城市”的口号,凭借在所占乡村进行“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运动,收聚民心,成为中共建政后所提炼的“毛泽东思想”的重要内容和执政策略。

不过,曾经缔造了中共崛起之路的农村,在中共建政后进入经济建设时期逐渐离开主流政治视野,成为为城市“重工业”和“工人”服务的资源基地和被“剥夺”之区。当时中国的经济结构畸形,突出重工业,轻视轻工业和农业,为日后改革开放首先从农业和农村破局埋下伏笔。

改革开放后,随着中国经济的迅疾发展,相对于城市的高歌猛进,农村和农业虽也取得巨大进步,但户口制度、财政配置不足、福利、教育资源等城乡之间的差距更为凸显。乡村成为中共治理的薄弱一环。

虽然,2004年至2018年连续15年中共中央都把农村问题、农村政策作为中央一号文件,即中央全年发布的第一份文件,以示对农村的重视,不过相比城市本就集中的各种政治、经济、文化资源而言,农村始终处于劣势,治理效果也并未彰显。

中共十八大后,中共高层提出“全面小康社会”的口号,同时也把贫困人口的脱贫作为民生政绩的施政目标,与此同时,与身居高位的“大老虎”腐败相比,城市社区和乡村的“苍蝇”腐败问题的解决也被提上议事日程。

农村改革料将破局

随着中共近年声势颇大的治贪的开展,作为中共官员群体的中央以及各省、直辖市的高层中层都迎来换血,一股股新鲜血液汇入中共政治机体,不过,乡村和城市社区的治理依然是薄弱环节,对于致力于对中国进行大规模政治整顿的领导人来说,在高层人事未进行整顿的情况下,却也无暇对基层进行整顿。如今,高层人事布局已基本完成,乡村等基层政权的整顿按照此番逻辑确实也应进入中共高层的视野。

据中国媒体披露,中国中部的湖北省把“整顿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作为重点,今年以来,对10,313个村开展了换届考察,对15,803个村进行了研判,调整不称职党支部书记2,477人,查处存在经济问题村干部923名。

而广东省已排查整顿“软弱涣散村(社区)党组织”1,258个,其中“涉黑涉恶等四类问题”突出的村(社区)200余个,39名涉黑涉恶村(社区)党组织书记已全部撤换并选配到位。同时,广东也开始进行“基层组织建设三年行动计划”,推行市、县、乡镇三级官员下村“指导”、“整顿”,强化对村(社区)干部的选拔、培养、管理、监督、激励。

北京时间9月29日,中国国务院对外发布“乡村振兴战略”五年规划,冀望于加速农村的发展,使它能够跟上整个国家现代化建设的脚步。

可以料想,随着此轮伴随“扫黑”而进行的对中国农村地区基层人事的全面检视和整顿,中共对农村的控制将更形强化,中共在农村的改革路径所遇到的阻力将大大减弱,中共高层想要达到的“如臂使指”之效将下沉至最底层级,中共在农村威信日形“破产”的情势将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而中共在农村推行的改革料将破局,进入实质推进阶段。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