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思想重归舆论场 中共宣传手段的又一次摸索?

撰写:
撰写:

中共官媒以电视秀的方式宣传习近平思想(图源:中国中央电视台官网)

近期中共官方对于习近平思想的宣传在梁家河热遭叫停之后,再次重归舆论场。习近平以电视秀的形式现身,被认为是中共宣传系统的又一次摸索创新。继中国湖南卫视播出的习近平思想电视问答秀引发广泛讨论之后,中共官方宣传机构又在近日推出了一档有关习近平思想的新节目引发舆论关注。

回看十八大至今,从生硬的“中国梦”宣传到动漫式的“习大大”出现,从梁家河宣传热到今次习近平电视首秀,中共宣传系统一直在不断尝试着宣传方式上的创新。但这一不断反复的过程中进行了怎样的改进,历经一步步的改进后又为什么屡遭反弹。

习近平思想的首次电视秀

中国湖南省委宣传部策划的旨在歌颂习近平思想的《新时代学习大会》于9月30日开始在湖南卫视黄金时段首播,大陆湖南都市频道、中国教育电视台、人民网、芒果TV等也跟着同步播出。

与此同时,由中共宣传部、中共广播电视总台联合创作的特别节目《平“语”近人——习近平总书记用典》也开始在晚间黄金时段播出,节目从习近平引用的古代典籍和名句入手,来阐释“习思想”,引发四川广播电台、广东广播电视台荔枝台、山东网络台等地方媒体的转播。

习近平思想近期的电视秀,是中共最高领导人首次出现在非政治新闻类的电视节目中。此前的中共领导人,胡温时代的宣传大多局限于纸媒刊登、张贴海报等方式,江泽民时代采用基本上限于年画、插画、广告标语的手法,目前习近平时代这种以娱乐电视节目的呈现显然是中共对领导人宣传方式的一种新尝试。

不过,节目中也引发部分舆论的质疑,认为是另一种方式的“吹捧”。比如,节目中的主持人和梁家河村民分别表示:“总书记浓厚的为民情怀,你从他的话语,从他的眼神当中都能够体会到”,“他跟过去比没有变,再糙的饭他都能咽得下,再穷的老百姓他都看得起,现在还是这个样。”

有北京观察人士分析表示,中共此次通过电视教育的形式的确是宣传方式上的一大进步,但也可能被理解为某种意义上的喊口号,况且媒体普遍转载过度地重复宣传还有可能引发舆论的反弹。

纪实文学《梁家河》亮相香港书展(图源:多维记者/摄)

从习思想到梁家河的摸索

不仅是这次的习近平思想电视秀,从一年前中共十九大上正式提出习近平思想至今,中共宣传机构对于如何宣传习近平思想,尝试和探索的痕迹明显。

十九大闭幕不久,从书籍、讲座,到学术研究,中共宣传习思想的活动层出不穷。比如,收录习近平讲话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以及《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等书籍的诞生。长春市推出“新时代”号主题地铁列车,车厢贴满了十九大的标语,车上视频系统滚动播放“传习内容”,还有宣讲员进行讲解,让市民在坐地铁时学习“习思想”。

相关活动也走进了大陆的校园和研究机构。2017年12月,中国教育部建设十九大精神示范课堂推动习思想,“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各大高校则纷纷成立学习习思想的研究会,其中经过中共中央批准的就有10家,分布在中央党校、北京市、清华大学等。

一位老人观看习近平的宣传画(图源:多维记者/摄)

热潮之下,中国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紧跟步伐。去年12月公布的2018年度课题指南拟定了一批重要选题,不少选题都是关于习近平思想及“新时代”下的学科研究。

今年夏季,中国官媒推出大型广播纪实文学《梁家河》,歌颂习近平政治生涯的发端。几乎是同步,陕西省提倡的“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也充斥电视、电台、报刊以及高校和地方政府的官方网站。

但各大领域密集的“井喷”式颂扬、对内涵的粗暴拔高再次凸显出中共宣传的粗糙,已经越过正常的感染式宣传而变得像机械灌输,这极大消解了社会对此的正面观感。

不仅中国境外媒体嘲讽中国再次掀起“造神运动”,中国国内很多民众的感觉也很快从好奇到审美疲劳,自媒体上隐约的厌烦情绪开始出现。

随后,热潮的冷却源于中共官方的紧急叫停。就连当时中共《人民日报》头版罕见出现全版无习近平的场景——这被认为是高层有意冷却个人崇拜的明显信号。

“中国梦”遭反感后的改进

细致观察分析,早在十八大习近平出任中共总书记后,中共的宣传机构就似乎在尝试宣传方式上的创新。

习近平上任后提出了“中国梦”的口号。当时在中共宣传部门的带领下,通过举办各种形式的培训班、研讨班、座谈会,大到北上广,小到县乡一级的街头,中国社会掀起一场学习“中国梦”的热潮。

但在生硬的“中国梦”框架装帧之下,其文化内涵早已被弱化,这个充满积极意味的符号变得生硬、枯燥,甚至引发民众的反感。

在此基础上,2013年10月,中共宣传机构推出的《领导人是怎样炼成的》动漫视频将习近平等中共高层以卡通的形象展现,引发极大的关注。

观察人士分析,将中共领导人以动漫的形式刻画,中共宣传机构似乎意在改变以往相对生硬的宣传方式,尝试以一种与国际接轨。

rap活泼宣传方式的呈现

习近平上任后的几年通过对多名中共高级别官员的反腐建立了自己的个人权威。但同时也引发大陆媒体铺天盖地的为习近平个人形象的宣传。

2015年年底,习近平首次以Rap的形式出现在中国央视制作的神曲《深改小组两岁了》MV中,中共宣传系统通过MV这种轻松活泼的方式将习近平刻画出来也不失为一种宣传手段上的进步。

“走向现代化,贴近年轻人”,中共宣传机构试图才用艺术形式的宣传得到了一定的认可,以轻松的方式走进大陆民众生活,甚至发展为广受称赞的“习大大”、“彭麻麻”。但有消息称,由于彭丽媛本人不喜欢这种说法,而遭到宣传部门的禁止。

此外,2016年7月中共建党95周年之际,中共推出电视广告《我是谁》来宣传共产党的一种形象。广告用一系列的小片段,回答了“我是谁”这个问题,这些片段表现出中共党员是中国社会的勤奋骨干,以广告的形式宣传中共的做法也是一种方式上的努力。

概而言之,从民众对中国梦的反感,到习大大以漫画、rap、电视秀等多种形式的出现,纵观历次风潮的起伏过程,中共宣传系统也经历了多种不断创新的方式中摸索前进,但为什么总是做不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