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洋推进“语同音” 中共谋求“大一统”

撰寫:
撰寫:

北京时间10月12日,中国政协主席汪洋主持的一个常规性内部会议,聚焦推广中国通用语言文字——普通话的议程。这一项似乎是位于政治边缘的文化方面的议题,实则暗藏中共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某种考量。

语言文字被认为关系国家统一(图源:新华社)

2008年西藏骚乱、2009年新疆乌鲁木齐七五事件,以及2012年前后中国各地此起彼伏的暴力袭击活动,反映了边疆地区严重的离心倾向。以语言为关键载体的文化方面的差异,是其中的重要作用力。而如今推广普通话的做法,便是关乎和平与战争、统一与分裂的一项举足轻重的治国理政举措。

从“书同文”到“语同音”

汪洋在12日的中国政协本届第十二次双周协商座谈会上表示,“通用语言文字是国家认同的纽带和民族团结的基础”,“深刻认识普及通用语言文字对提高国民素质、促进民族交往交流交融、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大意义”。

中共中央统战部、中国民族事务委员会、广播电视总局负责人等也参与了此次座谈会。

不久前,中国政协委员、央视新闻主播海霞建议发起了“石榴籽计划”,以中国广播电视总局播音主持实践锻炼基地作为培训机构,通过语言培训、图书捐赠、教师培训、文化交流等方式,在一些少数民族地区普及普通话,以促进民族团结与脱贫。

“石榴籽计划”的名称,可能源自习近平在2014年5月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的一句话:各民族要相互了解、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相互欣赏、相互学习,相互帮助,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

此次政协座谈会,以及央视方面的动作,展现了中国对语言文字的重视,认为其与民族团结、扶贫脱贫相关,并可能预示着将其作为一项更重要的工作议程,施加更大的作用力。而一些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和人群,可能会是此次普及普通话的主要方向。

公元前3世纪,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制王朝秦朝在全国范围内推行“车同轨”、“书同文”,统一货币和度量衡。而今中国同样地域广阔、人口众多、文化多样、政治统一,其普及普通话,或者被称“语同音”的做法,其实与秦朝颇有相似之处。

4亿中国人不懂普通话

普及普及话是中国一直以来都在推进的治国议程。

1923年,中华民国教育部国语统一筹备会制定了标准化汉语,称为中华民国国语。中共执政后,在1955年的“全国文字改革会议”上,将“国语”改称为“普通话”。

1982年通过的中国现行宪法第十九条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其实在此之前,中国的官方活动和教育工作,基本都是以普通话为标准和通行语言。随着改革开放后9年义务教育的普及,普通话也随之得到普及。

尽管如此,普通话的普及仍未完成。官方数据显示,2000年左右中国普通话的普及率仅有53.06%,2014年普及率提高到73%,仍有约4亿人无法用普通话交流。

不能使用普通话的人,可能有两种原生性语言体系,一种是同普通话文字相同但发音不同的地方方言,一种是部分拥有自身语言文字的少数民族。后者大多居住在较远偏远的西部,生存生活条件较差,语言的独立性限制了这些民族地区的对外交流、开放与发展。

统一语言与国家安全

中国“八大民主党派”之一的民主促进会与中国民族委员会此前就普及普通话问题前往贵州、广西、新疆等地调研,结果发现,“广西壮族群众听不懂也不会说的近340万,和田墨玉县18至45周岁的居民90%以上存在听说读交流困难,这种情况在南疆地区也具有普遍性。”“南疆”即中国新疆南部维吾尔族聚居区域。

参加了汪洋主持的政协双周座谈会的牛汝极曾在南疆莎车县驻村一年时间,他透露称,“我们所在的村几乎95%以上的村民听不懂普通话,村干部基本上也不会普通话。据粗略估算,在新疆有近1,000万少数民族群众基本不懂国家通用语言文字。”2015年新疆少数民族人口约有1,300万,汉族人口仅有约8,40万。

牛汝极还认为,普及普通话是少数民族地区脱贫的必由之路,“语言文字不仅具有交流工具属性和民族文化属性,还具有资源属性,蕴藏着巨大的经济能量,可以转化为丰厚的经济红利和成长红利。”

除此之外,普及普通话还被提升到了事关中国国家安全的高度。

牛汝极认为,“从世界历史上看,语言问题既能凝聚多个民族,也能分解一个国家,还可能成为民族独立或各种政治诉求的借口。”

中国民宗委副主任全哲洙更表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普及是国家统一和社会稳定的重大政治问题,“对于抵制普及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破坏民族团结、祖国统一的分裂行为,要依法严厉打击。”

鉴于此前多年恐袭频发的教训,新疆可能是在推广普通话行动中力度最大的地区。全哲洙在参与对新疆的调研后表示,“新疆以确保语言文字工作领域的意识形态安全为重要任务,基本实现国家通用语言教学学前阶段全覆盖,小学、初中起始年级全覆盖。”

中国在语言文字方面的行动,并非孤立行为。近年来中共对各类宗教的“中国化”治理,遏制“泛清真化”,在新疆地区改造受极端思想洗脑者的价值观,或许还有对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扶贫,宣传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概念,等等做法都是在过去几年民族分化加剧、恐袭形势严峻、部分族群和区域分离倾向加重的背景下进行的政策调整,以维系这个古老大国的统一、和平,以及共同发展。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