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方学者谈农村改革:全中国宅基地资本化后值百万亿

撰写:
撰写:

经历了长达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国民经济结构中,轻纺工业、重化工业、房地产、基础设施以及第三产业等都有了长足发展。但城乡矛盾,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中共在十九大上提出了振兴乡村战略,以及城乡融合的战略。对于中国的农村改革,10月11日,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执行会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发表的题为《国际经济风云变幻下的中国金融改革》的主旨演讲上表示,乡村振兴难度很大,要把剩余资金引导到乡村振兴上来,加快乡村的发展,除了依靠财政,更需要通过金融手段来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农村的土地资本化。

郑新立的观点从金融与学术角度有其合理性,但也有其理想化的意面。土地问题在中国一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中国大量的社会矛盾都源于土地分配上的矛盾。在考虑经济利益以及农村发展大目标的同时,如何调和土地背后错综复杂的利益问题,如何调和经济发展与中国农民数千年来的土地情节之间的矛盾,以及如何针对中国各个发展条件存在巨大差异的地区因地制宜进行发展,这都是中国乡村振兴过程中需要面临的问题。以下为摘录郑新立的部分演讲内容,以飨读者。

中共在十九大上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以解决中国长期存在的城乡发展不均衡的矛盾(图源:VCG)

中共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的战略,还提出了城乡融合的战略,提出了中国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三者之间是个有机的战略组合。主要矛盾的提出,实质上提出了一个战略的依据,乡村振兴是个战略目标,城乡融合是个战略举措,所以,从战略目标,到战略依据到战略举措形成一个有机的战略组合,这三者逻辑联系非常紧密。

因为主要矛盾是不充分,不平衡发展,主要矛盾集中体现在城乡发展不平衡和农村发展不充分上。其他像区域发展的不平衡,本质上也是城乡发展不平衡的一个反映,因为沿海的农村发展相当好,主要是中西部农村和沿海农村相比差距比较大,中西部城市和沿海城市相比没有多大差别,所以,区域发展差距本身也是城乡差距的一个反映。

环境的问题,也集中表现在农村,农村的液源污染、环境脏乱差、食品质量安全、水安全等等,都是由于农村环境保护措施远远滞后于城市。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不平衡,也集中表现在农村的公共服务远远落后于城市的公共服务。所以,城乡发展的差距是社会主要矛盾的集中体现,正是基于这样一个分析,中共十九大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

适应这个战略,要通过城乡融合发展来实现乡村振兴。中国改革开放40年,都是通过改革不断地推动结构的转换,从而不断地释放了经济增长的新动能。40年,在结构上,中国已经经历了四次大的转换:

1980年代,通过农村的改革,实现了农业的迅速发展和乡镇企业的崛起,解决了商品短缺的问题,轻纺产品、食品供给满足了需要。

1990年代,提出了振兴四大支柱产业,电子器械、石油化工、汽车制造和建筑业;同时提出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这个改革实现了四大支柱产业的振兴,四大支柱产业占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由1990年代初期占GDP不到8%,用不到十年占到25%以上,把重化工业和建筑业搞上去了。

进入新世纪第一个十年,通过发行国债搞基础设施建设,用十年时间,把中国的高铁网、高速公路网和无线网络搞到世界第一,所以,基础设施也搞上去了。

进入新世纪第二个十年,围绕着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调整投资和消费的比例,现在消费已经成为拉动经济增长最大的动力,上半年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达到百分之七十几,这个结构也调整过来了。产业结构上,调整产业结构,改变经济增长过度依赖第二产业的局面,转变发展第三产业,现在第三产业成为经济的增长点。

中国在注重要素结构的调整,注重科技创新、改善管理和提高劳动者的素质上,也取得了重大的进展,发展方式的转变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突破,但这个任务还要继续完成。

进入到第五个十年了,中国国民经济结构里,轻纺工业、重化工业、房地产、基础设施搞上去了,第三产业也搞上去了。剩下还有什么结构上的问题呢?就是城乡矛盾,二元结构,剩下最后一个硬骨头,按照中共十九大的指示,中国要集中力量,用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把最后一个结构上的问题解决,实现乡村振兴,让农民的收入能跟上城里人的收入,农业的劳动生产率能跟上社会平均劳动生产率,农村能建设得和城市一样漂亮。这样中国的人均GDP就可以进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经济总量就能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一位。

但乡村振兴难度很大,但十九大已经提出这个问题了,现在中国有能力通过建立城乡一体化的新体制,把剩余资金引导到乡村振兴上来,加快乡村的发展。过去总是想着靠财政政策,财政现在已经尽了最大的力。财政对三农的支出已经占预算支出的10%,一年一两万亿。现在关键是要从金融上启动,最好的办法就是农村的土地资本化。

4月3日,《人民日报》发表长篇报道,介绍了安徽、福建晋江市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经验,把宅基地资本化,通过资本化吸引城市资本进来,大家合资来办一些企业、搞一些经营,一下就可以吸引到大量城市资本的收入,为乡村振兴注入活力。搞活土地资源,把沉睡的土地资本激活,是目前金融界面临的一个重大任务。

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已经进行了实现,中国国务院确定了15个试点县,现在已经过了5年多了,试点经验已经出来了,报上来三个试点县,一是安徽金寨县,二是江西余江县,三是福建晋江市。

安徽金寨县,前年《人民日报》发表的文章《沉睡的资源这样被唤醒的》,金寨县通过宅基地制度的改革,农民退出原来的宅基地、原来的房产,在金寨宜居的地方改个楼房,基本不用花钱,住房条件可以一下跨越二十年。把全县宅基地制度整理以后,集约的农村建设用地拿出1万亩,在全省、全国建设用地市场进行拍卖,1亩建设用地指标卖到50万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4美元)。如果把金寨县1亩宅基地50万作为平均价,全国宅基地是一共有17万平方公里,2.5亿亩,,值125万亿。当然,它是潜在的价值,我住在这儿,不交换它,这个价值不会得到实现。一旦我离开农村了,我是农民工了,在城里买房子了,把宅基地交出去,房产交出去的,价格就可以实现了。这是一块潜力。拿125万亿作为抵押,几年时间撬动贷款资金到乡村去,何愁乡村挣不到钱呢?

《人民日报》报道,江西余江县农村宅基地房产,就是农村所有的房子,倒塌的房子、危房、闲置的房子加在一起相当于现在农村总户数的52%,也就是说农村现在一多半的房子都在那儿闲着,有的院子里的草长了一人多高。这个地方资源浪费太可惜了。很多农民辛辛苦苦挣的钱舍不得花,跑到农村再盖个四层的高楼,放到那儿,挣点钱装修一层,再挣一点层再装修一层,装修好了在那儿养老鼠,资源多么大的浪费?

如果把农业现代化、新农村建设、农民工市民化和特色小镇建设结合起来,整体推动,同时找到资金来源,把土地资源盘活,中国实现农村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是完全有条件的。所以,现在面临着第五次结构大调整,就是解决城乡二元结构的问题。学者们要为第五次结构大调整找到改革的动力,找到资本的动力来驱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