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再教育营:现实远比想象的复杂

撰写:
撰写:

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有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在一面高大、坚固的墙和一只撞向墙的鸡蛋之间,我将永远,站在鸡蛋的一边。”这句话乍一看,极具道德审美,充满悲天闵人的同情心,令人感动。可如果细细审视,你会发现这句话过于理想化,现实往往更加复杂。鸡蛋和墙未必是二元对立、非黑即白的关系,有可能鸡蛋撞向墙是触犯起码的社会秩序和道德底线,也可能墙的存在只是为了鸡蛋更安全。

这种想象和现实的反差同样适用于日前热议的中国新疆再教育营问题。所谓新疆再教育营,不过是西方舆论对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机构的称谓,从未获得中国的承认。依据一些西方舆论的说法,新疆政府设立了大量再教育营,对数量众多的维吾尔族穆斯林进行强制洗脑,严重侵犯了宗教信仰自由和人权。比如,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成员盖伊·麦克杜格尔(Gay McDougall)曾表示,在打击宗教极端主义的名义下,新疆“一个类似于大规模拘留营的东西,笼罩在秘密之下,是一个没有权利的区域”。鉴于中国一直以来给海外留下的专制印象,以及一些维吾尔族穆斯林以弱者姿态所获得的同情,故当新疆再教育营经由《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出来后,迅速引发广泛关注,将中国治理新疆政策置入颇为尴尬境地。

中国对此作出了回应,先是通过统战部、外交部出面驳斥,批评国际舆论的再教育营指控“根本不是事实”,接着公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表明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机构有法可依,再后来就是日前直接让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以接受采访形式澄清事实。

按照雪克来提·扎克尔的说法,新疆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发生了数千起暴力恐怖事件,“累计造成大量无辜群众罹难,数百名公安民警殉职,财产损失无法估算”,为了彻底扭转这一局面,近年来政府“果断采取坚决措施”,其中就包括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主要针对“多数受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影响,涉嫌犯罪但情节较轻依法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可以免除刑罚的人员”,通过“向其提供免费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以此增强他们在掌握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以及职业技能等方面的能力,从根本上筑牢抵御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渗透的防线”。

在雪克来提·扎克尔的描述里,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机构非但不是一些国际舆论眼里黑暗的法外之地,反而是一件善事:免费办学和免费饮食,住宿条件现代舒适,休闲娱乐丰富多彩,人性化管理和人文关怀,最关键的是可让学员熟练掌握1——2门职业技能,找回尊重和自信。

2018年10月16日,中国央视《焦点访谈》栏目播出新疆“再教育营”内部画面(图源: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同样一件事,西方舆论和中国新疆政府给出的说法截然不同。在前者眼里,再教育营简直是令人难以忍受的黑暗之地,一些维吾尔族穆斯林似乎活在水深火热当中。而在后者眼里,再教育营不仅是因应严峻形势的被迫无奈之举,而且充满正当性。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认知反差?这是因为两种不同的话语体系使然。西方话语体系深受自由主义影响,非常重视个体自由和人权,对于威权体制有一种本能的抗拒和抵触。在新疆问题上,西方这种认知尤其明显。长期以来,面对内地威权体制的中央政府,维吾尔族穆斯林作为边疆少数民族的存在,自然容易在西方舆论上被塑造为弱者,赢得众多同情。即便一些维吾尔族穆斯林的确存在不妥乃至违法之举,但是因为他们身上的弱者形象,也容易被看作撞向威权体制高墙的鸡蛋。

正因这样,故当西方舆论发现中国在新疆设立职业技术教育培训中心,对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维吾尔族穆斯林进行教育时,难免出于业已形成的认知惯性,断定这又是中国侵犯人权和宗教自主,以强制洗脑方式压迫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最新证据。

在中国官方的报道里,新疆的民族分裂、宗教极端和暴力恐怖问题一直以来都尤为突出(图源: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然而对于中国来说,则是另一种情况。与西方舆论评述新疆问题相隔万里,距离产生美感,不必深受新疆错综复杂形势的困扰不同,中国既要时刻承受新疆问题带来的困扰,面临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危险,又必须为新疆长治久安和整体利益负责。在此情势下,中国自然不能像西方那样理想化,而是只能回归实用主义。

要知道,西方作为一个相对比较成熟、治理现代的社会形态,尚且会在恐怖主义袭击后强化管治,限制个体的隐私权和人身自由权,那么面对安全稳定形势严峻、民族和宗教矛盾突出、恐怖主义频发的新疆,北京进行一些强硬管治,从而为大多数人的安全和新疆长远发展打下最迫切的秩序基础,并非不可以获得理解。

由此可见,一个新疆,两种话语体系下的解读大不同。对于这一点,西方舆论不妨多一些将心比心,要看到自由、民主、人权的尽善尽美固然令人向往,可运用到复杂现实时,不能只有理想主义,不能只有高高在上的道德指责,还应实实在在解决问题,认识到安全、秩序才是一切的前提,否则自由、民主、人权会沦为空中楼阁。至于中国政府,面对西方舆论的指控,大可抱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坦诚态度,应尽最大努力在维护安全、秩序和保障自由、人权之间达成平衡。

当然,目前论述的都是依赖于已有公开材料,其中包括新疆政府的说法,具体新疆情况怎样,是否真如新疆政府所言,尚有待继续观察。事实上,本次中国政府尽管进行了集中回应,澄清了许多传言,但因为长期以来治疆缺乏透明度和海外已经形成固有形象,所以效果未必乐观。这也反过来启示中国,治疆一大关键是让新疆有序脱敏,否则动辄禁言,既会让敏感点越来越多,又会造成北京有苦难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