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竞技新战场 日本在这个领域的发展给中国上了一课

撰寫:
撰寫:

时隔七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即将于当地时间10月25日至27日首次正式访华。鉴于中日关系的敏感性,从中国总理李克强5月访日,到此次安倍访华,以至计划中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明年访日,这些都将构建中日关系新发展的重要节点。

2016年9月4日,出席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抵达杭州(图源:Reuters)

当下,全球战略格局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大变革中,国际战略环境也正在发生冷战以来最重要的变化。世界范围内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军事革命高速推进,国际竞争日趋激烈,为谋求先发优势,增强国家威摄力,寻找综合国力新增长点,拓展军民融合的深度和广度成为多国不约而同的行为,有声音称世界军民融合发展正进入一个以“创新引领、多点突破、能力重塑”为特征的发展新阶段。

而日本在这个领域过往的发展,无疑给了中国一些启示。

近年来,世界范围内军民融合热潮再度兴起,世界主要国家竞相加强战略部署,通过军民协同创新抢占新科技革命制高点,其背后则是大国战略竞争加剧、世界经济转型发展以及新技术革命勃兴的驱动。

多维新闻在《习近平提速军民融合 将其列为国家战略中国有何图谋》一文中曾谈到,习近平于2015年首次提出将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中国国家战略,近期又主持召开了国家级层面的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当下,习近平再度提速军民融合,有着其深层考虑。

世界范围内军民融合热潮再度兴起,拓展军民融合的深度和广度成为多国不约而同的行为

二战后,世界许多国家将国家战略重点转移到发展本国的经济建设上,以经济竞争和科技竞争为主,军事力量竞争为辅的战略,促进了军民共用技术的快速发展,亦形成了各自的发展模式。

有业界人士指出,历史一再证明,强国之所以能够称强,关键在于当世界技术形态发生重大转换之际,能适时转换本国的技术基础,并以领先于当代的物质技术力量为基础构建强大的国家力量。各国看好军民融合,不仅在于其对强军兴军、赢得战争重要,更在于其对综合国力提升亦至关重要。

历史上,军事需求曾强劲推动着科技革命的发展,新技术往往因军事需求而起,并最先应用到军事领域,但在现代,这一趋势已发生大变化。高新技术发展的驱动力已逐步从军用为主转向民用为主,民用部门逐渐取代军事部门成为新技术开发的“开路先锋”,在一些领域,民用技术的发展甚至已超过军用技术的发展。

作为战败国,二战后日本军力发展受到诸多限制。为恢复战后经济,日本政府强调国家经济依靠民用部,强调军用技术和民用技术之间没有区别,全力发展民间军事工业、成立军民一体化公司、公司内优先发展民用技术、以民用带动军用等一系列措施,助推了军民两用技术和产业的发展,对日本战后的崛起起到了不可取代的作用。

长期以来,中国的国防科技创新局限在传统军工科研体系“小密圈”中,中国以往的军事需求信息也通常仅在传统军工科研创新体系之内封闭传播,社会创新主体缺乏获取军方一手需求信息的直接渠道,亦因于此,中国看上去很热闹的诸多军民融合的行动实际上偏离着实际需求,对助推经济发展,提升现代化军力所起作用有限。

从上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初,全球范围内经历了第一波次的军民一体化浪潮,其驱动力量主要是冷战结束后国际战略格局深刻调整、国防预算大幅削减、军民通用技术快速发展等因素。当前,人工智能、无人系统、机器人、网络技术、生物技术等适用于军事领域的高端科技正在迅猛发展,3D打印、物联网、大数据、新能源等新技术的推进为军民深度融合发展创造了客观条件,开启了全球军民一体化的新时代。

2018年被视为中国的军民融合由初步融合向深度融合过渡,进而实现跨越发展的关键之年。军民融合本质上即是一场科技创新能力再生的革命,在这场世界范围的跑步竞技中,谁胜出也便意味着谁能获得更强的国家科技创新协同能力,助推其成为世界科技强国的进程。

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等既是牵引经济、科技发展的重要领域,也是展开军事竞争、推进军民融合的战略制高点,中国官方已定调军民融合要跨越发展,针对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军民融合国家战略及各部委规划已相继出台,大陆已有20余个省份跟进出台了地方军民融合发展规划。而日本在军民融合领域的先发经验,或能为中国的后起发展提供前车之鉴。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