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号室”哭声背后的中国网戒中心与“教主”杨永信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这家网戒中心,就是位于山东临沂四院的网戒中心,其领军人物名叫杨永信。该人目前在中国大陆是富有争议的精神病医生和“全国戒网瘾专家”。因其对网瘾患者的强制治疗而受到中国内外媒体和网民的广泛关注。在他的治疗中心,”十三号室“最为著名;近来因为“复仇者联盟”的爆料,再次进入中国大陆公众的视线。爆料的人名叫张亚杰,曾在“十三号室”接受治疗,离开网戒中心后,多次返回并收集来自“十三号室”的哭声。

作为山东临沂四院网戒中心曾经的“头号反抗人物”,张亚杰没想到,有一天还会重回十三号室。北京时间10月27日,在两名警察的陪同下,他回到十三号室,这间曾经熟悉的屋子已经空空荡荡,那台骇人的电子治疗仪也已消失。

像张亚杰这种进过网戒中心的人,他们互相称作“盟友”,十多年来,盟友们从未停止反抗。他们出来后建立多个名为“反杨永信”的群,向媒体爆料,分享关于网戒中心的最新动态。有些人选择在网上实名举报,将自己的经历曝光;还有人定期回到临沂,关注网戒中心的最新动向。

一些网戒中心会对网瘾少年实施“军事化”戒网手段(图源:VCG)

这一切都在逐渐揭开这家中国网戒中心的面纱,面纱之下的暴戾与扭曲,令人不寒而栗,在十三号室的种种悲惨被曝光后,家长的冥顽不灵与网戒中心的相互配合,被一些网友称为是反人类的行为。

在媒体多次曝光后,山东省临沂市卫计委此前发布声明称,原“网戒中心”已于2016年8月取消,不再收治网瘾人员,“十三号室”是收治精神病人的抢救室,近期一直未使用。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则回应,2016年8月已经停止使用“临沂网瘾戒治中心”该名称,收治患者全部符合国际疾病诊断标准,不存在网传的所谓“十三号室”。

不过,据被电击的少年回忆:在十三号室,被电击的感觉就像“被两把巨大的大锤交替砸脑袋”“以及被刀子在肌肉里搅”。有网友评论并提出相关质疑,这是中国医卫系统的耻辱,作为医卫系统的工作人员,人与人之间的生理差异和心理素质不同,以及性格和情商智商发育等问题是客观存在的,这是基本常识,为什么当时没有人出来发表相关意见?

杨永信在2006年1月成立了“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并任主任,因中国官方媒体央视播出的电视纪录片《战网魔》成名据多名从网戒中心出来的当事者回忆,罚站、罚蹲和扫厕所只是日常小惩,在进行电击的十三号室,有时还伴随针灸和其他成员观摩,绝大多数人每天要服用不知名的中西药,打点滴吊瓶。病因不止是网瘾,早恋、晚婚、同性恋甚至是生活状态低迷等等,一切“不听父母话”的人,都可以被“治好”。

同时,在网戒中心,人与人之间可以相互举报。已经离开网戒中心的“盟友们”回忆,网戒中心更像集中营,组织结构森严,规则细化至86条,违反一条就可以“加圈”,接受电击治疗。

而将孩子送去网戒中心的家长们被洗脑般的反应,则给网戒中心披上了一层类似“邪教”的魅影。进入网戒中心,需要不小的费用。这些高额的花费有时也会让家长动摇,里面平均每个月花费将近一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视病情每个人的疗程在三个半月到八个月不等,一般要两三个疗程起步,还不算家长“加圈”时的罚款,药费等,有的家庭甚至卖了房和车送孩子进去。

而如果将在网戒中心待过一段时间的孩子接走时,杨永信会提出类似“你相信自己的孩子已经变好吗”这样的问题,在家长给出肯定答复后,杨永信会反问如果相信,当初为什么会送到网戒中心。一些不太坚决的家长,甚至在一片“杨叔万岁”的声音中放弃把孩子接回家,并表示“如果有命也相信杨叔可以给孩子改命”。这些家长的反应,成为一道巨大的鸿沟,横亘在被送往网戒中心里的子女心中。

但因为之前媒体正面报道的加持,杨永信身上的光环,一直在民间闪耀。杨永信曾经获香港医院管理局及东华三院越峰成长中心邀请来港演讲及为前线人员提供戒网瘾训练;2007年9月,因“在治疗青少年网瘾上的杰出成就”,杨永信当选山东省“首届未成年人保护十大杰出公民”。2008年7月2日,中国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第一线》栏目播出《战网魔:谁把天才变成了魔兽》,以赞扬的口吻介绍了杨永信治疗青少年网瘾的相关事迹。杨永信借此一炮走红。

但一年的光景之后,争议也随之而来。2009年7月中旬,对于杨永信对其患者使用的电刺激治疗,因安全性、有效性尚不确切,且国内外尚无相应的循证医学依据,被中国卫生部叫停。尽管电击治疗被叫停,杨永信本人没有受到任何刑事处罚或起诉。

但是,从网戒中心走出来的这些“复仇者们”,与正在收集哭声的战斗,还有杨永信曾经获得的称号,使这一切看起来讽刺又荒诞。又由于当地这方面的法规仍旧一片空白,网戒中心能否获得未成年人的监护权依然是个问题;而对于成年“患者”,其法律问题则更难以规避。

十三号室的哭声,夹杂着被治疗成员的恐惧与叛逆、家长的心焦与愚昧、以及相关法律监管的空白。这些哭声,不失为对种种荒诞行为的控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