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群团密集开会 十九大后人事布局玄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继共青团十八大会议召开后,中国工会、妇联也于近期召开会议,中共七常委均有参加。

工青妇(工会、共青团、妇联)是中共群团组织的三只“领头羊”,地位甚为特殊,也是事业编制群团组织中的三个行政编制单位。就一把手级别而言,整体格局工会高于妇联,妇联高于共青团。但中共十九大后,这一格局逐渐被改变。

由于政治地位特殊,工青妇领导人往往获任重要的党政职务。而共青团的“高官摇篮作用”则早已为外界熟知,工会、妇联的领导人也有很多成为中共领导人,例如中共政治局前常委尉健行、罗干等均曾担任工会领导;新中国首位女省长顾秀莲、前教育部部长陈至立等曾担任妇联主席。

北京时间10月29日,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中南海会见中国工会新任领导层,总工会主席王东明作为代表向他汇报工会十七大召开情况。

10月25日,中国工会选举产生第十七届执行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选举王东明为主席。习近平在中南海与工会新领导层的会面似乎已成惯例,五年前他也曾与新一届领导层会面。

今年3月22日的中国工会第十六届执行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东明被当选为工会主席。

中国工会执行委员会是中国工会的最高领导机关,在全国代表大会闭会期间,负责贯彻执行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领导全国工会工作。执行委员会全体会议由主席团召集,每年至少举行一次。

自1993年中共政治局前常委尉健行兼任后,中国工会主席一直由政治局委员兼任,尉健行升任政治局常委时也在兼任,以示对工人阶级的重视。

贺军科是中国最年轻正部级干部,但也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上任年龄最大的一位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图源:VCG)

从一把手级别来看,现任工会主席王东明只是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在人大副委员长中排名第九。此前一任工会主席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当时排名第一的人大副委员长李建国。相比而言,王东明担任这一职务后有所降格,级别创25年来新低。

就在习近平与工会新领导层会面后,中国妇女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也于30日在北京开幕,中共七常委及现任妇联主席沈跃跃等出席。

中国妇联的最高权力机构为全国妇女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大会选举产生全国妇联执行委员会,后者每年开会一次。执行委员会选举主席、副主席和常务委员组成常务委员会,是执行委员会闭会期间的领导机构。常务委员会下设主持日常工作的书记处。

按照中共惯例,妇联主席一般由人大副委员长兼任。中共十八大后,沈跃跃当选全国妇联主席。时年56岁的沈跃跃不仅是人大副委员长中最年轻的一位,也是同届副委员长中唯一一位从未担任过任何地方或部委正职的官员,这样的晋升案例在中央层面极为罕见。

目前,沈跃跃在人大副委员长中排名第四,比担任工会主席的王东明还靠前,所以打破了之前工会主席一把手级别高于妇联主席的格局。

从仕途走向看,卸任工会主席、妇联主席后这些官员大多已经转赴闲职。

与上述二者不同,共青团一把手曾是高官输出重地。但中共十九大前后,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前第一书记秦宜智接连“被贬职”,成为上世纪90年代以来第一位离开共青团系统后,未赴地方省份担任党政职务的第一书记。

在今次的妇联会议上,新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的贺军科亦有现身。分析人士指,尽管共青团正经历“痛苦”的改革过程,但并不意味团系统的地位一落千丈,贺军科今次的现身足以说明中共对这一团体的重视。

去年中共十九大时贺军科当选中央候补委员也可看出,尽管中共高层数次批评共青团弊病重重,但贺军科仍入选,从另一层面显示高层对共青团的重视。

概而言之,无论是习近平会见工会新领导层,还是中共七常委共同出席妇联会议等,都可以看出中共高层对工青妇这三大群团组织的重视,推动它们改革的意味明显。

当然,身为中国政治地位最重要、人数最多、影响最广泛的三大团体,由国家领导人兼任的一把手将带领它们走向何方,仍值得关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