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没有鲁炜的世界互联网大会

撰写:
撰写:

“丹梯宁复倦扶筇,闻说青山又改容。下界已同三绝寺,上方仍对妙高峰。”北京时间11月7日至9日,中国政府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举行。众所周知,世界互联网大会是从已经落马的中国网信办主任鲁炜在任时开始办起,在有计划的官方宣传下,不仅鲁炜被称为中国“互联网沙皇”,世界互联网大会也一度成为全球媒体关注的重点。然而随着鲁炜的被调离以及之后的落马,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关注度似乎也随之降低。这种变化之间,有着怎样的内幕和逻辑?

2018年11月6日上午,浙江乌镇,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之光博览会拉开帷幕(图源:VCG)

权力崇拜与“万国来朝”假象

因为自称“有权决定亿万网民看什么”,曾经担任中共网信办主任的鲁炜曾经入选《时代周刊》2015年“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而其在中共十九大之后落马后,也是外界公认的在中纪委通报中“定性用词‘最狠’的‘大老虎’”。北京时间2017年11月21日晚上,中纪委通报称,鲁炜“阳奉阴违、欺骗中央”,“野心膨胀,公器私用,不择手段为个人造势,品行恶劣、匿名诬告他人,拉帮结派,搞‘小圈子’”,“频繁出入私人会所,大搞特权,作风粗暴、专横跋扈”等。

这种巨大的反差背后,是极度的权力崇拜导致的虚荣心膨胀与胆大妄为。而关于这一点,坊间流传最广的说法是,2015年12月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鲁炜安排一些外国留学生和在华谋生的外国人假扮“各国专业人士”与会,刻意营造“万国来朝”假像,惹得参会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大怒。

中共十八大之后的2013年4月,鲁炜成为主掌中国互联网大权的官员——中国网信办主任,一年后兼任新成立的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2013年8月10日,鲁炜召集潘石屹、古永锵、陈彤、周小平、薛蛮子等微博、网络名人座谈,提出“七条底线”的共识,以强硬的姿态在中国互联网世界亮出自己的“掌门人”形象,并在一年后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前夕的记者会上,以同样的姿态出现在世界媒体面前。当时,对于媒体记者针对于中国网络审查制度的质疑,他表示:“我们现在不能允许的是,(外国互联网企业)既占了中国市场,又挣了中国的钱,还来伤害中国。”纽约时报中文网由此称鲁炜为“中国互联网的守门人”。

不可否认的是,鲁炜曾经是中共文宣高官励志成长的典型:他长期在新华社中担任高管,早年更传出为中共某高层的“政治化妆师”。鲁炜懂得如何去通过手中现有的宣传工具来形塑自己的公众形象。并在担任网信办主任后成功地将自己塑造为中共特立独行的互联网看门人形象,通过其一手操办和主导的世界互联网大会而让世界铭记了一名中共政坛部级官员的存在。

而在官方公布的罪行中,他也成为了包括互联网治理在内的整个中共文宣系统近年弊病丛生的缩影。这是中共政坛一个值得得深究的现象。

中国互联网治理走向何方?

鲁炜本人的落马曾经引发外界的质疑,即他之前的言论和行为究竟多大程度代表了中国的国家整体利益和中共高层的意志?鲁炜落马后中共的互联网治理政策会否发生改变?

2015年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尽管排场甚大,但并未展开对互联网自由及开放精神的讨论,仍被中国屏蔽的 Google、Twitter也未有代表出席,引发质疑(图源:新华网)

早在中共十八大闭幕后不久,中共便明确了意识形态领域所面临的紧张局面尤其是互联网舆论敌对势力的活跃。随后,互联网微博大V封杀事件、“微信十条”、境外媒体封停以及今年的网易财经和凤凰APP关停整顿等等,似乎都在凸显中共对于这种判断的延续。

而鲁炜在担任网信办主任期间,更是态度极为强硬地表示,中国有权选择哪些朋友可以进入中国,也可以拒绝,并抬出国家互联网主权为其“理论”背书。近几年来,中共开始着力宣传网络主权这一概念,以应对网络中的信息对中共政治合法性和中国国家安全的威胁。这在一定程度上成为鲁炜加强网络监管和封锁的依仗。

而在具体的政策实施上,据不完全统计,从2000年开始中国政府开始制定网络的相关法律政策,以2013年鲁炜掌控网信办开始到2017年年底,中国政府针对互联网的相关法律法规已经超过了此前13年的总和,仅2017年就连续颁布了11个相关规定。

有熟悉中国政情人士表示,中国的互联网治理政策,以及诸如“国家网络主权”等概念,并非某一人之功,而鲁炜在担任网信办主任期间,总是标榜开明,将自己打造出一个功高盖主的形象。“这将那些脚踏实地、默默无闻地为党奉献的人,包括他的前任和继任,置于何地?”

即便其没有后来中纪委公布的那些诸如贪腐以及权色问题,鲁炜的作为也不容于中共的传统作风。这一点从今年5月前后重庆政坛密集批评其原市委书记薄熙来的资产阶级政策做派就可以看出。

而从历届互联网大会的主题:2014年的“互联互通·共享共治--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2015年的“互联互通·共享共治——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2016年的“创新驱动,造福人类——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到2017年的“发展数字经济促进开放共享——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以及今年的“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可以看出,即便鲁炜落马后,世界互联网大会似乎没有了其在任时的那种高调与张扬,但是中共互联网治理的连贯性不会改变——虽然外界对其一直批评不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