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陆地边界谈判真相:谁将领土割让给了谁

撰写:
撰写:

中国是世界陆上邻国最多的国家,由于历史原因,中国几乎与绝大多数邻国都存在边界争议,甚至擦枪走火。自2009年中越勘定陆上边界完成后,除印度外,中国已经与所有邻国解决了陆地边界问题,勘定了陆上边界。然而,在这个民族国家兴起的时代,边界问题是最能刺激社会舆论的话题。

关于中越陆上边界划分,长期以来就存在极大的争议。西方媒体认为越南向中国“割让土地”,“该结果仅对中国得利”。在中国关注焦点则在于中越边境上的“骑线点”,如法卡山、老山、者阴山的归属问题,网络流传中国将部分已经控制的山头“割让”给了越南。加之根据中国现行保密规定,比例尺为1比100万以下的地形图,乃至近年来缔结的边界条约的详图都不公开,信息的不透明致使网络舆情更加凶猛。

那么,中越边境争端是如何发生的,两国划界协议的背后,真相又如何?

1980年代两山轮战时期的中越边境争议地区老山(图源:@番号镌刻在那拉口)

中越边境争端是如何产生的

中国与越南两国边界的划分,最早可以追溯到满清末年的中法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中国海上大败,福建水师全军覆没,陆上却在镇南关击败法国陆军取得大捷,战败的法军甚至放弃了中越边境重镇谅山,时任法国总理茹费里(Jules Ferry)因此被迫引咎辞职。

然而,战场上没能获得的东西,法国轻而易举地在谈判桌上全部拿到。这就是1885年6月9日清政府代表李鸿章与法国驻华公使巴德诺(Jules Patenatre)在天津签订的《中法会定越南条约十条》,即《中法新约》并附带《中法商务专条》、《中法界务专条》。

《中法新约》第三条规定:“自此次订约画押之后起,限6个月期内,应由中法两国各派官员,亲赴中国与北圻交界处所,会同勘定界限。倘或于界限难于辨认之处,即于其地设立标记,以明界限之所在。若因立标处所,或因北圻现在之界稍有改正,以期两国公同有益,如彼此意见不合,应各请示于本国。”也就是说,中法两国将在条约签订后6个月内勘定中越边界。

1885年11月,中法两国官员在镇南关会晤,勘定中越边界工作正式开始,至1887年6月勘界工作结束。随后,根据勘界结果1887年中法签订《中法续议界务专条》,1894年又签订了《中法粤越界约附图》,从而确定了中越陆上边界。由于上述条约只勘定了中越陆地边界,并不涉及海域划分,尤其是北部湾的划分,因而在《续议界务专条》中写入了东经108度3分12秒以西北部湾岛屿归越南、以东归中国的条款,从而划分了北部湾中的岛屿,但并未注明海域是否依此划分。

由此来看,中越的陆地边界实际上早已确定,只是海域尚未划分,在越共建立政权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也基本承认这一现状。就算是至今中越之间争议最大的南海九段线问题,越共在建政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是承认的,并且体现在了地图上。但随着1973年美国从南越撤军,越共逐渐掌握越南全局,国内民族主义意识高涨,一切开始发生改变。

1973年3月2日,北越军方机关报《人民军报》刊登了一篇名为《我们的历史》的文章,文中将中国广西、广东两省说成越南的固有国土。同年10月20日,越南武装人员进入中国广西边境,向正在伐木的中国工人开枪射击。此外,越南也开始在边境地区搞所谓的“边界调查”,仅一个云南文山地区,通过“调查”越南就对13个地方提出了领土要求。

而在此之前1969年中苏关系紧张时,就有越南河宣省武装人员及地方官员进入中国广西省那坡县水弄村,宣称该地属于越南并进行户口登记、调查耕地面积,强行降下当地学校悬挂的中国国旗;1970年越南高平省甚至向中国地方政府提出了近十处领土要求,并在此后不断派武装部队、民兵越界巡逻、修路、开荒、挖矿等。

当然,这一切长期都被中越友谊掩盖,直到中越关系破裂后才披露出来,收录入广西社科院印度支那研究所1984年出版的《越南地区霸权主义问题》一书。

一事无成的谈判

1973年12月,北越政府建议同中国举行北部湾划界谈判,北越外交部副部长也公开表示,“两国在北部湾海域,由于越南一直处于战争环境,至今未划分”。次年,中越双方首次开始副部长级的边界谈判。由此,中越双方开始了马拉松式边界谈判,在此期间越南在边界上动作不断,双方多次发生交火。

1974年8月,中越副部长级边界谈判在北京举行。中国主张在《中法续议界务专条》以东经108度3分13秒划分北部湾岛屿的基础上,通过谈判划分北部湾海域。越南则主张108度3分13秒不仅划分了岛屿也划分了海域,越南将因此获得北部湾三分之二的海域。这一根本立场的差距,使双方谈判旷日持久,却一事无成。

几乎与此同时,1974年中国在西沙海战中击败南越,将西沙群岛纳入控制之下。北越官方虽未公开反对,却秘密煽动民众进行游行示威。1975年北越与南越统一后,越南乘机接收了南越控制的6个南沙群岛岛礁,并向中国提出了对南沙群岛、西沙群岛的领土要求,但中国政府一贯坚持其对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具有无可争议的主权。在陆地上,还发生了越南擅自移动界碑的武装挑衅事件。

1977年,在中国请求下,中越第二次边界谈判在北京举行。谈判前双方达成共识,暂时搁置南海主权问题,仅就陆上边界与北部湾海域问题进行谈判,并先就陆上边界问题进行讨论。对于陆上边界问题,此前中越曾达成“‘维持边境原状’为双方的‘历史边界’”的共识,因此越南认为本次谈判只是对“历史边界”的重新认可,不需要再行勘定及调整,实际是企图将侵占的土地合法化。而中国同样认可“历史边界”,因而要求按照《中法续议界务专条》,对越南不当管辖和非法侵占的土地依据国际法重新勘定,通过重勘边界迫使越南撤出非法侵占的领土。

中越双方立场的差距,注定这场谈判很难达成什么共识。1979年2月至3月,中越爆发边境战争。同年,中越又进行了两次陆地边界谈判,唯一达成的共识仍是维持现状。随后,在中越边境地区冲突加剧的背景下,中越谈判之门关闭,取而代之的是中越在边境地区法卡山、老山、者阴山长达十年的鏖战,以及越南加紧侵占南沙群岛。1988年中国在赤瓜礁海战击败越南,控制了永暑礁、华阳礁、东门礁、南薰礁、渚碧礁、赤瓜礁等6个岛礁,在南沙群岛第一次获得了立足之地。越南则趁中国无力全面控制南沙之机,在战后大肆抢占岛礁,一举成为控制南沙岛礁最多的国家。

1988年赤瓜礁海战后进驻赤瓜礁的中国海军守礁士兵(图源:@飞扬军事)

中越最高领导层介入达成协议

时间进入1990年代,苏联已经风雨飘摇,意识到问题严重的越南开始谋求与中国缓和关系。1990年9月,越共总书记阮文灵、政府总理杜梅秘密访华,与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国务院总理李鹏在成都会面。次年,已经当选越共总书记的杜梅正式访华,中越关系开始走向正常化,中越签订《关于处理两国边境事务的临时协定》,解决两国边界问题再次被提上日常。

1992年,中越两国组成国家级代表团进行边界协定谈判,但此后多年仍然进展不大,直到1999年2月越共总书记黎可漂访华,在中越两国高层介入下才开始提速。中共总书记江泽民与黎可漂发表共同声明,必须于1999年内签订陆地边界协定。此时越南代表团这才接受了中国提出的“一揽子解决方案”,中越双方在20天内“就中越陆地边界全线走向和边界条约草案全部条款达成一致,并完成了条约文本和附图的制作”。

1999年12月30日,中越在河内签署了《陆地边界条约》及其附件,兑现了中越两国领导人在1999年签订陆地边界协定的公开承诺。根据这份协议,双方有争议的227平方公里土地,越南得到113平方公里,中国得到114平方公里。

陆地边界协议的签订并不意味着中越陆地边界问题已经解决,要待根据协议重新勘定两国边界后才算真正解决,未经勘定的边界只不过是地图上的一条红线。中越原计划用3年时间完成边界的重新勘定,但直到2005年尚有50%的野外勘测、90%的室内作图没有完成。关键时刻,2005年时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访问越南,中越再次发表共同声明推进勘界工作,“必须于2008年完成中越勘界工作”。

1997年7月14日,时任越共总书记杜梅(右)在退休前最后一次访问中国,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左)举行仪式欢迎。1990年正是时任越南总理的杜梅与越共总书记阮文灵的秘密访华与江泽民等在成都会面为中越关系正常化打开了大门(图源:AFP)

2008年12月,中越在经历14轮政府代表团会议、34轮联勘委会谈、14次专家组会晤后,终于完成了中越边界的勘察工作,2,000块界碑在中越边境竖立起来。2009年11月18日,中越两国在北京签署了《中越陆地边界勘界议定书》及其附图、《中越陆地边界管理制度协议》、《中越陆地边界口岸及其管理制度协议》等三个文件,至此中越陆地边界问题彻底解决。

在陆地边界最为敏感的所谓“骑线点”上,中越大多遵循了对半平分原则。法卡山以3号主峰为界,中国获得了1、2、3号峰,越南获得了4、5号峰;老山以4号主峰为界,中国据有1、2、3号峰;者阴山同样以主峰一分为二。在老山主峰上,中国政府建有“老山烈士纪念公园”,以纪念两山轮战中牺牲的军人。

中越在陆地边界达成协议后,2001年中越也在北部湾海域的划分上达成了一致,中越分别获得了北部湾面积的46.77%和53.23%;位于北部湾海域分界线附近的越南白龙尾岛,双方确定该岛仅享有12海里领海及3海里专属经济区,作为补偿位于越南中北部广治省距离海岸13海里的昏果岛被赋予在划定大陆架、专属经济区时享有50%的权利。(所谓白龙尾岛即夜莺岛,按照中法划分北部湾协议,该岛位于分界线以西,理论山应归属越南,但在国民政府划定的南海十一段线中,该岛又位于中国中国一侧并长期由中国控制,后在越共的请求下中国政府移交北越作为防空阵地,越南将其改名为白龙尾岛。在海域划分谈判中,越南坚持该岛为领海基点,试图获得200海里专属经济区,未能得逞,但条约的签订也意味着中国承认该岛属于越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