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民企金融新政调不同 中国央行双头鹰引关注

撰写:
撰写:

一般而言,中国政府各部委的部长同时担任该机构的党组书记(少数机构设党委而非党组),党、政职务合一,党组会议、部长办公会议等都由其主持。但也有少数部委部长和党委书记分设,这一权力分掌现象被称为“行政双头制”。而双头制对政治权限权责划分要求颇高,否则极易造成政出多门和权力多中心乱象。

北京时间11月1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召开超预期民企座谈会后,中共党政机构迅速行动起来落实习要求扶持民企的讲话。其中,在解决民企融资问题上,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和中国央行党委书记郭树清发出了基调颇不一致的政策信号,这被外界指为中国央行双头制下政策错乱的迹象。

11月6日,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接受中共党媒《人民日报》专访,针对中国民企融资难顽疾,易纲表示,要“用好债券、信贷、股权融资‘三支箭’,支持民营企业拓宽融资途径”,易纲并将这一市场化制度化的措施称为“金融机构服务民营企业的长效机制”。

在2018年中国两会后,颇具学者风度的易纲从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手中接过衣钵(图源:新华社)

而11月7日,中国央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主席郭树清接受党媒官媒联合专访时则表示,有效打破“卷帘门”“玻璃门”“旋转门”等隐形壁垒,考虑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要实现“一二五”的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相较于易纲市场化制度化解决民企融资难的政策措施,郭树清的“一二五”新规则迅速被指为行政化运动式政策手段迹象明显。看似南辕北辙的政策信号释放,这背后是因为中国央行事实上的双首长制吗?

易纲的前任,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在任期间,周同时兼任央行党组书记。直至2018年中国两会上,周卸任退休,由易纲接任中国央行行长一职,同时在周易职务交接仪式上,中国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被宣布兼任中国央行党组书记。

对于周小川退休后中国央行双首长制这一安排的初衷,有分析认为,去年中共十九大后时任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在中共党内为候补中央委员,但是中国金融一行两会主脑在中共党内级别都为中央委员,因而将中央委员级中国银保监主席郭树清安排兼任中国央行党组书记,是出于保障中国央行行政级别的考虑。

尽管出现“双首长”,中国央行仍被明确实行行长负责制。在宣布郭树清兼任中国央行党组书记的交接会上,郭在讲话中亦明确表示支持易纲行长的工作。

那么为何在涉民企融资贷款问题上,易纲与郭树清发出看似冲突的政策信号呢?

这首先是源于易纲郭树清二人所扮演角色的不同。易纲谋划推出金融纾困民企市场化长效机制,是以中国央行行长身份讲话的;郭树清银行信贷配额“一二五”的讲话则是从银保监主席这一职务上提出政策倡议的,中国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统统归口中国银保监监管。

易郭二人释放不同政策信号更深层的原因,更是出于金融政策分工配合,易纲侧重的是构建金融机构服务民企的长效机制,但这一长效机制并非一日之功,不是短期就能建立起来并发挥作用的;郭树清略带行政化运动式色彩的“一二五”政策举措,更多是出于拿来救急考虑,业已陷入困境的中国民企需要长效机制来帮扶,但是也少不了立竿见影式的短期政策来救助以解燃眉之急。

当然,放眼全世界,政坛行政双头制不乏其例,例如法国总统和总理就是其代表,总统掌管大政方针,总理负责具体行政;总统占主导地位,总理听命于总统;总统的施政重点是国防外交,总理的施政重点在内政。

双首长制权限权责清晰明确,选人用人搭配得宜,人选在施政上配合默契,能起到锦上添花效果。反之,则会带来诸多问题与麻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