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金马奖的“可贵”与“可惜”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第5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或许注定会让一部分人感到遗憾。北京时间11月17日,这场华语电影界最重要的影展之一在台北举行。而早在一个月前入围名单公布时,人们就发现,中国大陆影片的参评比例远超台湾本土、香港和其他地区。这在台湾民众中引起了争议。

这种争议不是第一次出现,2012年和2016年也曾有过类似情况。这两届金马奖的重要奖项上台湾电影几乎“颗粒无收”,在媒体和网民中掀起了波澜,有人质疑“金马奖偏袒大陆电影”,有人甚至要求“停办金马奖”。

这些声音以及它们表达的愤懑不难理解。在一些台湾民众看来,金马奖是由台湾主办,却被在政治上处于“对立面”的中国大陆抢了风头,这让人难以接受。尤其是在两岸关系紧张的当下,这种情绪更容易发酵。近两年有人还提出“大陆电影反攻台湾”的说法,无疑是对台湾电影界的揶揄——“反攻大陆”曾是台湾民主化之前使用多年的政治口号。

然而,这种情绪的表达忽视了一些重要的事实。2007年至2017年金马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影帝和影后四大奖项的分布情况显示,获奖比例最高的仍是台湾电影(36%),大陆电影次之(34%),香港电影与前两者的差距正在拉大(25%)。这与近十年来两岸三地电影市场的发展情况基本相符,很难从中看出金马奖的“不公正”。

除了忽略上述事实,提出“停办金马奖”的人或许还对金马奖的性质有根本的误解。今年迈入第55届的台湾金马奖,曾走过非常曲折的发展道路,而它能够成为华语地区最具公信力的影展,正是因为它能摆脱现实政治的钳制,以艺术性和专业性为追求,并在影片选取上保持多元开放的态度。

金马奖创办于1962年,最初由台湾行政院新闻局主办,具有鲜明的官方色彩。“金马”二字即取自当时两岸军事对峙要地金门和马祖,在冷战背景下,举办影展的目的是“以电影文化促进反共抗俄”。直到1978年,颁奖典礼还选在当时台湾领导人蒋介石的寿辰时举办,隐含祝寿之意。

创立初期,为了支持台湾本土电影工业,金马奖评选的影片以台湾本土电影为主,包括少量的香港影片。1970年代,香港电影业发展迅速,其参选比重有所增加。1980年代,台湾新浪潮电影进入鼎盛时期,金马奖体现出更多的艺术性和人文性,与香港电影的商业和娱乐倾向之间形成张力。

1990年代,台湾民主化改革逐渐深入,金马奖由官办改为民办,其开放性进一步突显。随着两岸文化经济交流增强,中国大陆的影片和影人也开始受到嘉奖,使金马奖成为首个覆盖两岸三地的重要影展。但这一时期好莱坞电影全面侵入,台湾电影业发展受到冲击,投资和票房都在下滑,许多影人转战电视剧或到中国大陆从业。

经过10年的沉潜,2008年《海角七号》的出现被视为台湾新电影崛起的转折点。之后,反映现实的艺术片和浪漫爱情片成为台湾电影的两个主要类型,但这些影片投资额都相对有限,其市场反响也时好时坏。这整个过程金马奖一路伴随,也见证了台湾电影的兴衰起伏。

最近几年,可以说台湾电影进入了调整和试探的阶段,未来的走向仍不明晰。同时,大陆电影异军突起,但影片质量参差不齐,高投入、粗放式的商业片发展模式也颇受争议。香港电影从21世纪以来就陷入了低潮,至今未摆脱颓势。整个华语电影界的现状,对于金马奖来说也是一种遗憾。

任何一个电影节,如果缺少好的电影,就谈不上尊严和信誉。对于以华语电影为主要评奖对象的金马奖,要想在国际上提升知名度和影响力,更少不了优质的华语电影的支持。

为此,金马奖也在促进交流、培养新人方面做了重要工作。比如开办金马奖电影学院,培养更多优秀的电影人;把华语电影的范畴放宽至使用华语即可,吸纳东南亚地区的优秀影片参评;并且在评奖上对有潜力的新人多加鼓励等等。只是因为影响电影市场发展的因素是多元的,电影节能够做的毕竟有限,目前看来效果虽有,但仍不明显。

如果像某些人主张的那样,停办或者改变金马奖的定位,使其更加偏重台湾本土电影,这不仅不能解决目前面临的问题,反而会使金马奖降格,失去已有的优势。独立、专业和开放,是金马奖半个世纪发展的可贵经验,面对华语电影界发展的困境,更应该加强交流、激励创新,而不是抛弃这些原则,走向固步自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