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岗自杀关键点:陈云揭露私下谈话

撰写:
撰写:

1952年11月7日,中国庆祝十月社会主义革命35周年大会时,高岗(右一)与毛泽东(左一)一同出现在主席台上(图源:VCG)

1954年2月6日至10日,中共七届四中全会在北京举行,陈云、周恩来发言暗批高岗搞“独立王国”。之后,中共书记处决定分别召开高岗问题座谈会和饶漱石问题座谈会。1955年3月,高岗在中共七届五中全会上被开除党籍,这就是高岗事件。在高岗事件中有一个无法绕开的人物——陈云。作为第一个揭发高岗“非组织”活动的领导人,陈云在高岗事件中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

“搞几个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这个问题是促使毛泽东对高岗态度极剧转变的根本原因之一。中国空军大校张聿温在《死亡联盟——高饶事件始末》记述说:1953年12月的一天,毛泽东对罗瑞卿点破说:搞阴谋的,组织地下司令部的,就是高岗,他要在我退居二线时当党的副主席。他对陈云说,党的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你认为他拥护林彪吗?他不只要打倒刘少奇,还要打倒我,也会打倒林彪。可见这个事情对毛泽东的刺激之深。毛泽东据此认定高岗背着他搞阴谋活动,对他失去信任。

而这句话就是陈云向毛泽东汇报的。

1953年夏秋,中共召开全国财经工作会议期间,高岗借着财经会议批评薄一波的机会攻击刘少奇,采取“批薄射刘”的办法。

陈云7月下旬由北戴河回到北京,看到高岗在会里会外的言论和行动,认为这显然是针对刘少奇的,遂决定把自己听到的情况告诉刘少奇。9月初,刘少奇约陈云谈话,陈云把听到的对刘少奇的意见全部告诉了他。刘少奇于11月约陈云一起与高岗谈话,并对自己作了严格的自我批评、对某些问题作充分的解释。陈云当即表示“同意少奇同志所谈的意见”,并说:“少奇同志在党内历来是正确的,现在所谈的缺点、错误属个别性质;自己也有过很多错误”。

中国国防大学教授林蕴晖在《高岗事件始末》一文中推测,高岗以为刘少奇找他谈话并向他作自我批评,是他的一个“胜利”。在面对刘少奇及陈云时傲慢地一声不吭,表明他的本意并不在这些问题,而是另有图谋。

这之后,高岗没有向毛泽东请示报告就趁南方休假时密集活动。他对林彪的拉拢再次惊动了毛泽东,陈云奉毛泽东指示劝告林彪。陈云到杭州向林彪原原本本转达了毛泽东的话,并向他介绍了高岗的作为。“林彪说,反对少奇的不只是高岗一个,还有许多人,应该给主席讲清楚。高岗在东北做了大量工作,这时我们应该为他分担一部分责任。他最后表示,同意不再支持高岗。”其实,林彪还就提谁当副主席同陈云交换了意见,林彪认为“除刘少奇外不要再提别人了”。陈云向毛泽东汇报时,讲了“林彪自己不想当中央副主席”的意思。

高岗没有发现其中暗藏的危险,回到北京后,他试图拉拢彭德怀未果,接下来就是要命的“你也搞一个,我也搞一个”了。

《陈云年谱》记述:12月15日下午,出席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彭德怀、高岗、邓小平、杨尚昆、胡乔木列席会议。会上,毛泽东提议在他外出休假期间,由刘少奇临时主持中央工作。刘少奇表示由书记处同志轮流主持为好,书记处其他同志都同意由刘少奇主持,不赞成轮流,唯独高岗一再坚持说“轮流吧,搞轮流好。”会后,高岗又分别找陈云、邓小平、动员他们也赞成轮流主持。

《邓小平年谱》里的记述与此基本相同: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提出在他外出休假期间,由刘少奇临时主持中央工作。刘少奇表示由书记处同志轮流主持为好。会后,高岗又分别找陈云、邓小平,动员他们也赞成轮流主持。

林蕴晖的文章称,陈云谈到这个问题时说,当毛泽东提出他要退居“二线”的时候,高岗估计中央书记处将会对党的总书记或中央副主席的人选进行讨论,并估计刘少奇可能出任总书记或副主席,于是他匆匆忙忙来找我,提出他要担任党中央副主席。陈云说,高岗为了找一个陪客,他对我说:“多搞几个副主席,你也搞一个,我也搞一个。”陈云认为,这件事情最本质地暴露了高岗反对刘少奇的目的。于是,他向毛泽东作了汇报。

事隔多年以后,邓小平谈到此事时说:毛泽东同志1953年底提出中央分一线、二线之后,高岗活动得非常积极。他首先得到林彪的支持,才敢于放手这么搞。那时东北是他自己,中南是林彪,华东是饶漱石。对西南,他用拉拢的办法,正式和我谈判,说刘少奇不成熟,要争取我和他一起拱倒刘少奇同志。我明确表示态度,说刘少奇同志是好的,改变这样一种历史形成的地位不适当。高岗也找陈云同志谈判,他说:搞几个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这样一来,陈云同志和我才觉得问题严重,立即向毛泽东同志反映,引起他的注意。

知晓此事后的毛泽东对高岗发起了攻击。12月24日,中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不点名地向与会者点出了高岗问题的严重性:北京有两个司令部,一个是以我为首的司令部,就是刮阳风,烧阳火;一个是以别人为司令的司令部,就是刮阴风,烧阴火,一股地下水。究竟是政出一门,还是政出多门?

高岗决定亲自向毛泽东检讨,然而毛对此置之不理。而且为消除高岗非组织活动的影响,毛泽东“随即派陈云代表中央到上海、杭州、广州、武汉高岗游说过的地方,同有关负责人打招呼,通报高岗反对刘少奇、分裂党的阴谋活动。”

1954年2月6日至10日,中共七届四中全会在北京举行。在毛泽东的授意下,这场全会通过《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议》,对高岗饶漱石事件展开了批评。

四中全会结束以后,中央书记处决定分别召开高岗问题和饶漱石问题两个座谈会,进一步揭发他们的错误事实,继续对他们进行教育挽救。

2月15日,高岗问题座谈会召开,会议由周恩来主持。进行到第二日,陈云在发言同高岗划清界限:我把高岗和我讲的话向党说出来,高岗可能觉得我不够朋友。但我讲出来,是党的原则,不讲出来,是哥老会的原则。高岗的个人主义野心是一步步发展起来的,由小到大。如果完全没有个人主义的根子,不会一下子就爆发出这样的问题。高岗现在应该脱掉自己华丽的外衣,重新做人。而且在发言中,陈云证明高岗向他活动要当党中央副主席一事,高岗甚为惊恐。会议进行到第三天,高岗在住处触电自杀未遂,彻底失去毛泽东的信任。

此后,对高岗的批判不断升级,2月25日,周恩来在高岗问题座谈会上做了总结发言,列举了高岗分裂党及夺取党和国家权力的阴谋活动的“十大罪行”,为高岗的错误定了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