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片夺金马创投首奖 金马成国际华语电影摇篮

撰寫:
撰寫:

“如果当初有创投,我就不用当‘家庭主夫’了”,享誉国际的台湾导演李安在“2018金马创投会议”上如此自嘲。回过头来看,李安曾是面临三餐不济的电影工作者,如今是能站在更高舞台上提携后进导演的推手。

金马创投始于2007年,是为专注华语影视投资之媒合平台,让电影创作者有机会与国际投资发行方洽谈合作。根据金马奖官网的介绍,金马创投会议主要分成三大部分,包括“一对一媒合会议”、“培训工作坊”与“产业论坛”。

金马创投会议已迈入第12年,成果可谓丰硕,曾入选的华语电影企划也屡获国际影展注目,包括大陆导演杨超的《长江图》获得柏林影展杰出艺术成就奖,已入籍台湾的缅甸华裔导演赵德胤的《再见瓦城》获威尼斯影展欧洲电影联盟大奖最佳影片、导演赵德胤更获得金马奖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工作者奖,而2014百万首奖《分贝人生》得主陈胜吉是马来西亚导演,在2017年入围金马奖最佳新导演、最佳摄影。可见入选金马创投会议的华语电影国际化与多样性。

2018年11月15日,金马创投会议的成功举行,意味着台湾金马奖不仅是全球华语电影人心中的殿堂,也是华语电影的重要摇篮。

李安在金马创投会议上自嘲“如果当初有创投,我就不用当‘家庭主夫’了”(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再兴香港电影浪潮

本届金马创投会议于11月13日至15日举行为期三天的密集会议,42部入选企划代表共进行了1204场会议,刷新了2007年举办以来的纪录,而今年的金马创投百万首奖,由香港“鲜浪潮(国际短片节)”导演任侠的《纸皮婆婆》获得荣耀,该片是任侠与香港知名监制舒琪、吴凯恩合作的企划案。

任侠曾以《蝼蚁》获鲜浪潮国际短片节最佳导演,而担任今年金马创投会议决审的李远(小野)、利雅博、舒淇一致认为,香港鲜浪潮的崛起,来自历史和社会巨大的变动,是华语电影发展史上最重要的浪潮之一,而《纸皮婆婆》正是这股浪潮中,会逐渐影响到“主流、体制、商业”的一部电影,因此非常愿意在这样的历史时刻,把最大奖给这个团队。

值得注意的是,入围今年金马奖最佳男配角与女配角奖项的香港电影《翠丝》,是2017年金马创投会议的入选企划案,以及获得第3届电影发展基金(香港)“首部剧情电影计划”得奖作品的《G杀》,亦是2012年金马创投会议的入选企划案。

而《翠丝》导演李骏硕在今年金马创投会议又再下一城,以新片企划《浊水漂流》获得“嘉映创投奖”的新台币70万元现金补助(约2.27万美元)。李骏硕的《翠丝》是香港首部讲述变性人议题的电影,而《浊水漂流》则为讲述香港街头露宿者的困境,都同为关注“边缘人”课题的电影题材。

近年来,各方认为香港电影已进入了低谷,因此才有辅导香港新生代导演诞生的“鲜浪潮”的崛起,因此再加上金马创投会议所设的媒合平台,台港之间对辅导新导演、多元议题电影的“化学反应”下,香港电影的浪潮又再兴起。

《翠丝》导演李骏硕(左二)凭《浊水漂流》在金马创投得奖,再以镜头让社会关注香港边缘群体课题(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东南亚华语北望的灯塔

另一方面,长期以来中港台是华语电影世界的“中心”,掌握着一定的话语权,而东南亚的华语电影,相对而言则是“边陲”,这“边陲”除意味着华人在东南亚国家是少数族群(除新加坡)外,也意味着当地华语电影市场的有限,更需要“中心”的资源与技术助力。

而获得今年金马创投会议奖项的东南亚电影企划案,包括新加坡导演巫俊锋以《主权》获得法国电影中心CNC现金奖(8000欧元),马来西亚导演张吉安以《南巫》获得“内容物数位电影奖【前制设备与后制服务新台币100万元(约3.24万美元)折扣;内容物数位电影制作有限公司提供】,以及马来西亚导演陈立谦以《Miss Andy》获得FPP MM2创意奖【1万元美金现金;mm2影视娱乐提供】。

其中马国导演陈立谦的《Miss Andy》的制片是知名台湾演员林心如,林心如除首度担纲制片外,更在剧中参与演出,该片是讲述马国的外国移工、变性人等边缘群体的故事,林心如会在剧中饰演在马国的越南女移工角色。

林心如不仅在《MISS ANDY》担任监制,同时会饰演越南女移工的角色(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此外,成立于2009年的“金马电影学院”,几乎与金马创投会议同一时期成立,金马电影学院这摇篮也培育了赵德胤(缅甸)、陈哲艺(新加坡)、廖克发(马来西亚)、陈胜吉(马来西亚)等东南亚背景的导演。

除前述提及赵德胤已获得金马奖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工作者奖外,陈哲艺在2013年第49届金马奖获得“最佳新导演”、“最佳原著剧本奖”,而陈胜吉也在2017年的金马创投会议以《风和日丽》荣获“百万首奖”。

这批东南亚华裔导演的努力,获得了台湾金马的肯定,无怪乎早已享誉国际的旅台马国导演蔡明亮,在2014年第50届金马奖中以《郊游》荣获最佳导演奖时发表感言说“只有台湾才会发生这种事情吧,让一个马来西亚的侨生和金马奖吵架,然后又拿了它的奖。”

由此可见,对各国的华语电影工作者而言,台湾金马奖不仅是华语电影奖项的殿堂,也是推动两岸三地以外的华语电影产业的“伯乐”。从这方面而言,尽管台湾影视产业被认为日渐没落,但华语电影仍是台湾推动国际化的重要软实力。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