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持股海通内幕曝光 中共金融大案远未结束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11月20日,港媒“香港01”独家爆料称,香港高等法院在今年10月23日,批准律政司引用香港法例第455章《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第15条“限制令”条款,冻结已经逃亡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87亿港元(1港元约合0.13美元)的资产,令他操控的公司和人头账户曝光。

法院相关资料显示,此番涉及答辩方共27人或公司,包括郭文贵本人,他的儿子郭强、侄女郭丽杰、助手屈国姣以及多间香港本地和离岸公司。当中最瞩目的是首次被曝光的郭文贵透过离岸公司,合共控制约14.98%海通证券H股(即港股)。不过,股份被冻结至今近一个月,海通证券并无发出公告。

海通证券是什么

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通证券或海通),前身是上海海通证券公司,成立于1988年,是中国最早成立的证券公司之一。公司主营证券的代理及自营买卖,代理证券开户、利息、保管、鉴证、销售、投资咨询等服务。2001年,公司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

海通证券公司网站的资料称,海通证券A股于2007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并完成定向增发,H股于2012年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挂牌上市。

身在美国的郭文贵一直借用政治庇护的名义拒绝回到中国(图源:AFP)

香港法庭文件显示,郭文贵有效控制英属处女岛(BVI)注册公司“AAGV Limited”,和开曼群岛注册公司“BSA Strategic Fund I”、“Insight Phoenix Fund”的存款和股票户口。上述三间公司,分别透过海通国际、星展、交银国际、泛海证券、中银香港、广发证券、招商证券等户口,持有合共逾5.1亿股海通证券H股,占海通证券发行H股的比例达14.98%。

“BSA Strategic Fund I”和“Insight Phoenix Fund”的投资经理人公司,分别为香港注册公司“鼎胜资产管理”(Maunakai Capital Partners)和“睿丰资产管理”(Insight Capital Management)。

背后不仅有郭文贵

2015年11月27日早盘,海通证券A股、H股同时宣布停牌,收盘后,海通发公告表示2015年11月26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

2015年6月中旬开始的中国证券市场股灾导致沪指跌幅达50%,大陆超过四千万股民遭受损失。2015年7月9日,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进驻证监会调查恶意做空。

2015年8月25日,在中国证监会和中信证券多名高管被带走调查的同时,包括海通证券在内的共4家券商接到通知——因涉嫌未按规定审查、了解客户身份等违法违规行为,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海通证券报告也提到,海通证券分别于2015年8月和11月两次收到中国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并于9月10日被告知给予处罚。

复杂的海通证券背后,涉及的资本之手不仅是郭文贵。

在郭文贵被曝光之前,还有消息显示海通背后的控制人还有香港上市公司数字王国实际控制人车峰,而车峰据称是中国央行前行长戴相龙的女婿。

车峰实际操控的鼎和创业投资公司,2002年11月收购海通证券的大量股份。到2007年海通在上海上市,鼎和所购股票的价值约为10亿美元。另有传闻称,在这个操作过程中车峰没有掏一分钱,而是通过天津环渤海集团出面向民生银行贷款6.5亿元人民币。消息显示,车峰岳母(戴相龙妻子)柯用珍在2007年到2010年之间担任海通监事会主席。

2002年底鼎和还买进了平安保险公司的大量股份,2007年平安在上海上市后,当年价值5,500万美元的平安股票已飙升至价值31亿美元;车峰2006年到2009年间为平安监事会监事。

并未落幕的金融大案

车峰已经于2015年6月被中共官方带走调查,据称与马建、郭文贵案有关。马建在落马前,是中国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对于车峰与郭文贵的关系有媒体用“密切”形容。

2015年1月马建落马,紧随其后的是,郭文贵与马建之间长期的腐败关系与非正常合作开始被媒体广为揭露,郭文贵在中国大陆的资产被诸多司法机构冻结。但是令人难以想象是的,早在2014年中即滞留境外的郭文贵,在2015年5月成了中国最大券商之一海通证券的第二大股东。这其中是否有车峰的“鼎力相助”,外界不得而知,但是猜测很多。

大概从2015年的中国证券市场股灾开始,中共高层对于资本权贵与金融大鳄的清剿迹象忽然明显。除了被通缉的郭文贵,被调查的车峰,近年来被官方抓捕的还有安邦集团前控股人吴小晖(2018年5月已经宣判),以及2017年中国农历新年被抓、多次传闻将宣判却一直没有实际进展的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

在中共高层看来,曾经借助资本和政治权力的结合,进而巧取豪夺一朝暴富的中国金融大鳄们堪称危害国家的“妖精、害人精、野蛮人”,出手整饬已经成为必然。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这种既掺杂了金融操控又包含政商关系的金融案件,太过错综复杂。就如肖建华案件的审判时间一延再延,就是因为官方在处理明天系公司时遇到“技术难题”,解除其资产需要更多时间。而郭文贵更是至今未能实际抓捕。中共对于金融大案的处理远未结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