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称中国最大核心利益非领土 中共如何驯服民族主义

撰写:
撰写:

胡锡进被视为中国国内民族主义的代表性人物

北京时间11月24日,中国民族主义报纸《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发长微博讨论“中国的第一大核心利益”。文章称,“中国的第一大核心利益”是“中国实现进一步的经济社会发展,保持全局性的政治稳定,进而完成中国的现代化”,而“所有其他的利益都应该排在这个第一大核心利益之后”。

文中所说“其他利益”指的是“领土问题”。文章坦承“领土当然也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但领土问题“具有强烈的零和性质,各国、各方的最大公约数是共同遵守维持现状原则”。

胡锡进及其作为总编辑的《环球时报》一直以来被外界视为中国民族主义媒体的代表,胡锡进本人也经常会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发布强硬民族主义言论。不过,此次他的调门似乎有所软化,承认为实现中国的现代化而不要把领土问题“过度上纲上线”。

胡锡进的言论乍看显得突兀,文中也未点名他是因何而发此文的。不过联系相同时间段中印的领土谈判,可以知道这也并非完全空穴来风。

或与中印边界谈判有关

11月23日和24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与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在中国成都就中印边界问题展开第21轮谈判。据中国官方的说法,双方就进一步加强边境地区信任措施建设、妥善管控争议和边界问题解决框架进行了深入沟通,达成重要共识,并各自提出了一系列建设性建议。不过并未披露具体的内容。

分析认为,中国官方选择不公开披露共识内容,或许是不想向国内民众释放官方在中印边界问题上软化的信号,避免引发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再次把中印边界问题炒热。

2017年,中印双方曾在边境上的洞朗地区紧张对峙,一度有擦枪走火的危险,而后一架印度军方无人侦察机侵入中国领空。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也被撩拨起来,许多网友纷纷主张对印度采取更加强硬立场。《环球时报》在那波舆论叫嚣中也没有缺席,讽刺印度国内“挑衅中国的决策层”是“一帮懵懵懂懂的二楞子,一群国际政治学的傻子”,印度挑战中国“完全不合实力关系的逻辑”,并称,“中国想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教训印度军队,我们有充分的战略决定权和主动性。”

《环球时报》迎合中国国内民族主义口味的过激言论被证明非常有市场。

不过,胡锡进此次的文章明显低调了许多,也更合乎中国官方对待经济发展和领土纠纷的理性态度。当然,胡锡进尽管是一位民族主义者,但也不能忽视他历来与中共政权贴近的一面,因而,此次胡的表态,既可以解读为胡收敛了一贯的民族主义立场,另一方面,也可以透视中国官方由于地缘政治环境的变化,已不再热衷于鼓励民族主义情绪,胡锡进是敏锐地嗅到了这一点。

中国不能被民族主义劫持

中国民族主义情绪一直是海外观察中国的一个视角。中国是世界上邻国最多的国家,由于历史原因和现实因素,面临着错综复杂的领土和领海纠葛。因此,领土纠纷成为中国民间民族主义情绪表达的主要凭藉。对此,中国官方也是试图利用民族主义,增加民众对政权的认同感,同时也为强军等国内政策服务。不过,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所产生的外溢效应,有时也会干扰中国的外交。

有分析认为,在中美贸易战和中美结构性对抗升级的情况下,中国面临着恶化的内外形势,因此,近期,中国屡屡谋求与邻国缓和曾经的紧张局势,并在一些问题上选择策略性冷处理或短暂让步,以便腾出手来集中解决中美问题。

因此,外界已经观察到,除中印边界问题外,中国近来主动出击,在外交上相继取得不少突破。中日关系出现回暖,中方不再高调提及中日历史问题,也淡化处理中日在东海和钓鱼岛问题上的争论。一度因南海岛礁仲裁而陷入低谷的中国与菲律宾关系,近日也迎来突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日前访问菲律宾,双方关系升格为“全面战略合作关系”,有意淡化“曾经的争议”,在久拖不决的南海油气开发上也向前迈进了一步。

中国屡屡因为民族主义情绪而成为外界抨击的对象,但实则民族主义并非中国独有,而是当前世界政治的一个越来越普遍的现象。这是反全球化思潮和孤立主义重新兴起的一种表现。在全球政治和经济格局演变的今天,民族主义扮演着底层思潮的角色,对于各国政府来说,驾驭民族主义,为其赋予更多的理性因素,方能使得世界格局的演化在相对和平的程度上进行。如果政府为给自己增加合法性,而刻意鼓动民族主义情绪,那么终将玩火自焚。中国是如此,其他国家又何尝不是呢?

从这个意义上说,以胡锡进和《环球时报》为代表的中国半官方媒体为民族主义降温,对于中国的崛起来说,是好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