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失望的达赖喇嘛

撰写:
撰写:

作为十多万流亡藏人的精神领袖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本应基于和平的精神与为藏人负责任的态度,让长期颠沛流离、过着如难民般生活的流亡藏人回到西藏故土,过上稳定、富裕的生活。可达赖喇嘛到今天还在制造与北京和解的障碍,流亡藏人问题至今仍看不到和解希望。

近来达赖喇嘛表示,一个由高僧组成的委员会将选出他的继任者人选,而他的继任者可能是一名“高僧”或“20岁左右”的青年僧侣。显然,十四世达赖喇嘛想要在他这一世终结已是西藏文化重要构成的“转世灵童”制度传统,给北京以后按照“转世灵童”选择下任达赖喇嘛制造困难。

达赖喇嘛的责任是什么(图源:VCG)

一方面达赖喇嘛如此作为只会造成藏传佛教的分裂。试想而知,如果达赖喇嘛真通过高僧委员会选出继任者,必然冲击已传承500多年的“转世灵童”制度,给广大藏人带来不必要的困扰。而且他单方面终结“转世灵童”制度的做法肯定不会获得北京认可,将来等他圆寂后,北京也一定会根据“转世灵童”的传统找出下任达赖喇嘛,进而将造成两个达赖喇嘛并存的乱象。鉴于藏人早已视“转世灵童”为藏传佛教的象征,以及北京力挺和背书,高僧委员会选出的达赖喇嘛将严重缺乏合法性,在给流亡藏人制造精神困扰的同时,更边缘化他们的处境。

另一方面北京显然不会接受达赖喇嘛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即使双方谈判已经取得重要的进展,也很可能因此而中断,更不用说双方谈判已经陷入僵局多年,北京对达赖喇嘛的信任度只会由此变得更低。这是达赖喇嘛想要的结果吗?11月中旬出访日本时,达赖喇嘛还表示,“对通过对话与中国政府改善关系抱有期待”,希望双方“共存共荣”。可如果他不负责任地试图单方面终结“转世灵童”制度传统,又何来的与北京改善关系、实现“共存共荣”一说?

或许,达赖喇嘛是想以此显示自己的筹码,逼迫北京让步和妥协。但问题是,对于国际空间不断萎缩的达赖喇嘛来说,他所拥有的筹码实在非常有限,他要做的应是认清现实,抓住机会,以小事大以智,而非在本就处于不利情况下挑起事端,加剧双方矛盾,从而更加堵塞和解之路。

自1980年代开始接触以来,达赖喇嘛的特使已经与北京进行了9轮谈判,但都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已经在今年10月底去世的达赖喇嘛特使嘉日•洛珠坚赞,在2010年最后一轮谈判之后曾不禁感慨情况“令人实为沮丧”。之所以这样,一个关键原因是达赖喇嘛认不清现实,优柔寡断,缺乏担当,没有把握住稍纵即逝的机会,最终一步步造成这种比较艰困的局面。

今天的世界现实是,中国经过40年的高速发展,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且继续展现进取势头。从中国国内来讲,包括藏民在内的所有人的生活水平都有了极大提高,已经不是原来一穷二白的境况。2017年西藏人均GDP达到5,800多美元,是印度人均GDP(约2,000美元)的2.9倍。大量藏民都已经过上了比较小康的生活,而这才是达赖喇嘛最应该促成的结果。

从国际上看,与中国崛起相对应的是,中国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大。不仅广大发展中国家期待与中国做生意,希望搭上中国发展的列车,欧美等发达国家也越来越在意中国的感受,不再轻易做有违中国利益的事。对于这一点,达赖喇嘛近些年应该有比较切身的感受——西方大国的领导人不再乐意与达赖喇嘛见面,他早从二三十年前国际社会的香饽饽沦为边缘的过气人物。

今天藏民的生活水平已有很大提高,达赖喇嘛对此做过什么贡献(图源:VCG)

与中国高速发展相成鲜明对比的是,流亡藏人的生活和国际处境都比较艰难。据了解,现在全球大约有15万流亡藏人,他们常年处于颠沛流离的状态。其中生活在印度的约有10万流亡藏人,这些人在印度寄人篱下,只能以难民身份生活,无法取得土地和不动产,谋生十分不易。

正所谓,时移世易,情况变了,应对策略也需要作出调整。可惜的是,达赖喇嘛好像没有看到中国内外环境的变化,他继续错失与北京和解机会,结果就导致了今天越来越被边缘化的窘况。

作为流亡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合格吗?这一问题值得认真检视。对达赖喇嘛来说,他肩负的责任是什么?一是给流亡藏人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带领他们体面地回家;二是为广大藏人争取权益,促进西藏的现代化发展。现在来看,这两件事达赖喇嘛都没有做到,令人失望。

其实几十年来,对于中国的崛起、藏区的发展和国际环境的变化,达赖喇嘛都应该有切实的掌握和判断。他不难明白:中国越发展,流亡藏人的谈判筹码就越少;尽快与北京达成和解,才能为流亡藏人回国创造尽可能好的条件。但是,几十年来,达赖喇嘛依旧活在既有认知和观念里,只能寻求他人同情,缺乏灵活应变的能力和政治决断力,结果就造成了今天这般困局。

从宗教角度看,达赖喇嘛没有真正践行他所宣扬的“爱、饶恕和宽容”的精神,反而政治色彩十分浓重。北京称达赖喇嘛是披着宗教外衣的政治和尚,虽赤裸裸的直白,却未必毫无道理。这次达赖喇嘛为什么要选自己的继任者?是为了宗教的需要还是为了政治的考虑?后者成分显然更多一些。政治利益凌驾于宗教信仰之上,作为宗教领袖的达赖喇嘛还能让人信赖吗?

总之,顶着流亡藏人精神领袖、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光环的达赖喇嘛,本应超出意识形态的束缚,回归理性,为广大流亡藏人谋福祉,寻求和平、和解。但遗憾的是,他未能做到这点,让流亡藏人生活得艰难困苦。趁着还有机会,他是时候该反躬自省了:这么多年,真的对得起流亡藏人的期望吗?是虚幻的意识形态重要,还是藏人的福祉重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