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为遭美国围剿 韩国恐成5G最大赢家

撰写:
撰写:

中兴被禁,华为被欧美多国以国家安全为由排除在5G设备供应商之外,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加拿大被扣,近一年来欧美针对中国通信设备供应商的“围剿”不断加码。当中国通信设备供应商遭遇“围剿”,谁将成为最大获益者?

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华为、中兴在3G、4G时代的强势崛起改变了世界通信设备市场格局,美欧5G时代对他们的打压,恐将重塑市场(图源:VCG)

2010年,美国最后一家通信设备制造商摩托罗拉将网络业务出售给诺基亚西门子,世界电信设备市场进入中欧争霸时代(图源:新华社)

洗牌

自4G网络建设完毕后,世界各大通信设备供应商早已“嗷嗷待哺”多时,都在等待5G商用大干一场,弥补此前多年的亏损。然而,每一次新通信标准的应用,都是一次行业洗牌的机会,5G也不例外。正是此前二十余年由2G到4G的进步,造就了今天的世界通信市场格局。

在模拟通信时代即1G时代,造就了美国贝尔电话实验室公司与摩托罗拉公司的辉煌,与贝尔实验室有些渊源的加拿大北方电讯,以及德国老牌企业西门子也占据一席之地,美国处于垄断地位。到2G时代,美国仍然领先,但芬兰诺基亚、瑞典爱立信北欧势力崛起。与此同时,贝尔实验室与母公司美国电信运营商AT&T设备制造部门合并为朗讯科技,并从AT&T分离,加拿大北方电讯与海湾网络于1998年合并为北电网络。

3G时代,中国的华为与中兴开始走出国门进入世界通信设备市场,通信设备供应商开始又一次洗牌。2005年,芬兰诺基亚与德国西门子合并通信设备业务,成立诺基亚西门子公司,交易金额高达250亿欧元(1欧元约合1.13美元)。次年,法国阿尔卡特以111亿欧元收购美国朗讯科技,成立阿尔卡特朗讯。

到3G时代结束时,美国通信设备制造商摩托罗拉、加拿大北电网络日渐边缘化,整个世界通信设备市场日趋呈现中欧竞争的格局。最终,加拿大北电网倒在了4G时代的门槛上,于2009年即4G商用前一年破产,部分资产被瑞典爱立信收入囊中。

4G时代,欧美电信设备制造商进一步分化组合,抱团与中国华为、中兴竞争。2010年,4G元年,诺基亚西门子收购摩托罗拉网络部门。2013年,诺基亚回购合资公司股份,由诺基亚西门子变更为诺基亚,2016年又收购了阿尔卡特朗讯。

由此,世界电信设备市场呈现中国华为、中兴与欧洲爱立信、诺基亚四强争霸格局。2017年,中国华为占据世界通信设备市场27.18%的份额位居第一,爱立信、诺基亚、中兴分别以26.21%、22.33%、12.62%位居二到四位,四家占据88.35%的市场份额。

最近一两年以来,美国网络设备制造商思科收购爱立信的消息不断传出,一旦收购成功必将搅动世界电信设备市场。思科作为曾经的世界第一大网络设备商,其核心路由器曾占据世界市场八成份额,市值近六千亿美元,超越微软成为当时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但在中国华为进入核心路由器市场后,思科节节败退,2017年第一季度更是让出了世界第一的宝座,至今市值不到巅峰时期的四成。

思科对于爱立信的收购,恐怕也是在中国华为竞争压力下的“抱团取暖”,更何况尚需跨越美欧中三方的反垄断审查,在中美贸易战下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史上最大芯片并购案美国高通并购荷兰恩智浦因中国监管部门未在最后期限前做出决定而宣告失败就是最好的例子。

华为凶猛

从世界各国通信设备制造商的发展历程来看,无论是由运营商市场进入消费终端市场,还是由消费终端市场进入运营商市场,对于它们而言都是顺理成章的事。不仅可以发挥技术上的协同效应,还可以通过多元化做大规模,从而降低成本,通过两个市场的互补增强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实际上运营商市场本就是饥一顿饱一顿,一旦大规模网络部署完成,在新一代网络技术标准应用前,所有通信设备制造商都得“苦熬”,此时消费终端市场正可以贴补运营商市场。一旦熬不过去,要么破产,要么被收购,加拿大北电网络倒在4G门槛上就是绝佳的例子,

美国摩托罗拉、芬兰诺基亚、瑞典爱立信、法国阿尔卡特、德国西门子的消费终端产品都曾风靡一时,诺基亚手机更是连续十五年市场份额世界第一,直到2011年才被韩国三星超越。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些通信设备制造商的衰败恐怕也与其在消费终端市场的败退不无关系,至今全部都剥离了消费终端产品。

摩托罗拉手机业务经谷歌之手被中国联想收购,阿尔卡特也将手机业务出售给了一家中国企业TCL,爱立信一度与日本索尼抱团取暖,最终也分道扬镳湮没无闻。诺基亚则在将手机业务出售给微软后玩起了品牌授权,与诺基亚类似西门子也将品牌授权给了台湾明基,但也难逃退市的命运。

中国华为无论是在运营商市场还是消费终端市场都是后来者,当华为在运营商市场高歌猛进,与电信运营商合作的定制手机业务发展也不错时,果断砍掉定制手机业务进入消费终端市场,推出自有品牌手机,短短几年之内就进入世界前三。在消费终端业务助推下,华为整体营收已经与竞争对手拉开了差距。

2018年上半年,华为营收为492.25亿美元,诺基亚、爱立信分别为122.76亿美元、107.78亿美元,另一家中国企业中兴为59.6亿美元。盈利能力差距更大,2018年上半年诺基亚净利润为-5.52亿美元,爱立信为-2.85亿美元,相比2017年巨亏数十亿美元已经进步很大,而华为尽管只公布了14%的营业利润率并未公布具体利润数字,但以2017年的净利润率推算也有38.7亿美元,实际上华为14%的营业利润率相比2017年上半年提高了3个百分点。

韩国排名第一的财阀三星集团旗下最重要的资产即是三星电子,三星手机、电视、面板、存储芯片等都是其产品,2018年以来三星电子开始发力5G电信设备市场,试图渔翁得利(图源:VCG)

三星的野望

当华为在运营商市场和消费终端市场都取得成功时,另一家专注于消费终端市场的企业开始进入运营商市场,并计划在5G时代的行业洗牌中进入行业前列,这家企业就是世界排名第一的手机厂商韩国三星电子。

早在2012年三星电子就进入了4G市场,在欧洲获得了第一份4G通信设备合同,但整个4G时代三星成果寥寥,2017年在世界运营商市场仅占3%的市场份额,相比中欧四强差距很大。5G时代三星电子开始发力,2018年上半年,趁中兴受美国制裁之机,三星大举进入美国市场。

美国最大电信运营商Verizon将首批11个城市5G网络设备订单中的7个城市交给三星,三星也正在向美国三大电信运营商中的另外两家AT&T和Sprint供应网络设备。到2018年第二季度,据行业追踪机构Dell'Oro的数据显示,三星在全球4G网络设备市场占据11%的份额,超越中兴成为世界第四大通信设备制造商。近日,三星电子网络业务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宣称,将在2020年取得全球5G网络设备市场20%的份额。

在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日益受到欧美各国“围剿”背景下,韩国三星电子的强势介入5G设备市场,极有可能成为最大受益者。单纯对比华为与三星电子,两家企业极其相似,都同时拥有运营商业务和消费终端业务,都具备强大的盈利能力,打得起价格战、持久战,三星电子的盈利能力更是在华为之上。2017年三星电子的营收是华为的两倍以上,净利润是华为的五倍以上。与三星电子相比,华为最大的优势,仍然在于通过多年积累形成的技术优势,以及由技术优势形成的成本优势。

此外,三星电子最大的优势还在于,它虽然是一家韩国注册的公司,但其超过一半以上的股份掌握在美国金融资本手中,说三星电子是一家美国公司也不为过,进入欧美市场基本不存在政治障碍。扶持三星电子对抗华为,上演一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大戏,对于欧美各国来说并非不能接受。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三星电子恐怕真会在5G时代成为那个得利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