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萧规曹随”的赵乐际

撰写:
撰写:

近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广东省调研,行程遍及珠海、佛山、广州等地。外界注意到,就任国家副主席以来,在短暂的低调后,王岐山很快进入角色,不但在外交领域屡有动作,内政各层面也频频发声。

这使他仍是当前最受舆论青睐的中共高层。自从中纪委书记转换轨道就任副主席以来,王岐山每有公开露面,总能处在舆论场的重要位置,其雷厉风行的“阎王”形象和推动反腐的高调不手软,依旧是许多人最为乐道的谈资。

在王岐山之后接棒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的起点无疑极高,但他也必须因此接受更为苛刻的比较。于外界看来,新一届中纪委这一年来虽然也在做事,但其行事风格总有一种低调且存在感不强的感觉。经历过中共十八大后五年风急浪高的反腐风暴,赵乐际注定难以像他的前任王岐山那样,在个人魅力和特定时空的共振中成为耀眼的政治明星。

对于这个并不出挑的中纪委书记,诸如“萧规曹随”等议论不绝于耳,但若回头仔细审视赵乐际的这一年,其实不论高调还是低调,“时”、“事”已经大不同。

今时往日两番天地

以“时”而言,十八大后中共实际上面临十分困顿的局面,重庆市委原书记薄熙来倒台的恶劣影响犹在,胡温(胡锦涛、温家宝)十年政令不出中南海留下的烂摊子亟待收拾重整,党内又山头林立尾大不掉,典型者如仅仅查办「政法王」周永康一人,几乎就要牵动政坛的半壁江山,更不必说中央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带坏了整个军队的风气。这样的局面,大概可以用危急来形容,而解决的办法,也只有且必须“沉疴下猛药”,以疾风骤雨式的运动式反腐,才能快速进行清理。

近日王岐山在广州、深圳等地调研(图源:新华社)

而五年之后的十九大,政治生态经过一番涤荡已有所好转,绝大部分能够威胁大局的权力山头也已铲平,诸如权斗论等外界质疑亦渐渐平息,习近平也成“定于一尊”的核心,这决定了制度性反腐必然会取代运动式反腐。既无运动,自也就少了高潮低潮。

以“事”而言,彼时王岐山最要紧解决的事情是什么,是“破局”,是为习近平庞大的党建改造工程做先锋、闯头阵,在已经固化板结的权力结构中打开口子。他几乎没有必要也没有时间考虑“善后”的问题,要的就是先声夺人,排开阵势高调反腐。所以才有了十八大之后五年疾风骤雨式的反腐浪潮,以及一众老虎、苍蝇的倒掉。

而赵乐际,他在今天要做的则已不仅是“破局”,更重要是“立则”,是在一番彻底清洗后为制度性反腐计之长远。对监察体系的重建重构,就是赵乐际所做之“事”。在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简称监察委)成立之后,中国监察体系面对的已不仅是中共党员,建立新的规范、新的条例、新的监督方法、新的监督思路,成为赵乐际的首要任务。

北京时间11月5日,穆红玉就任重庆市纪委书记,加上10月下旬调任北京市纪委书记的陈雍和出任河北省纪委书记的刘爽,中国大陆31个省区市的纪委书记至此已全部就位。观察这31个现任可以发现两个明显特点。其一,这些省级纪委书记绝大多数在2016年或2017年履新,以较快频率调动形成了目前的格局;其二,均为中共中央部委“空降”或异地调任。此外,31位省级纪委书记还全部兼任或代理了当地的监察委主任一职。

这即是近两年来形成的中国监察体系的新格局。值得一提的是,因监察体制改革,监察对象也从原来纪委对中共党员的监督延伸为监察委对所有行使公权力个体的监管,各地监察人数大幅提升,譬如北京一地,就从改革前的21万人增至接近100万人,增幅达到374.8%。

新的监察体系格局加上史无前例的巨量纪检监察对象,赵乐际所面临的“时”“事”显然与十八大后的王岐山已明显不同。

萧规曹随又何妨

赵乐际和王岐山的不同际遇与“时”“事”,实际上为观察中共党建以及监察体系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有趣又有效的窗口。他们是不同阶段的典型代表,是局势变迁的生动写照。

归结对赵乐际的诸多议论,大致总不离萧规曹随或是平庸低调,同样作为中纪委书记,又有着并不逊色的表现,为何外界的感受如此悬殊?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应先厘清王岐山的五年,中纪委究竟做了什么。可以这样说,从十八大到十九大,中纪委扮演了中共庞大的体系式改造工程中至关重要的角色。习近平上台后,中共着手在政治、经济、军事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对已经弊病横生的自身肌体进行彻底清洁和整顿。这个改造工程最终指向现代化,而清洁和整顿则是两条不可或缺的必经之途。

十八大后以中纪委为主要推力和执行者的反腐风暴可谓“清道夫”,而军改、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等一揽子体制机制改革则是“工程师”。前者通过反腐铲平政治山头、打通利益樊篱、去除体制障碍,为后者打造施展的空间和基础。

也可以说,王岐山时代的中纪委好似一个“拓荒者”,他在驱动纪委系统真正发挥纪检监察职能的同时,也配合中共高层,逐渐确立了新的规则和范式雏形。在中共语境中,这叫作“制度的笼子”。而赵乐际,则是在“拓荒者”之后接过了这个“制度的笼子”,“时”“事”已然变化,要紧的当然是加以巩固和稳定,使之从雏形走向成熟的有序运行,“扎紧制度笼子”。

在这个意义上,赵乐际萧规曹随又何妨呢,这或许不应当是对他的批评,而可以视为对其工作成绩的最高褒奖。任何领域,一个总在翻新和高潮的工程,很多时候实际上是残次品,能对前人成绩进行良好继承发扬,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况且这一年来中纪委颇有主动作为。尤其是与监察委合署办公后,中纪委的职能内涵已有相当延展。

仅看2018年上半年的数据,就总计有10名中管干部162名厅局级官员落马,如陕西省副省长冯新柱、山东省副省长季缃绮、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赖小民、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白向群。另如网信办原主任鲁炜、国务院原秘书长杨晶等高官,也在上半年公布了对他们的党纪政务处分决定。反腐高压态势依旧持续。

更详细的中纪委月报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在2018年前五个月,不论是查处的各地违反中共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问题数量,还是具体的处理人数,抑或给予党纪政务处分的人数,相比2017年同期都有大幅增长。

而诸如过去单纯反腐不曾涉及的环保、扶贫、扫黑等领域,中纪委现在均以派出巡视组的方式介入监督,在机制层面支持中共各领域的深化改革;而派驻监督的全覆盖,也使过去党内反腐造成的大量死角荡然无存,使「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受到法律约束」。

可见赵乐际执掌中纪委的这一年,实际是兼有继承和开拓,在推行反腐的同时也重构了监察体系的格局。他的低调,他的萧规曹随,既不是刻意为之,也不是平庸无能,实则不过时事造就,是新形势中的新常态罢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