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中国再度爆红背后谁被挑衅

撰写:
撰写:

美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第二季播出,在中国大陆再次赢得不错的口碑。对于“麦瑟尔夫人”掀起的时尚热潮,也成为话题焦点;不过,比时尚更具看点的是脱口秀舞台上闪闪发光的麦瑟尔夫人以及摒弃传统意义上好女人的称号。

再度翻红中国

生活就是一场冒险,若执著于固有的一切,也许就封闭了很多的可能性。可以对麦瑟尔夫人目剧中目前取得的成就进行这样的总结。

作为一部成功的商业片,编剧的细节和人设是成功的。也是美剧市场上难得一见的有深度、又充满烟火气的纯正剧。在中国也成为“网红”,不少自媒体将焦点放在女主角麦瑟尔夫人果断离开丈夫,开启独立自主新生活的潇洒态度上。

不过,这是一部完全意义上的女权剧吗?有评论家指出,这部剧从来不是一部高呼女性独立,或者高举女权旗帜的剧,而是讲述了一个女人,或者一个更为广义的人,如何找到自己天职的故事。即是说,她天性里最适合的职业。

麦瑟尔夫妇之前过着令人艳羡的幸福生活,直到有一天丈夫乔尔宣布要离开这个家庭,麦瑟尔夫人被出轨。

乔尔,离开妻子之后,似乎完全过着与从前别无二致的生活,从一个圆圈跳进了另一个圆圈。在剧中,根本来将,他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更像是一个不知担当为何物的永远长不大的巨婴。

而麦瑟尔夫人,在那个年代,却拥有了开挂一样的人生。

开放与保守并存

该剧故事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时值二战结束不久,美国在战争中大发横财,一举成为世界第一帝国;保守派和自由精神相互碰撞的黄金时代,“垮掉派”搞的“新文化运动”方兴未艾,不过距离嬉皮士运动和女性解放运动尚有10年的跨度,各种地下文化形式遍地开花肆意生长,摇滚乐破壳而出,年轻人的自由意志和独立精神茁壮成长,毒品和性解放也成为美国人的新常态。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爆红中国或许可以令观众想起金星式的人物(图源:VCG)

美国的经济在迅猛地发展的同时,美国的中产阶级们也逐渐开始摆脱上一辈人战争后的创伤,一边过着惬意自由享乐的日子,一边让灯红酒绿布满街头巷尾。

可以说,那是一个充满各种可能性的时代。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是希望之春,也是失望之冬;开放与保守并存。

就女性而言,在美国,19世纪60年代口服避孕药刚刚问世,虽然大大促进了女性的生育自由,但未婚先孕在当时被视为奇耻大辱,堕胎是违背法律的行为,直到1973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才承认妇女的堕胎权。当时的美国女性也在很大程度上遵循父权,婚后受制于夫权。上流或中产阶级的未婚女性在大学的社会实践以及淑女课程,基本都是围绕家庭展开的,如何更好地服务于家庭。

麦瑟尔夫人,便是这样一位模范的家庭女性,一位西方真正意义的全职主妇。

在一个不愿意承认女性作为人具有同样智慧与能力的社会,一名女性想要在社会立足与男人争高低是困难的。这在米琪(麦瑟尔夫人)面对懦弱无能的丈夫小心翼翼、母亲对米琪即将失婚表现得绝望失措来讲,是当时的社会环境下的最自然、最普遍的表现。

然而依然有女性反思并开始醒悟、正视自身的价值,开始新的生活。米琪的叛逆和觉醒,便是其中一例,代表自己的同时更象征了女性的自立与独立。

“尊严”的打破

从19世纪末到如今,女性的地位都在不断改变,在剧里所处的50年代背景中,女性主义处于第一次浪潮的结尾,力量尚且不足。但到了第二季结尾处,米琪要去欧洲巡演,她会遇到激动人心的事业高潮和低谷,她将拥有另一种更让人兴奋的人生。

女性解放、女权运动已经进行了比较长的时间,尤其是从去年好莱坞开始蔓延的METOO运动,使得女性想寻求性别平等的步伐在全球范围内迈向一个新的台阶。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道路依旧艰难;不少女性本身,也缺乏倡导个体独立的观念。

从麦瑟尔夫人脱口秀舞台的成功,她借助酒精的作用,披头散发,把自己生活里的各种难堪当众歇斯底里地调侃抖落出来,在口哨和惊呼声中脱掉上衣时,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她脱掉的,不止过去对丈夫的小心翼翼、苦苦维系的尊严,还有对现有生活秩序的遵从;也是将自己从内向外进行一个重新塑造的过程,打破一直以来的完美形象,在脱口秀的舞台上绽放自己的原始生命力。

她的做法,也许以现在的眼光来看,也冒犯了很多女性因循守旧的人生,很多男性以及社会对“好女人”的定义。

不过,麦瑟尔夫人的突破,视为女性进步路程中的一个比较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告诉社会,牺牲自我价值做一个通俗意义上的“好女人”真的那么重要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