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万之战:怛罗斯后东西方文明第二次交锋

撰写:
撰写:

继公元8世纪怛罗斯之战后,12世纪中华文明与伊斯兰文明再次在中亚交锋,一战之威重建了东方文明在中亚的主导地位,逆转了西域的伊斯兰化进程,直到蒙古崛起将一切埋葬。

1141年,西辽在卡特万战役中击败塞尔柱帝国后达到鼎盛时期,领土从中亚阿姆河流域直至中国天山南北,成为中亚最强大的国家。图为12世纪西辽全盛时期亚洲形势图(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西域拉锯战

在现代地缘政治学说中,中亚作为世界岛(即亚欧非大陆)的“心脏地带”战略地位极其重要,“谁控制了心脏地带就控制了世界岛,谁控制了世界岛就控制了世界。”在古代,处于东西方之间的中亚,则成为东西方文明交锋的舞台,文明冲突的拉锯之地。

公元前4世纪,古希腊马其顿王国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 III)东征,兵峰直指中亚、南亚,将古希腊文化传播到这些地区。这是西方文明第一次扩张到中亚地区,但随着亚历山大大帝的英年早逝,庞大的帝国也随着他一同消失,只在今中亚南部、阿富汗、巴基斯坦地区形成一系列希腊化小国。

两百余年后,新兴的汉帝国将触角伸向西域,中华文明第一次进入中亚地区,很快就在小国林立的西域建立起了统治秩序,断断续续持续到西晋时期,从而在今新疆、中亚地区树立起中华文明的主导地位,对当地少数民族极富吸引力,套用现代说法即是软实力强大。这一时期,东西方文明有交流,但并未发生冲突。

经历南北朝的乱世,到隋唐时期中国再现大一统,又一次将触角伸向中亚地区,形成了一个西起阿姆河流域东至大海的庞大帝国,被誉为中国封建王朝的巅峰时期。与此同时,自两河文明后就衰落的西亚地区,在新兴的伊斯兰教整合下,也开始兴盛起来,向东征服了萨珊波斯,开始进入中亚地区与唐帝国发生直接接触,拉开了中亚地区伊斯兰化的进程。

最终,唐帝国与阿拔斯王朝于751年在今哈萨克斯坦塔拉兹爆发战争,即有名的怛罗斯之战。这次战争的胜败,对于唐帝国与阿拔斯王朝实际影响不大,只不过是帝国边境地区爆发的一次武装冲突,也未影响两国之间的关系以及对这一地区的控制。

然而,几年后随着安史之乱的爆发,唐帝国开始收缩,逐渐撤出西域地区。幸运的是,在唐朝撤出西域的同时,兴起于青藏高原的吐蕃帝国开始走向鼎盛时期,原本就与唐朝争夺西域。唐朝退出西域后,吐蕃代替唐朝成为西域佛教文化的保护者。

此时,阿拔斯王朝也开始走向鼎盛时期,两大帝国在今阿富汗、中亚地区展开激烈争夺。双方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战役,吐蕃三战三胜彻底断绝了阿拔斯王朝东进的念头。尽管吐蕃取得了战争的胜利,维护了东方文明在西域的主导地位,但也损失惨重,吐蕃开始走向衰落

第一个突厥人伊斯兰教王朝的诞生

继吐蕃之后,原本生活于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回鹘西迁。一部分进入河西走廊投靠吐蕃,史称河西回鹘、甘州回鹘,成为今天中国55个少数民族之一裕固族的祖先。一部分进入天山东部,与当地突厥部落联合,建立了一个以高昌(今新疆吐鲁番)为中心的新政权,即高昌回鹘、西州回鹘,笃信佛教的高昌回鹘继吐蕃之后成为今新疆地区佛教小国的保护者。

还有一部分越过天山,前往中亚河中地区,逐渐突厥化,建立了喀喇汗国(即黑汉王朝)。其领土从中亚阿姆河流域直至帕米尔高原以东,与高昌回鹘接壤,控制着今哈萨克斯坦东南部、吉尔吉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东部、塔吉克斯坦和中国新疆西部的广大地区,以八剌沙衮(今吉尔吉斯坦托克马克东南布拉纳城)为“夏都”,喀什噶尔(今中国新疆喀什)为“冬都”。

10世纪前半期,喀喇汗国第二任可汗次子萨图克·博格拉汗(Satuq Bughra Khan)首先皈依伊斯兰教,在伊斯兰教圣战者帮助下取得汗位,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皈依伊斯兰教的突厥人可汗。博格拉汗去世后,其子木萨(Bayta Musa Han)在伊斯兰教苏菲派帮助下,使喀喇汗国全面伊斯兰化。据阿拉伯史书记载,公元960年一年就有20万帐突厥人皈依伊斯兰教。进而木萨又确定伊斯兰教为国教,使喀喇汗国成为第一个突厥人伊斯兰教王朝,迈出了突厥人全面伊斯兰化的第一步。

后喀喇汗国分裂为东西两个汗国,分别统治中亚的河中地区、费尔干纳盆地西部与费尔干纳盆地东部到中国新疆西部。但汗国的分裂并未妨碍汗国的扩张与汗国治下的伊斯兰化,原本信奉佛教的于阗国(今新疆塔里木盆地南部)在被喀喇汗国灭亡后皈依伊斯兰教。喀喇汗国与高昌回鹘也时有战事发生。

契丹西迁

当喀喇汗国在中亚扩张、推行伊斯兰化时,又有一支少数民族因在中原地区战败西迁,这就是契丹人。

1124年,辽太祖阿保机第八代孙、37岁的契丹贵族耶律大石,眼看辽朝末代皇帝天祚帝无法挽救灭国的命运,带领数百部众西迁,次年天祚帝被俘辽朝灭亡。西迁西域的耶律大石,经过多年征讨,于1132年在今新疆额敏县建立西辽,自称“菊尔汗”,上汉族尊号“天佑皇帝”,中国史书中也称之为“黒契丹”。

西辽建立后,耶律大石开始向周边扩张,高昌回鹘首先臣服,继而又将东喀喇汗国变成附庸,并将东喀喇汗国都城八剌沙衮改名为虎思翰耳朵,确定为西辽都城。在向西扩张取得胜利后,耶律大石开始向东进攻金朝,企图重返祖居地复兴辽朝。但因两国相距遥远,耶律大石两次远征都损失惨重,不得不放弃复兴辽朝,继续向西扩张。

而当西辽再次向西扩展时,统治今土耳其、伊朗、两河流域,信奉伊斯兰教的塞尔柱帝国,也开始向中亚扩展,并将西喀喇汗国变为附庸。1137年,耶律大石第二次向西扩张时,时任西喀喇汗国可汗马黑木二世(Mahmud II)正是塞尔柱帝国苏丹艾哈迈德·桑贾尔(Ahmed Sence)的外甥。

马黑木二世在与西辽的战争中失败后,一方面将战败责任推卸给汗国军队主要组成部分的葛逻禄人,将其驱逐出撒马尔罕,一方面向舅父求援。由于桑贾尔正忙于征服花剌子模,并未出兵帮助,但西辽在中亚伊斯兰世界的崛起已经引起桑贾尔的不满,而马黑木二世的推卸责任也使葛逻禄人倒向西辽。

塞尔柱苏丹艾哈迈德·桑贾尔威胁耶律大石皈依伊斯兰教被拒后,两国在卡特万草原展开了决定两国命运的战役。图为中亚国家土库曼斯坦货币5马纳特正面的桑贾尔头像(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一战之威

1141年,西喀喇汗国与葛逻禄人爆发冲突,喀喇汗国向塞尔柱帝国求援,鼓动桑贾尔“保卫穆斯林”。桑贾尔集中了塞尔柱帝国以及呼罗珊、西吉斯等仆从国军队10万人进军中亚,葛逻禄人则转而向西辽求援。耶律大石为此向桑贾尔去信说情,反被桑贾尔要求皈依伊斯兰教,否则武力解决。

深受中华文化影响,曾中进士入翰林院的耶律大石,怎可能答应如此无礼的要求。由此,塞尔柱帝国与西辽两大帝国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桑贾尔的无礼要求使这次战争有了宗教战争的意味。

1141年9月,耶律大石的西辽与葛逻禄联军在撒马尔罕以北的卡特万草原与塞尔柱帝国军队相遇。关于双方参战的军队,塞尔柱帝国一方10万人没有争议,西辽一方则分歧很大。伊斯兰史料认为双方人数比例为1比3或1比7,即西辽一方有30万或70万兵力参战,也有少部分伊斯兰史料认为双方兵力对等。按照中国元朝编写的《辽史》记载,西辽左右翼各仅2,500人,以此推测西辽人数远少于塞尔柱帝国。

但无论兵力对比如何,这场战争都以塞尔柱帝国惨败告终,仅达尔加姆峡谷就装下了1万名死伤者,“僵尸数十里”,死亡总数达3万人。就连12世纪至13世纪穆斯林史学家伊本·阿西尔(Ibnal Athīr)也称:“在伊斯兰教中没有比这更大的会战,在呼罗珊也没有比这更多的死亡。”

塞尔柱帝国战败后,退出了中亚地区,十多年后乌古斯人俘虏桑贾尔并攻下塞尔柱帝国首都,又使塞尔柱帝国退出波斯地区,龟缩到两河流域,彻底与中亚失去联系。耶侓大石则在战胜后高歌猛进,西喀喇汗国、花剌子模先后被收入版图。

由此,西辽进入全盛时期,疆域也稳定下来,成为中亚最强大的帝国。尽管西辽上层信奉佛教,但在帝国范围内实行宗教宽容政策,允许各种宗教自由发展,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犹太教、摩尼教等都得到发展,失去政治权力支持后伊斯兰教扩张的趋势得到抑制。当时欧洲正在进行第二次十字军东征,耶律大石的胜利传到欧洲后,被神化为基督教的捍卫者——祭司王约翰。

此后近百年,中亚都处于西辽控制之下,直到13世纪初被信奉基督教的蒙古乃蛮王之子篡位,进而强迫穆斯林改宗佛教或基督教引起国内动荡,于1218年被成吉思汗灭亡。蒙古灭亡西辽后,经过多次西征在亚洲大陆的广阔范围内建立起四大汗国,但因蒙古人文化上的落后以及人数上的劣势,使他们很快被突厥化,皈依伊斯兰教,到15世纪进入中亚的蒙古人已经淹没在中亚突厥人和伊斯兰教的汪洋大海中。伴随着这些蒙古人对中亚、中国新疆等地的统治,这些地区被完全伊斯兰化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