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看2018年大事件:中共的改革症结 从孟宏伟案说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8年即将结束,回望这一年,从国际政治舞台到人文社科领域,从海峡两岸纷争到经济民生话题,我们见证聚散离合,也目睹激烈博弈。一系列新闻事件,既深刻影响了各国局势,也在时刻改变着人们的日常生活。多维新闻特挑选十大事件,总结事件过程,透析事件影响,以飨读者。

如果说用呐喊的方式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那么就用一记耳光试试。2018年10月初的孟宏伟事件对于中共和中国官僚来说,就是这样的犹如耳光的一个事件。

之所以如此去描述,因为通过这件事,赤裸裸暴露出中国的三大部门——中国监察委、中国公安部、中共宣传部——在办案和危机公关时的拖瞒成性、惊慌失措后的手段愚笨和专制思维。事实上这些问题,并非新问题。

习惯性拖瞒

中国监察委作为中国新一轮机构改革中新成立的一个机构,似乎并未带来些许“新”气象,反而充满着中国官僚“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能瞒一时是一时”的老毛病。

孟宏伟10月29日回到中国的,但直到北京时间10月7日当晚,中国国家监察委员会才发布消息称,孟宏伟涉嫌违法,目前正接受国家监委监察调查。按照中国监察委的条文,对被调查人采取留置措施后,应当在24小时以内,通知被留置人员所在单位和家属。但在孟宏伟失踪事件中,从北京时间9月29日孟宏伟失去联系直到10月7日国监委官方网站发布消息,已经过去8天之久。

之所以到第八天发布消息,是因为实在拖不下去了。在中国监察委发布消息的几个小时前,孟宏伟妻子Grace Meng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外界展示二人的通信截图。更早一天,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发表声明,表达对孟宏伟的关切。事实上,这件事从10月5日就已经开始发酵了,包括包括英国BBC、新加坡《联合早报》、法国法新社等国际媒体已经对此有所关注。而从Grace Meng提供的聊天截图可知,早在9月25日孟宏伟就已与妻子失去联系。

多维新闻之前也对中监委如此为减少事件影响力而意在拖延“鸵鸟行为”评论称,“该处理方法上有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出现的‘次生舆论影响’,如果想到了,没去认真考虑,是一种傲慢,如果没想到,更是愚蠢和僵化,将自己倒逼到今天境地。”

相较于新机构中监委,中国公安部和中共宣传部在此事件后的反映,只能无奈的说并不稀奇。对于中国公安部来说,自己的一个副部长,入境并且被带走,怎么可能不知情。若真的不知情,只能说是无能,若知情,其毫无动作的应对,更显得无能。对于中宣部来说,多维新闻此前也不止一次对中宣部的种种与习近平所期待的“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目标相去甚远的愚笨做法予以批评。

可以说,拖瞒这一中国官僚体系中的老毛病,平时舆论说的再多,也不如这件事对该官僚体系的震撼大。

危机公关慌不择路

如果说“拖瞒”体现的是老问题,那么事件发酵之后中国相关部门的种种危机公关则是灾难级别的。

事后可以看出,中国相关部门,如中国国家监察委和公安部连夜开会并发布消息,只能说明中国政府并未料想到该事件经发酵之后事态扩展如此之大,于是不得不仓促应对,如果当时中国相关部门能够多一些经验,冷静分析,当时事件并未发酵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例如只要对外传递更有价值的信息,例如贪污腐败的铁证,其实也能够止损。可惜,中国官方仅仅是常规性通报,言辞闪烁或一笔带过,徒增外界的想象空间罢了。

另外,如果从体制优势角度来说,中国各党政部门之间在统一协作方便本应更有优势。然而,就如多维此前评论的那样,“三个中国最重要的纪律检查、公安维稳、宣传公关的最高部门,在孟宏伟事件中又一次出现了‘各人自扫门前雪’、‘九龙治水’情况,陷于各自境地而不作为”。

危机公关更多用于商业活动之中,不过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任何事件的传播和影响力都将会以几何倍的速度扩大。中国古代治水强调宜疏不宜堵,可惜的是,在孟宏伟事件的处理中,中国并未有这样的智慧,相反仍然在延循着古板的治理思维。

复杂中国中认识古老中国

孟宏伟被“失踪”事件光怪陆离。孟宏伟的妻子借用国际媒体平台“有的放矢”地喊冤,使的中国政府的一场反腐行动,演变成一起被国际聚焦的“政治事故”,蒙上了“不正义”的色彩。固然有西方媒体蓄意操作之嫌疑,但如果中国政府能够正确应对,恐也不会肆意为一位贪污犯辩护。所以,西方有时固然无法看清这个复杂中国,但中国切莫总以复杂中国为借口,看不到这个古老的中国

无论是习惯性拖延,或者是危机公关的愚笨,其背后体现了就是这个古老中国的不够现代化,在现代化转型过程中中国也必然需要交一定的学费。在该案中,相关的纪委监委、公安部、宣传部门等机构则应反思,粗暴僵硬的行政和执法思维为什么会屡屡碰壁闯祸,根源在哪里?该如何去解决?

或许,在正在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古老中国,如若仅仅看到中国相关部门危机公关不力,也仅仅在朝向治理现代化方向而努力。只是由于此事更反映出中国在治理过程中古老而陈旧的专制思维,而改变这一点,则不能单纯从具体的治理层面考虑,推进治理体系,或许才是“屡屡碰壁的根源”。因此,中共提出的“治理体系与治理现代化”的目标,是正确的方向,且任重道远。

推荐阅读:

多维看2018年大事件:中国离一场真正的MeToo运动有多远

多维看2018大事件:台九合一选举翻转蓝绿版图影响深远

多维看2018年大事件:中共修宪并不只是“修宪”

多维看2018年大事件:特金会成为东北亚格局质变的标志

多维看2018年大事件:从基因 编辑婴儿看人类科研失序

多维看2018年大事件:油价背后的利益博弈

多维看2018年大事件:贸易战是中国要跃过的“龙门”

多维看2018年大事件:站在十字路口的欧洲

多维看2018年大事件:反击“国进民退”伪命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