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人物:被不停窥探的张柏芝

撰写:
撰写:

“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德国哲学家、思想家尼采在《偶像的黄昏中》如是说。

香港女演员张柏芝,因为她第三子“小王子”的出生再度跃上舆论话题榜。2018年12月17日,张柏芝透过工作室发表声明,指出产下第三胎儿子且已满月,但并未提及幼子生父的身份。

这个谜团,有着几个完全不同版本的传言,也勾起了公众无尽的好奇心,并津津乐道。

“生父之谜”背后是对张柏芝私生活与精神世界的再一次窥探。她,背负着一些世俗意义上的“原罪”。

困顿之门

张柏芝,一经出道,便因清纯的容貌,受到“特别”关注。

1998年年中,刚从澳洲RMIT Holmes College毕业回港的张柏芝在经理人的安排下,接拍阳光柠檬茶广告,当这个不同版本的广告片播出后,迅速风靡华人世界。1999年,香港笑星周星驰贺岁片《喜剧之王》钦定她为电影女主角;此后,张柏芝接拍由嘉禾电影公司出品的爱情文艺片《星愿》并担演女主角,此片为张柏芝奠定影坛的地位。

香港女星张柏芝因“小王子”的出世再度跃上舆论话题榜(图源:VCG)

2004年,她先后凭《大只佬》及《忘不了》两部电影横扫香港各大电影颁奖礼女主角奖项,《忘不了》一片更为她带来首个金像奖影后荣衔。2006年张柏芝应邀为香港星光大道打手印,是香港星光大道目前为止,获邀打手印的演员中最年轻的一位。

一切,看起来得天独厚,顺风又顺水。

但2008年那件轰动全球的事件,将她拖入困顿之门。

与香港艺人陈冠希的不雅照事件门(又称陈冠希裸照事件),使她的事业与形象遭受毁灭性打击。公众这次对“小王子”生父的好奇心也与此事件制造的舆论口水有关。

2009年,张柏芝透过有线电视访问回应事件。有传媒于报道中分析并指出有理由怀疑某些艺人即使拥有自身性伴侣,也同时与疑似陈冠希的男子维持性关系,让各疑似女艺人的清纯形象受到严重打击,甚至某些受害者因裸照事件而出现婚姻问题。

艳照门事件后,张柏芝主动与陈冠希在飞机上合影,则再度将她拖入舆论的泥淖。

这些年,张柏芝饱受争议。公众从未能将她完全与那件事情割裂。

所幸,她并没有因此停滞,而是在争议中继续前行。

母性与前行

一路走来,张柏芝的思想是不平静的。

她对个体自由的本能渴望在不断被唤醒,并腾飞。但自我意识与现实的冲突,也会让她力不从心,被罩门笼罩的日子,挥之不去的阴影,灵魂或也并没有在那时得到片刻安宁。

但几年间,在对孩子的付出与开拓新工作的过程中,张柏芝在试图找回自己的时间与空间;寻找失落和迷茫的自我,完成自我形象的重新建构。不管她有意还是无意,她的行为实际上都是在跌跌撞撞中找寻女性的价值,现代女性在社会地位中的平衡,这客观上也构成了对传统的男权中心和世俗生活的反叛。

在这个过程中,母亲的角色或许要有浓墨重彩的一笔。对于母亲角色的定义,法国存在主义作家波伏娃,也是女权运动的创始人之一,在她的《第二性》中提到,“母爱不是直觉天生的,在任何情况下,天生这个字眼均不适用于人类。母亲对小孩的态度完全取决于母亲的处境以及对此处境的反应”。

母性的力量在催生着她的改变。

她或也有着现代女性共同的困惑,两个不同的自我在灵魂中被切割,履行着不同的职责,而内心的自我,那个渴望冲破一切枷锁的自我却被母性干扰着,她在寻找平衡。困惑、苦痛、彷徨,在母亲的角色中,在这个角色带来的反作用力中,她似乎汲取了向上的不竭动力。

但幸运的是,从她目前的状态来看,挣扎与彷徨似乎渐行渐远。不用再困顿于出位的行为会否摆脱“贤妻良母”的角色,能否最大意义地忠于最真实的自我,争议中渐渐走向成熟;在这条路上,注定依然会充满争议,因为她背负的有些符号,就如刻在胸口的红字。

而那些行为对旧时女性三从四德教条的不经意却又是赤裸裸的挑衅。在挑衅中,男性女性的神经同时被勾起。即便是步入现代社会,三从四德的内核精神也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因此,张柏芝的“遭遇”本身就是一个矛盾。这个矛盾,实际上也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需要人类整体投入更多的理解与关注。

女性挣扎的缩影

几年前的艳照门让当红的张柏芝从天堂跌入地狱,很多人因此觉得,这个美貌的姑娘可能注定要被婚姻的幸福或者清洁的人生所拒绝。

这是一种对她未来道路的比较普遍的认知,根植于女性在社会中的处境。即便经过各种努力,女性的地位已经有明显提高,尤其是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高,现代女性越来越多的独立,并在不同的领域披荆斩棘。

但,归根结底,依旧没有摆脱传统观念对女性身份与责任的定义。对张柏芝的不断地争议与猎奇,便是例证之一。

长久以来,女性被赋予一系列的职责,男性则称赞女性,并以此使她们处于照料孩子的从属地位和无权地位。男权社会歌颂母亲对孩子的付出,其用意,从根本上来讲,也并不是要给女性一定的社会地位,而是利用母亲这个角色,维护男性的中心地位,给女性树立一个符合男权社会统治秩序的典型形象,以此来教育一代又一代女性,使她们恪守妇道依附男权,从而为社会打造贤妻良母的“合格”女人,维护男权统治。

女性的地位在不断提高,但并没摆脱男权社会的窠臼(图源:VCG)

现代女性依然困于这个窠臼,所以家庭与事业的平衡才成为无解的难题。

女性的需要、自身的价值和个性自由,处于男性视域之外,一定程度被社会所湮没;而女性所做的,基本还是在按照男性话语体系进行的一系列的重复。这是女性在男权社会的失语。

所以,张柏芝的历史与现在“小王子”的出世,颠覆着男性的话语体系,看起来是张柏芝的笑话,实则是对男性主导地位的嘲讽;同时,她也饱受男性话语体系中社会偏见的讥笑。

以男性为主体的价值标准与女性作为主体的人的自我意识之间的冲撞,制造了艳照门的话题女王。它颠覆、反叛、被耻笑、只是一样地落入了男女共同编织的男性话语权的窠臼。它满足了这世间男男女女对世俗的冲撞与耻笑。耻笑背后,有的人在反思,有的人依旧麻木着,在其中寻欢取乐。

现代女性主体的构建

最终或许需要回到问题的中心:男权社会中现代女性的身心状况与生存处境以及社会地位的思考。

在一个男权的世界里,公众惯于用男性的眼光来看待一切。而这些,一定程度上是与女性被遮蔽的寻求自我解放的灵魂是相对立的。

张柏芝这次之所以又能迅速锁住公众的眼球,在于“小王子”神秘的生父依然是个未知数。他们给予的几个想象的版本,锁定于张柏芝目前究竟是单身还是出于种种隐情目前不便于透露“小王子”父亲的身份。这些都建立在消遣男女两性关系之上,这种看起来的神秘未知是否造成了对传统男权文化与女性身份的颠覆,未必不是如此。

现实处境与她表现出的反叛,这种张力,成为这个依旧男权为主体的男男女女的谈资,时不时成为舆论的热点话题。恒久的存在,女性性别解放与平等在现代社会一日不遍地开花,那便是一个永恒的制造嗨点的主题。

波伏娃同样是在她的《第二性》中也提出,“一个女人之所以为女人,与其说是‘天生’的,不如说是‘形成’的。没有任何生理上、心理上或经济上的定命,能决断女人在社会中的地位,而是人类文化整体,产生出这居间于男性与无性中的所谓‘女性’。

根据波伏娃的这一观点,如果说张柏芝走出罩门,现代女性在摆脱荆棘走向新生时,便也可以视为是人类文化在整体进行不断地调适。选择根据个人而异,而结果取决于男性统治的社会的反应。

张柏芝,或许也只是一个象征,并不具有普遍意义,也因为明星自身带的光环,在摆脱传统枷锁的时候,又多了一层公众对人设的“期待”。以她的经历,也可以提出一个问题,就像挪威戏剧家易卜生在娜拉出走问题上传达出的永恒的问题,现代女性的价值在哪里?应该如何去正确地认识,每一个现代社会的公民都有责任去寻找答案。

张柏芝,也未必知道最终的目标与归宿在哪里,有一点却是鲜明的,那便是从未停止自己探索前行的脚步。

这也是现代女性一直在探索的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