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型网红的姿势 网路时代的“知识”与“意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知名YouTuber“囧星人”于12月20日登上微博“今日头条”,以文字介绍自己来自“中国台湾”,使近年来表态“归队”的知名人士再添一员。微博贴文露出后,台湾网民纷纷涌入囧星人脸书(Facebook)表达愤怒与失望,而囧星人也迅速回应,表示该帐号并非本人持有,是为北京经纪公司单方面行动,强调自己事前并不知情。

囧星人在脸书上表示在微博上发文的并非本人,是否为"被表态"引发网民热议(图源:囧星人脸书)

囧星人本名余玥,自2013年起开设YouTube频道,内容从早期的游戏实况、时事评议到后来的影评书评,是台湾第一波透过YouTube成名的意见领袖,5年来累积观看次数超过2,900万。然而,随着近年来台湾以经营YouTube频道为业的人越来越多,囧星人在朝向“知识型网红”发展之际,所引发的争议也与日具增,被不少网民讥讽为“滋事型网红”。

在每个人都是一个品牌的网红产业中,想突破重围势必要有明确的品牌定位,而知识型便是当中蓬勃发展的一类。这类影片着重于内容,不以娱乐观众为主要目的;而为了让观众容易“入口”,所选择的题材往往短小轻薄,其中具有社交功能的“冷知识”更是蔚为风潮。

与传统知识分子不同,这些知识型网红大多并非专家学者,而是对特定领域有兴趣的爱好者。他们靠着自学和热情,为千千万万的观众提供了一个“你也可以”的范本。在纤尘不染的背景前,网红们发挥个人魅力,将知识从书籍与论文中提取出来,变成了爽口的营养干粮。而在越发嘈杂的网路世界,“科学”和“理性”等名词更仿佛清新的泉源,成为一种政治正确的主题。借此,“知识型网红”得已迅速累积社会资本,并透过与厂商合作,将其进一步转化为经济资本。

在这样的过程中,知识无可避免地走向了碎片与扁平化,同时也模糊了大众对于知识和意见的吸纳。1940年代,美国社会学家拉扎斯菲尔德(Paul Lazarsfeld)提出“两级传播”理论,解释民众对政治和商业的想法,往往来自于社群中具有声望的人士,而非政治人物或公司行号本身,因此将这类信息仲介人称之为“意见领袖”。换言之,民众与意见领袖的关系是基于信任,但当以知识传播取得的信任,默默地转化成商业与社会意见时,造成的或许是另一种不容易察觉的谬误与垄断。

如今,网路让资讯取得的成本大幅下降,却又因为资讯量过于庞大,让信息的淘选变成了一门专业与生意。在倚赖“知识型网红”为民众挑选知识的同时,有时也不知不觉地赋予了他们科普以外的权力,期待他们能以传播知识的“理性”与“客观”,提供有相同质量的意见。这样的期待有时会实现,有时不会,但作为观众必须意识到其中的差异,否则从“知识”到“滋事”的网红恐怕只会越来越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