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郭文贵没钱了?

撰写:
撰写:

郭文贵(右)与班农(左)成立基金调查中共“司法滥权”(图源:AFP)

“12月26日上午,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上诉单位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原审被告人郭汉桥、赵大建强迫交易、原审被告人赵大建、单蔚良、杨英、吕涛挪用资金案二审公开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郭文贵旗下政泉控股以强迫交易罪判处罚金人民币600亿元人民币(1人民币约合0.16美元)。”

“12月27日下午,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受贿、强迫交易、内幕交易案……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其中,赵大建为原民族证券董事长,单蔚良为原民族证券副总裁,杨英为原民族证券财务总监,都参与了彼时郭文贵攫取民族证券股权的暗战当中。而马建,则在这场残酷的倾轧中,扮演了郭文贵的后台和打手。

不到两天时间内,曾经的盟友和伙伴陆续迎来自身的结局,远在大洋彼岸每天直播“报平安”的郭文贵,向东方遥遥望去,那片过去任他左右逢源、政商勾兑的大陆,已经没有多少人和人民币与他有关系了。

这是个有点绝望的现实,政泉控股以强迫交易罪被罚600亿天价罚金更使人怀疑,已经失去观众的郭文贵,是不是也没钱了?

相较于普通人,这对郭文贵或许更致命些——不论是装扮在美国优游豪奢的生活,还是雇佣团队做直播做视频造证据造黑料,抑或是向班农豪掷一亿美金调查中共“司法滥权”……只要郭文贵不甘于销声匿迹,仍试图借舆论声量同中共要价,则他面前的无底洞就一直存在,需要投入大量金钱。

但凛冬已至。

早前在11月20日,港媒报道香港高等法院于10月批准律政司引用《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冻结郭文贵在香港的现金、存款、股票和物业,合共87亿港币(1港币约合0.13美元)的资产。郭透过离岸公司控制近15%海通证券股份,及市值22亿港币的南湾大宅,也首次暴露在世人面前。

再之前的8月,港媒还披露了郭文贵及其子女郭强、郭美被香港警方调查的细节。一份法庭文件显示。香港警方之前怀疑他们涉嫌洗钱达329亿港币,并冻结了郭美的企业户口。

据报道,郭美持有的安东发展有限公司,在当月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希望解冻账户。

法庭文件同时还显示,郭文贵共有五个公司级银行账户从2017年7月12日起被冻结。被冻结资金中,还有一笔金额达6.3亿人民币的款项来自阿布扎比主权基金。

这个基金被视为郭文贵的“底牌”。中国媒体财新网曾爆料,早在2013年,郭文贵即着手在海外布局,出逃美国后,开始加速以海外融资做局,寻求资产脱壳。透过马建的支持和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的引介,郭文贵以投资中国金融资产为饵,与阿布扎比王室成员成立阿中基金。到2016年下半年,郭推出金蝉脱壳计划,打算将其国内资产置换给阿中基金,换取巨额资金。不过这一计划并未成功,自此郭文贵陷入中国资产遭冻结、国外被追债的尴尬状态。

更早之前在2017年中,全球船业期刊旗下网站出现关于出手游艇“Lady May”的广告,售价3,100万欧元。该游艇是郭文贵送给其女儿郭美的礼物,自称以4,100万欧元入手,未几便折价出售,亦可见资金危机早就开始。

作为可能是中共建政以来最“知名”的一个逃犯,郭文贵似乎在“勇敢”地对抗中共,但实际上不过是激烈的逃避而已。他信奉金钱万能,一度成功围猎权力,却也最终一无所获,反被金钱所困。当信用破产,“为国家服务”的谎言被戳穿,资本王国也轰然倒塌后,他对“郭文贵”这个舆论场中另类IP的挖掘也已触底,恐怕将再无所得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