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娘炮”扰乱中国 2018年的性别困惑

撰寫:
撰寫:

“少年娘则国娘”,“女性堕落导致国家堕落”,2018年的中国舆论场上,人们曾听到许多有关性别的争议。包括轰动一时的MeToo运动中,反性侵和反性骚扰的本质,也指向两性之间的不平等关系。这些现象标志着中国社会性别意识正发生转变,进入“性敏感”时期。而如何看待这些问题,需要我们建立更加宏观的视野。

本文转自《多维CN》040期(2018年12月刊)思潮栏目《“娘炮”来了!阳刚的现代迷思》。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第40期《多维CN》、第37期《多维TW》新刊上市

2018年9月,前段时间,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一文件面向青少年的教育节目,名叫《开学第一课》,其中几位“气质阴柔,缺乏阳刚之气”的男明星引起部分家长的不满。他们抱怨说:“这些‘娘炮’艺人出现在电视中,带坏孩子怎么办?”随后,舆论围绕“娘炮”的是与非展开激烈讨论,甚至有人喊出“少年娘,则国娘”的口号,将批判上升到国家命运的层面。

中国古代就有“红颜祸水”一说,指美貌女子媚惑君王,以致危害国家。而今的“娘炮误国”,大概是一个与之对应的说法,只是指责的对象变成了男性。那么,如何判定谁是“娘炮”?他们为什么引发争议?以及,“娘炮”真的会误国吗?

可疑的“男性气质”

“娘炮”一词最早出现在台湾偶像剧《我要变成硬柿子》的台词里,女主角骂男主角“娘炮”,意指他生性软弱,像女人一样怕事。2011年,中国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一个魔术节目在网上引发热议,有人指魔术师的行为太女性化,说“怎么来了个娘炮”,令该词成为网络流行语。

从“娘炮”在中文里的用法我们可以发现,虽然这个词的本义是指“像女人的男人”,但究竟关乎外貌、举止、心理、精神气质或其他,并没有一个公认的标准。而且,作为一个自带贬抑和侮辱性的词汇,“娘炮”在被人们使用时,道德指责的意味更胜于理性辩析。

而说起中国内地“娘炮”之风的流行,许多人都会提到韩国流行文化的影响。在韩国的影视剧和综艺节目中,有不少气质阴柔、妆容精致的男明星,他们在中国受到部分年轻女性的热捧。最初,“反娘炮”的声音就是针对这种审美旨趣的,关注的重点是流行文化的“腐蚀”作用。

但是,这种原本属于小众的消费趣味,很快在资本的推动下,也延伸到了中国内地市场中来。近些年,中国娱乐市场中涌现了一批不以“阳刚”为美的男明星,或以年轻柔弱激起粉丝保护欲望的养成系明星“小鲜肉”。他们的影响日益扩大,并带来一股新的审美潮流和消费导向,同时也遭到娱乐圈内外越来越多的批评和指责。

典型的如中国官媒新华社的评论,认为当下中国流行的“娘炮风”是一种刻意强化并扭曲呈现的人格设定,“是颜值消费和眼球经济跑偏的结果,散发着猎奇、拜金、颓废的气息”。与之持相同观点的社会大众为数甚多,他们指责培养“娘炮”艺人的资本方,为了博取眼球和盈利,“不惜挑战公序良俗”。

这“公序良俗”说的正是社会性别观念中认同的“男性气质”。在批评者看来,消费“娘炮”的行为是一种劣质、腐朽的亚文化,不应该挑战主流的社会价值观。他们严守男女二元性别的界限,反对所谓“不男不女的娘炮”,其实有着维护男性社会尊严和性别权力等级的深层动机。

不过,“娘炮”在中国也得到一些人的支持,这主要受西方女权主义和性别平权运动的影响。他们基于性别平等的观念,反对使用“娘炮”这种歧视和侮辱性的词汇,认为个体拥有不同于大众的性别表达自由,它属于自我认同的范畴,他人无权置喙。

对于一个男权主义传统深厚的社会而言,主张个体性别表达自由的确找准了问题的根源。但是,只讲自由而完全不顾及资本市场和消费文化的客观影响,恐怕也很难与社会中的多数人对话。而且,这种单一化的性别权利论,也可能忽视了资本运作的复杂性,甚至在不经意间落入这一圈套,使性别平等的主张沦为表面光鲜的消费符号。

历史变革中的“娘炮”

有人认为,男性的阳刚之气与一个国家的强盛之间有着某种内在的关联性,而“娘炮”风行对两者构成了威胁。有人认为,男性的阳刚之气与一个国家的强盛之间有着某种内在的关联性,而“娘炮”风行对两者构成了威胁。

除了批评“娘炮”背后的资本力量和消费趣味,一些人也将它与国家命运联系起来。他们认为,男性的阳刚之气与一个国家的强盛之间有着某种内在的关联性,而“娘炮”现象正对两者构成威胁。

有时这种批评是以保护青少年的名义发出的,比如“少年娘,则国娘”的口号。有时则直接站在国家利益和传统文化的立场,声明“男性气质”对于维护社会伦理秩序的重要性。不管以何种方式,它所捍卫的,始终是性别观念背后的男性霸权地位。

继众多媒体刊文炮轰“娘炮”之后,有消息称,男团“NINE PERCENT”遭到中国央视封杀(图源:@NINE PERCENT官博)

“娘炮”现象对传统的二元性别秩序造成“混乱”,使这些批评者感到不安和愤怒。与之伴随的,是对社会风气“堕落”的哀叹,对民族与国家即将“陷入危机”的想象,以及对旧日阳刚男性气质的怀念。在他们的观念中,男性气质天然就是阳刚、血性、果断和暴力的,不可以改变。而性别平等主义者则坚决否定这一点。事实究竟如何?

也许我们可以把目光投向更远处,从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跨度来看,这些问题的脉络会变得更清晰。在整个人类历史中,性别观念经过了怎样的演化?它被什么因素所影响?今天的“娘炮”现象又处于怎样的历史和社会结构中?

对于这些问题,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思路十分清晰。人类社会的生产方式决定了生产关系,进而影响特定的意识形态,其中包括性别观念。生产方式的变革,会带来性别地位的迁移,从而塑造特定历史语境下的性别文化。

具体而言,从原始社会到后现代社会,人类生产方式经过了漫长的演变,与之伴随的性别地位也发生了权势转移。在工业社会以前,生产活动十分繁重,男性在社会中多数起了主导作用,也奠定了其性别优势地位。随着现代以及后现代社会的到来,生产力大幅提升,职业对于性别的选择性在削弱。因此,男女性别的地位渐趋平等,多元性别也逐渐得到社会认同。

具体到中国大陆,近四十年来也经历了社会巨变。经济高速发展,社会阶层流动促进了个体解放;同时,传统家庭正面临从结构到伦理的全面冲击。当越来越多的女性走出家庭进入社会,男权主义的影响力也在削弱,所建构和维持的二元性别体系也将被改写。

当然,总体的趋势并不能取代特殊性,也很少能平顺过渡。当我们讨论“娘炮”的性别权利时,不能完全忽视它所处的社会历史传统和现实权力结构。这些因素经过长时间的累积而成,它们不会迅速和彻底地消逝,并将长久存在于社会之中,影响和塑造着性别地位和观念的转变。

从这个意义上讲,如今的“娘炮”和“反娘炮”争议,正是中国社会不同性别观念之间相互碰撞的表现。这个过程不可避免,争议仍将持续。而各种观点的交锋与融合,最终将塑造新的性别认同,至于它何时出现,或是什么样子,也许只有时间知道。

推荐阅读:

【多维 CN40期】游侠归隐:金庸的江湖与政治

【多维 CN40期】“基建狂魔”再发威 港珠澳大桥的科技元素

【多维 CN40期】社论:给世界另一种可能

请留意第40期《多维CN》、第37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月刊,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