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解放军2019年备战升级:幕后的东北亚军事竞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独立于解放军三大舰队的辽宁舰航母编队已经具备一定的战斗能力,平衡正在被打破(图源:VCG)

时间进入2019年。在启动解放军例行冬季人事大换血,明确大胆起用解放军新秀“容错免责”的同时,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下达全军“备战打仗”的冬季作训动员令,围绕东海防空识别区等区域的军事、准军事动作不断。

解放军的新动向,导引人们对近年来包括中国在内的东北亚区域军事力量对比的关注。尤其是在中美冲突、南海争端、台海局势、半岛问题随时都可能激化的背景下,各方海上战备状态究系如何局面呢?

就在不久前的2018年12月,一份来自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分析报告显示,中国方面正在瞄准“深蓝海军”的战略目标,依靠其强大的船舶制造能力,在过去的数年间不断推出新的舰艇下水服役。速度之快,令人印象深刻。尽管这份题为《中国海军现代化之路》(How is China modernizing its navy?)的报告并未表明立场,但很显然,中国的“扩军”行为已经引起了地缘军事实力对比的变化。并且,在中美全球博弈的背景下,中国军力的增长必然引起美国及其盟友的连锁反应。

也许重新审视乃至评估未来发展事态的时刻,的确到了。

中国战舰扩张

2012年9月25日,时任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与多名党政军高层出现在大连造船厂,检阅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号(简称辽宁舰)。当天,辽宁舰被正式移交解放军海军部队,独立编制。从彼时起,中国正式跨入航母时代。

无论数据是否准确,必须承认,CSIS 中国力量项目的确注意到了一个事实,即在过去数年间,中国多艘主力战舰密集下水。根据这份报告的统计,2012年至2018年共计16艘导弹驱逐舰、18艘巡防舰(大型护卫舰)下水。而在此前的2005年至2011年,同样七年时间内,中国仅5艘驱逐舰、12艘巡防舰下水,而1998年至2004年七年间则分别为6艘和9艘。

截至2018年,中国共有各类大型水面舰艇120艘,超过美国的116艘,位列第一,其中以巡防舰优势最为明显。当然,以排水量计算,美国以11艘航空母舰仍占有绝对优势。而在各类水下潜艇方面,中国则以总计62艘位列第二,其中优势类别为柴油动力攻击型潜艇(SSK)。

“单是2014年至2018年新服役的军舰数量便超过德国、印度、西班牙和英国。”这份报告警告说,中国海军目前拥有300多艘各类战舰,已超过美国现役战斗部队287艘的数量,如果按照近年下水速度,15年后将超过430艘水面舰只和100艘潜艇。而从吨位上,2014年至2018年服役军舰总吨位达到令人印象深刻的67.8万吨,这一数字超过德国和印度海军总吨位之和。目前,中国海军现役舰艇预计总吨位与美国相差300万吨,较之总吨位的一半略少。

在中国,人们称之为“下饺子”速度。

事实上,变化并不仅是停留在数量上,在新的战舰鱼贯而出的同时,还透露了中国在突破原有战略上所做出的努力。其一,梯级更新换代,而且“提速”越来越快。以主力战舰驱逐舰和护卫舰为例,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服役战舰已基本退役,仅剩下个别型号,平均服役年龄在二三十年之间。九十年代服役的战舰本身并不多,与本世纪最初十年还在服役的主力战舰一样均占有一定比例。数量最为可观的应该是第二个十年服役的新型战舰,如052D驱逐舰及056型、056A型护卫舰。而根据计划,最新主力战舰尚未完全交付,个别仍在建造舾装阶段,而新的接续型号首舰则下水在即,更新大大超前。

其二,它显示中国基本已放弃了大规模的潜艇战略。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曾因国力的限制而被迫将注意力转向维护成本更低的潜艇上。这在当时有限的资源下确实发挥了以小博大的作用,给予对方有效的威慑力。但是,随着国力的提升,九十年代末大型水面舰艇即航母战略成为新选项。这被认为中国从八十年代中期由“近岸防御”到“近海防御”转型,再到2015年“近海防御、远海护卫”战略的发展必然。

人们可以注意到,中国在推进的航母战略除辽宁舰外,还包括2018年5月13日同样在大连造船厂首次海试的首艘国产航母001A,以及可能正在江南造船厂分段建造的搭载电磁弹射器的第二艘国产航母002,凸显了中国的远洋发展意图。而同时,排水量达到13,400吨的大型驱逐舰055型,已服役5艘的071型船坞登陆舰和正在分段制造的075型两栖攻击舰排水量分别超过25,000吨、40,000吨规模,显然也更适合远海作战而非近海防御。数据显示,自2010年后,中国已经基本没有新型潜艇下水。当然,这并不是说中国完全放弃了潜艇战,而是在水面舰艇大型化奠定了未来深蓝海军方向的背景下,它已不是最大焦点。

背后的造舰能力

无可否认,这一“下饺子”般的速度背后是中国船舶制造能力的无与伦比。

CSIS中国力量项目还特别关注了当美国“陶醉”在军工复合体的模式时,中国却在选择另外一条路,即将军用民用技术打通,官方称其为军民融合,这大大强化了它的商业和军工用途范围,当然也包括收益。这篇报告特别提到了位于上海长兴岛的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从2011年至今扩大约64%的规模。事实上,位于长江入海口的这一冲积海岛便囊括了民用船只制造和军用舰只制造的功能。

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前身是清末洋务运动时期洋务派所创办的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如今,它仍是中国军用舰船的一个重要建造基地,据称上述002型航母即在此组装。

包括江南造船在内,中国船舶制造业主要分属两大军工巨无霸所有,它们基本划长江而治。北方以大连造船厂、渤海造船厂和武昌造船厂为主体,主要垄断北方船舶制造业,是为“北船”,即中国船舶重工。尤其是大连造船厂,号称中国最大造船厂,负责包括052D型、055型驱逐舰等当下水面大型舰艇的建造,同时也是辽宁舰以及002型航母的修造基地。而位于辽宁省葫芦岛的渤海造船厂则是中国第一艘国产核潜艇的“出生地”。武昌造船厂则拥有武汉武昌、青岛海西湾、武汉双柳三个基地,侧重护卫舰及某些潜艇的建造。

与之相对,南方则是中国船舶工业的“天下”。除上文所提的江南造船外,在上海长兴岛、崇明岛等都拥有造船基地的沪东中华造船(集团)有限公司是多型护卫舰以及071型船坞登陆舰的建造者。由多厂合并而来,位于广东广州的中船黄埔文冲船舶有限公司则同样以排水量较小的护卫舰为主攻方向。

这些军工巨头同时兼营商业船只的建造,大大提升了造船能力。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数据,2017年中国造船能力达到2,368万吨,排名世界第一,占比为36.04%。接下来,排名第二的韩国为2,262万吨,占比34.42%,表明在造船业遭遇重创后依然保持其大国地位。而作为曾经发起太平洋战争的海洋强国日本则为1,311万吨,占比19.96%。其他依次是菲律宾、罗马尼亚、中国台湾、德国、意大利、巴西、越南,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则仅为23万吨,占比0.34%。

当然,这组数据并不必然转化为军事舰艇制造能力。就美国来说,这也并非意味着制造能力的下滑。尽管美国现役战舰老化,且军工生产能力确实有缺口,但这更多是国防经费开支结构问题,其军工联合体依然有强大战时战舰制造转化能力。千万不要低估,它曾经在一战、二战以及随后多次局部战争中,提供了杀伤力最强悍的、数量也最为庞大的战争利器,通用动力等军工复合体牢牢把控着全球军工企业前列位置。

日本军事强国意图近年已表现得相当明确(图源:Reuters)

东北亚平衡正在被打破?

那么,东北亚的局势的确因此而迎来了一场剧变或者“震荡整理”的周期吗?

自2012年前后,随着军事实力的强大,除在争议区域宣示主权外,中国开始有意识地前出远海,在西太平洋展示海空力量。2015年底,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宣布了近几十年最大规模的军改,并因应局势建立了五个联合作战司令部。频繁的新舰入列,使得中国海军传统的三大舰队力量得以扩充。

具体来看,除直属海军的辽宁舰编队外,北海舰队现役主力舰包括驱逐舰约9艘,另有两艘最新052D型(排水量7,500吨)尚未服役;护卫舰21艘,另有两艘054A(排水量4,400)处于舾装状态。东海舰队方面,驱逐舰11艘,另有一艘052D尚未服役,护卫舰33艘。南海舰队方面,驱逐舰11艘,护卫舰37艘。此外,驻港部队另有056型护卫舰(排水量1,440吨)两艘。

几乎与中国军事力量快速增长的同时,中国曾经的宿敌日本也在寻求突破和平宪法,并且以警惕中国为理由扩充自卫队力量,藉助“正常化国家”口号和2015年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获得全球进攻性角色的合法化。而在2018年12月18日,日本内阁会议批准的《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2019年至2023年),不仅五年间的防卫力整备预算总额创历史新高,为27.47万亿日元,还明确宣布将“出云”号护卫舰“航母化”,以搭载可短距离垂直起降的战斗机F-35B,使其具备了攻击力。

日本海上自卫队力量目前的主要作战机单元被编为4个八八舰队,即每个作战单元拥有8艘主力护卫舰8架直升机,其中包括一艘日向级或者出云级(排水量据估算为19,000吨)直升机护卫舰(准航母)。

作为日本的传统盟友和实力遍布全球的超级大国,美国近年一直在警觉亚太地区的军事实力消长。它不仅将原太平洋司令部改名为印太司令部以增强与印度的军事联系,而且还在不断地宣示美国的区域存在。当然,美国是有资本的,它在亚太地区拥有日本、韩国甚至更南边的澳大利亚作为盟友,其第三舰队、第七舰队均以强大的航母战斗群(包括至少一艘航母和登陆舰、巡洋舰、驱逐舰若干)而给予对手威慑。

至于韩国,在某种程度上拥有对朝鲜的军事自信。它在海军力量上主要有第一舰队(日本海/韩国c称东海方向)、第二舰队(黄海方向)和第三舰队(对马海峡方向)三大舰队,以及第五混成战团、第六航空战团、第七机动战团、第九潜艇战团等,其中第七机动战团拥有3艘神盾级驱逐舰等,战斗力强大。

朝鲜在东海和黄海拥有两个无法互相支持的独立舰队,分别驻扎元山和南浦。尽管外界对于朝鲜人民军海军实力难以准确评估,但可以想见,这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作为传统的军事大国,俄罗斯在远东地区常年保有一个强大的太平洋舰队。它也时常与中国进行战略切磋。不过,2018年10月,俄罗斯唯一一艘航母、隶属北海舰队的“库兹涅佐夫”号在维修时因为PD-50号浮动船坞发生断电事故导致吊塔砸中甲板,维修陷入困境,不免让人再次看到了这个老牌军事帝国的没落。它就像“库兹涅佐夫”号在叙利亚战争时的表现,威风凛凛的表象下黑烟滚滚,尽显“老态龙钟”。

如今,东北亚的确处于一个极其敏感的地缘格局中。中国成长必然引起的周边反应,台海危机的复杂性,朝鲜问题的不确定性,以及美国、俄罗斯等在调整自己战略重心时的困惑与犹疑,为中国增添了极高的风险。

坦白说,现代战争已经很难让人继续以一种孤立的“错觉”去推演。战争的形态可能突破地缘本身的囿限,变得立体和“超限”,对峙的各方不仅仅局限于海空距离,甚至拓展到网络和太空。我们已经觅到某些迹象,竞赛已经在“多次元”展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