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歌揭林彪旧部长子私生活 真相几何

撰写:
撰写:

中国大陆“第五代导演”的代表人物陈凯歌一直与大众舆论保持距离——除非不得已要为自己的电影做宣传,否则你很难在媒体上寻得他的踪影。不过,低调的他却因一份法院公示而被卷入舆论风波。据这份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的公示显示,他在一桩官司里败诉,罪名是“诽谤”。

事缘陈凯歌在自己撰写的《我的青春回忆录》里,“还原”了当年的一些所见所闻。他在书中回忆了自己与一位叫“K”的女同学的一些经历,对“K的丈夫”颇有微词。据判决书公示,陈凯歌在书中承认自己并没有见过K的丈夫,书中却有对他性格、品行及特定时期的生活状况的描写,并认为他“野蛮”,更评论“自身是否为人,如何做人,全不重要,本是这类人的可怜处”。

正是上述内容让陈凯歌成为了“被告”。原告邱路光认为,《我的青春回忆录》虽然从来没有指名道姓写明K的身份,但从其出生时间、结婚过程、名字起源,以及与K的丈夫的毕业院校等具体描述,可以判断K的丈夫就是自己。

邱路光向法院提出诉讼,认为陈凯歌对自己的评论涉是“诽谤”。法院判决陈凯歌需在《法制日报》、《北京晚报》、《作家文摘》向原告邱路光书面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同时,“如被告陈凯歌到期不履行,由本院将本判决书主文通过上述媒体发布,相应费用由被告陈凯歌负担”。

邱路光是中共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邱会作的长子。邱会作在文革期间与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林彪来往密切,而后被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在前国务院副总理万里之子万仲翔的回忆录里,曾提到过邱式父子的一些旧事。

不过,按照《我的青春回忆录》里的撰写内容,陈凯歌对邱路光又另一番描述。据判决书所示,“对原告邱路光以谋刺和其他罪名被开除党籍、军籍、公职,判刑十一年,流徒青海的记述,经对原告邱路光提交的《军队干部复员审批报告表》和原告邱路光个人人事档案进行核实,没有原告邱路光受到上述处罚的相关记载”。

判决书还提到:“另外,被告陈凯歌在书中描写的原告邱路光与‘女护士’的接触过程等,被告陈凯歌如不能证明上述事实真实发生,或者上述信息已经公开的,或者上述信息虽未公开但其来源真实且经原告邱路光同意可以公开的前提下,这些内容属于原告邱路光的个人隐私,依据法律规定泄露并宣扬他人隐私,给他人声誉造成不良影响的,是侵害名誉权的行为。“

法院判决陈凯歌在其自传里的上述描写属于造谣、杜撰,侵害了邱路光的名誉权。

“诽谤”和“拒不道歉”和陈凯歌的文艺儒雅的导演形象颇有出入,他曾一度被认为是用严肃人文思考在中国影坛开宗立派的第一人,但如今却因不够严肃的回忆录而被告上了法庭。不仅如此,陈凯歌被卷入的另一桩官司也悬而无解——他参与编剧的《妖猫传》被指抄袭,该案自从2018年4月开审后便了无音讯。 很多有关陈凯歌的报道都显示,他乐于在人前展示一个充满力量的的自我。不过,一旦遭受非议,他会隐忍起来,拒绝发表任何评论。自2005年《无极》开始,唱衰陈凯歌的声音便不曾断绝。许多人打出霸王远去的标题,以此表达对陈凯歌作品的某种失望。

而这次,公众对陈凯歌这桩官司抱有怎样的态度还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人们必定会那本回忆录产生浓厚的兴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