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八年 中共审查制度下的动荡不安

撰写:
撰写:

中国官方对微信的审查一步步加强(图源:Reuters)

微信已经成为在中国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作为中国对WhatsApp、Facebook的竞争,微信将Uber和Apple Pay等国际品牌提供的所有功能整合到一个手机应用程序中。中国人用它来做日常生活中随时发生的事:与朋友分享近况、发送消息、群聊到组织聚会,乃至进行数字支付。

2019年1月9日,一年一度的微信公开课在中国广州开讲,“微信之父”张小龙准时出现在微信之夜的讲台上,讲述了微信从诞生到现在发展为日活十亿的心路历程。

2018年是微信推出八年的时间节点,八月,微信日登陆量超过了10亿,张小龙说“这是(中国)国内互联网历史上第一次有APP超过10亿量级。”

一般市民有个人微信,大陆几乎所有政府部门、公私营机构、地方团体和个人作者,都会开设微信公众号发表公开文章,进入具公共性的自媒体环境。个人用户与公众号互动日趋紧密,形成了一个微信生态圈。正是这庞大的用户群体和广泛的集合功能,微信成为了官方最严格审查的阵地之一。

根据微信官方数据,微信现时每月活跃帐户达到10.82亿,公众号的注册总量超过2,000万个,由微信带动的消费总额达2,097亿人民币。然而,庞大的用户群和影响力并未为公众号带来更大的自由和话语权,反而挑起中共言论监查机关更严格的整肃。

2月10日,微信官方公告,个人可注册公众号的数量由5个缩减为2个,企业可注册数量由50个降至5个。

2月至3月,新注册公众号取消留言功能,腾讯称收紧权限是“响应主管部门要求”。

10月20日,中国国家网信办指自媒体存在“谣言、营销、洗稿等乱象”,陆续将超过9,800个自媒体账号关闭。

11月,中国官媒猛烈批评自媒体乱象,提倡严处违法违规账号。

11月12日,微信公布,自年初以来,共封禁及处理38,761个色情暴力类账号,删文60,919篇;封禁及处理115,540个低俗类账号,删文174,825篇;封禁及处理24,822个夸大误导、标题党类的账号,删文76,265篇。

11月16日,微信再次限制个人用户只可注册1个公众号,企业用户只可注册2个公众号。

12月25日,网信办再出招,针对网络“八大乱象”,共关闭各平台11万个自媒体账号,包括大量微信公号。

据香港《端传媒》报道,关乎中国大国形象的“中美贸易战”“美国制裁中兴”“孟晚舟在加国被捕”,控制舆论攻防战的“新闻神秘的叶简明”“鸿茅药酒风波”“长春长生疫苗事件”“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北大教授沈阳性侵事件”“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以及道德伦理设限的“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这10条新闻是2018年被微信删掉的新闻。

同时我们可以发现,以往中国网络审查通常都是集中在中国国内政策和民生议题,2018年中国审查的触手却接连伸向中美贸易战、多宗商业丑闻、女权运动和DNA编辑婴儿伦理风暴等事件,这与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持续增强不无关系。

中国网络审查最敏感最无法触碰的,已经不仅仅在“政治敏感”上——中国网络审查的目光开始转向与“大国形象”相关的内容。微信作为中国最广泛使用的社交媒体,反映民众对社会事件的反应,但它的审查情况与微博有些不同。

微博互动性高,意见交流范围更大、更频繁,而微信公众号在传播上则较单向,传播和互动方式近似博客,微信用户集中在留言板上讨论重大事件,但言论空间更容易被压缩。

正如张小龙所讲的那样,微信越来越多的回归到社交属性的本能,尽可能减少其意见领袖的集群效应。无论是否他的本意,官方不断监管和整顿自媒体,腾讯内部的管控也不断收紧,新账户注册量下滑,获取新流量难度提升,删除账户日益频繁……都是眼下微信正在发生的事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