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北京城市规划方案震惊梁思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北京市政府迁往北京市下辖通州区办公,引发外界对北京城市规划的热议。

1月10日晚,位于东城区正义路2号的北京市政府正式摘牌并移交档案馆,1月11日,北京市政府机关与北京市委、北京市人大常委会、政协北京市委员会一同搬迁至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新址。此次搬迁有疏解之用,无意中使人联想起中共建政初期的对北京城市规划的梁陈方案,但最终在苏联专家的反对下被束之高阁。

香港军事评论员马鼎盛曾刊文称,1949年中共建政之初,北京市长彭真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对梁思成说:“毛主席希望将来从这里望过去,要看到处处都是烟囱。”梁思成大吃一惊,他认为北京是古代文化建筑集中的城市,不应该发展工业。最好像美国华盛顿那样,成为政治文化中心。

1950年2月,参与北京首都规划工作的建筑学家梁思成和南京中央大学建筑系教授陈占祥提出的一个关于北京的全面、系统的发展规划方案,史称梁陈方案。

梁陈方案吸收了当时世界城市规划的一些先进经验(如指导大伦敦规划的“有机疏散理论”),提出了“古今兼顾,新旧两利”的原则,其核心内容包括:保护北京旧城中心的文物环境(但并非原封不动的保护古城),在北京西郊月坛与公主坟之间的地区建设中央行政中心区,并在其南部规划了一个商业区,形成了北京多中心平衡发展的模式。

与在旧城内建筑办公楼相比,这一方案有利于降低人口密度、避免大规模拆迁和减轻交通负担,增进城市各个部分的居住和就业统一,同时为新旧城区将来的发展保留了余地。

由于当时的意识形态、经济性等诸多原因,该方案受到苏联专家的强烈反对,在当时没有被采纳。而是采用了由苏联专家所提出的以旧城为中心,以改造旧城为出发点的规划方案。但在随后的发展中,梁陈方案所极力避免的各种问题相继出现,从反面证明了该方案的科学性和预见性。这一方案也因此在城市的保护和发展争议中常被引用和提及。

早在1949年时任中共中央局五大书记的刘少奇访问苏联,请苏联最高领导人斯大林派专家帮搞北京市政建设。苏联派遣一个17人的大团,其中有建筑、水利、下水道、道路方面的专家。

他们主要在选择北京政权行政中心设计地点上和梁陈发生严重分歧,赞同建筑师朱兆雪、赵冬日的意见:以天安门为中心,向四周逐步扩建。他们说,你们的中共中央和政务院已经在中南海了,天安门这一带已经设了重要部门,高等法院、公安部、重工业部都在东交民巷,外交部在东单北边,天安门已经是你们新的行政中心了。

苏联人还担心“北京没有设计力量,施工力量很小,只会盖平房和修房,盖不了楼房”;甚至抬出斯大林:“莫斯科市的建设规划和莫斯科行政中心是红场,是斯大林亲自规划、亲自定的。当年在苏联也有争论,当时有人主张保存旧莫斯科,在城外另建新的中心,受到斯大林的严厉批评。”

当时的北京市召集市政负责人和专家开会讨论苏联人建议,除梁陈等少数人之外,竟得到一致通过。

于是,1950年2月,毛泽东批准了“苏联老大哥”提议改建、扩建北京旧城的方针,自此,古城北京浩劫开始,梁思成护京梦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