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根寒毛都是女性” 德国迎首位跨性议员

撰写:
撰写:

2018年10月,德国巴伐利亚邦(Bavaria)地方议会绿党议员甘瑟荷(Tessa Ganserer)在改选中成功连任,并于2019年1月5日在社群网路上宣布,自己从马库斯(Markus)改名为泰莎,成为德国第一位跨性别议员,也是第一位在任期间改变性别的议员。

在1月初的贴文中,甘瑟荷表示“我的每一根寒毛都是女性,现在我是地方议员女士。”并在面对媒体的访谈中提到,自己不久前还对马库斯和泰莎两种身份都有认同,但如今他已下定决心,希望能以女性政治人物的身份示人。

甘瑟荷现年41岁,育有11岁和6岁的两个儿子。她回忆,自己早在大约十年前就意识到自己对女性的认同,并在这十年间渐渐从男性、父亲、丈夫,转变成女性、妻子和母亲的角色。在说到与孩子的沟通时,她认为:“孩子是不带偏见的,如果你以友善的态度向他们展示这个世界,他们就会接受”。

甘瑟荷任职的巴伐利亚邦是德国面积最大、人口第二多的选区,由右派政党基督教社会联盟占多数席次,甘瑟荷所属的绿党次之,分别在205席中占85及38席。在政治光谱上,绿党中间偏左,主要提倡和平、反核能,在联邦议院、州议会与欧洲议会都有席位。

尽管巴伐利亚邦风气保守,并为主要的天主教地区,但基社盟的地方议会主席艾格纳(Ilse Aigner)仍对甘瑟荷的“转性”表达了支持,认为那是“勇敢且非常个人的决定”。在与甘瑟荷对谈后,艾格纳更进一步表示:“我们的男同事变成了女同事,这对议院不成问题。一个人的人格永远比他们的性别来得重要”。

但也并非所有人都乐见这项改变。据《南德意志报》报道,自由民主党的一名议员在首次看到戴着金色长假发、上妆的甘瑟荷时,大骂道:“你现在是在演哪一出?变装皇后吗?”

鉴于对跨性别人口的尊重,德国宪法法庭在2018年12月裁定,出生证明上得以选择男女之外的“第三性”;此外,德国联邦议会也已于2017年通过同性婚姻法。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此议题上采保守立场,但并未严格约束党员态度。

在世界上其他地区,跨性别人士在政坛的能见度也逐渐提高。在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里,时年62岁的哈奎斯(Christine Hallquist)代表民主党投入佛蒙特州州长选战,虽然最后不幸以38.7%的得票率输给了共和党候选人史考特(Phil Scott),但她在担任佛蒙特州电力公司执行长期间变性的事迹也因此广为人知。

在台湾,原名唐宗汉的政务委员唐凤于24岁时宣告为跨性别,并在亲友的支持下接受变性手术。在2016年一场与中小学生的对话中,面对小学生问到为何要“变性”,唐凤回答:“我其实没有变性,我一直都是我自己的样子。”也许,对于性别认同的探寻,一直都只是一步步更接近真实自我的过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