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中共政法】红头文件中暗藏的“隐秘”信息

撰寫:
撰寫:

日前,中共下发了一份政法文件《中共政法工作条例》。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文件专门一章介绍“请示报告”。其中明确指出,“政法委需向中共总书记请示报告工作”、“最高法最高检直接向中共中央汇报”,中共此举的用意是什么?其矛头所指到底是什么呢?

在这份九个章节近八千字的规定中,大约有五分之一的篇幅提到“请示报告”。中共政法官员称,“重大事项请示报告制度是党领导政法工作的重要制度。”其中提到,“政法委及政法单位党组(党委)在党中央领导下履行职责、开展工作,党中央负责,受党中央监督,向党中央和总书记请示报告工作。”

这意味着,中共以“党内法”的形式彻底确定了中央政法委必须向中共最高领导人即总书记汇报请示的体制,其矛头所指直指胡锦涛时期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撇开中共中央、架空胡锦涛的弊政。

具体来讲,这一要求也彻底改变了胡锦涛时期政法委权力过大的局面。胡锦涛担任中共总书记时,中共的权力分配在九常委之中,时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无需向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汇报工作,使他的权力不断扩张,甚至成为一个独立的王国。

那么周永康是怎样“架空”胡锦涛,做到不请示不汇报,甚至越权的呢。

曾在中央政法委工作近10年,周永康不断被曝出不向时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请示而直接干预司法的情况,不仅“帮助”其党羽摆脱审查,还直接过问具体案件,甚至为他的儿子周滨的“朋友圈”中人提供庇护。

“请示报告”还指出,“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按照有关规定,严格执行向党中央报告工作制度。”这一规定的背后也暗含着周永康的隐秘“往事”。

前格林柯尔系创始人、科龙电器董事长顾雏军曾在出狱后指称,周永康在未请示未汇报的情况下直接干预他的案件,并多次推翻中国最高检的决定。

而这一切,他显然没有经过任何党内程序的授意,更加不会向中共最高领导层汇报甚至知会。

2014年的中共政法工作会上,习近平表示:“一些党政领导干部出于个人利益,打招呼、批条子、递材料,或者以其他明示、暗示方式插手干预个案,甚至让执法司法机关做违反法定职责的事。”

身为政法系一把手,周永康更是在幕后背着胡锦涛私藏武器。2014年2月,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曾披露周永康的“白手套”、四川富商刘汉的武器库,据悉,这些枪支弹药都来自政法委,可见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并不知情。

《凤凰周刊》曾在解析周永康罪状时披露他与薄熙来密会的细节,谈话主要内容是彻底否定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理论与实践。当时的周永康非但没有将薄熙来的言行向中共中央汇报,反而在回京后对身边的“铁杆们”说:“要干成‘大事’。”

这已经超越了“党管一切”,中央政法委仍然属于中共党组织一部分的角色,而具有了“第二中央”或者“独立王国”的性质。

此外,周永康的一些家庭私事也据称未向中共“组织”汇报。比如他第一任妻子王淑华车祸身亡后,随即迎娶了小自己26岁的央视前记者贾晓晔为妻,而且周滨的妻子黄婉及其岳父母长期在海外经商。

习近平曾在2016年针对一些干部不汇报个人事项的行为作出批评:“有的子女家属长期在国外也不报告,有的家庭发生重大变故不报告,离婚、结婚多少年了,组织都不知道。”显然意有所指。

概而言之,周永康时期的政法委,中国各级公安兼任政法委一把手的趋势加强。同时在维稳的名义下,管辖警察、武警和国家安全机构官员的政法委权力剧增。在地方,各级政法委系统过多地直接干预司法工作,甚至将公检法系统作为打击异己的政治工具。

如今,《中共政法工作条例》在具体明确“向党中央和总书记请示报告”的规定下,重申中共“党领导一切”,可以视为重建中共党委权威,也是在彻底解决政法独大、政令不通。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