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余成绩获北京认可 平移调任之地非“闲职”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1月26日,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卸任,由易会满接棒掌管证监会。而刘士余的仕途也成为外界关注焦点。据官方消息,刘士余卸任证监会后转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任党组副书记一职。

证监会和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同为中国国务院管理的正部级机构,故而单纯从级别上说,刘士余此次职务调动不升不降,算是平移。若按这个逻辑,或许可以解读为北京对其在证监会的工作毁誉参半。

但实则,从当前中共重视改革实干派官员的逻辑来看,刘士余此番调任将在中国农村改革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供销合作总社,担任业务一把手,也恰恰说明了刘士余在中国证券市场进行制度化建设的功绩获得了北京的认可。

刘士余的“闲职”?

据中国媒体报道,刘士余在当天卸任证监会后,从证监会大楼走出,直接驱车前往供销合作总社所在地中国供销大楼,在进楼30余分钟后离开。

截至发稿,在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官方网站“中国供销合作网”的“总社领导”一栏中,尚未出现刘士余的名字。目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书记是王侠,作为实际业务二把手的理事会副主任是骆琳,理事会主任一职空缺。相信在人事任命流程正式完成后,刘士余的名字将出现在“理事会主任”一职下。

从瞬息万变的证券市场转任一度被指是“僵而不死”的中国供销合作社系统,从证券这个资本市场搏击最激烈的战场,到农业和农村这个在外界的印象里远离资本和金融的世界,难怪乎不明就里的人称刘士余不被北京认可,转而出任“闲职”。其实,这是不明白供销合作社系统将在中国农村和农业改革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不可忽视的“供销合作社”

诞生于计划经济时代的,统筹中国全国农产业销售和农村商品市场的供销合作总社,在如今市场经济已深深扎根的中国,显得如此陌生。丧失了计划经济时代的垄断地位,更由于运行效率低下、特权思想僵化、收购售卖态度傲慢,供销合作社系统逐渐淡出了人们视线。

实际上,“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体量本身就不可忽视。作为中国全国农村合作社的联合机构,“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至今仍堪称中国农业产品和农村流通市场的“巨无霸”。据1月15日召开的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第六届理事会第七次全体会议(中国全国供销社系统年度工作会议)上公布的数据,2018年供销总社全系统实现销售总额5.9万亿元(人民币,下同,1元人民币约合0.1483美元),实现利润468亿元,资产总额1.6万亿元。目前有基层供销社3.2万家,基本把中国的乡镇全覆盖。

更为重要的是,在中共当前的农村改革思路下,特别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供销合作总社将在中国农业和农村改革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从农村革命中走向全国建政的中共,不可能把农村和农业作为改革的遗留之地,况且,在习近平所提的全面小康战略和作为三大攻坚战之一的“扶贫攻坚”中,农村无疑是其中的重头戏。

当前中共农业和农村改革的思路已经出现不少调整,以适合中国农业和农村的新情况。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策略思路读本的每十年一度的“改革开放大事记”,在今次的40周年大事记版本中,曾有梳理发现,在涉及农业和农村改革的部分,相较于胡锦涛时代的版本,最重要的变化是“小岗村”这个农村改革标志性事件的消失。

小岗村事件及其背后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质就是改变了中共原来在农村所推行的农村公社和“大锅饭”体制,恢复分散的土地使用权和自负盈亏的农产品市场流通体制。而这个标志性事件“消失”背后,是中共农业和农村改革思路的转圜。

当前中共在涉及农业和农村改革时频频提倡“集体经济”和“合作经济”的改革思路,以期解决中国分散的农村个体经济抵御市场经济能力差、农民收入增长速度慢的难题。而其中,曾经遍布中国农村的供销合作社系统重新进入北京决策层视野。

2014年,在纪念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成立60周年电视电话会议上,习近平重提供销合作社在农村集体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并要求“继续办好供销合作社”。在中共提倡农村和农业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二次集体化”的改革思路下,供销合作总社将恢复其所曾拥有的重要地位。

因而,刘士余转任供销合作总社,与操刀证券市场改革一样,其所担负的改革任务同样棘手。

刘士余或发力中国农村金融改革

更重要的是,如同中国中小企业面临的问题一样,中国农村经济面临的问题也包括融资难和融资贵。没有资金的活水,农业规模经济只能是口号。虽然中国农村存在数量不少的农村信用合作社作为融资机构,近年来也出现不少村镇银行,但与改革的需求相比,仍然不敷所需。立足于城市的中国大型商业银行也被指不愿将精力投放到农村。

因而,在中共的解决方案中,中国庞大的供销合作社系统除继续深耕农村商品流通领域外,还将开辟农村金融服务这个新领域。

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力图对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作出顶层设计,其中提到中国供销合作社系统要稳步开展农村合作金融服务,开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试点等内容。这与刘士余以前在中国银行系统多年的工作经验是相契合的。

若就改革的重要性而言,农业和农村改革在北京决策者的视野中丝毫不逊于证券市场,从某种程度而言,甚至是超而上之。故而,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刘士余看似平调,实则是其操刀证券市场改革的干事能力和稳步推进的改革思路获得了北京的认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