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与批斗 北京正在用“极左思维”撕裂中国文化市场

撰寫:
撰寫:

尽管谷歌(Google)在中国依然“被和谐”,但电视剧《延禧攻略》成为了2018年全世界被“谷歌”最多的电视剧——它被搜索的次数甚至超过了最受欢迎的《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

不过,这桩“喜事”却被中国媒体选择性无视了。不仅如此,中共党媒旗下的《北京日报》还发起了一次对该剧的“批斗”,最新的罪名是“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格格不入”。文章由中国传媒大学一位博士生导师执笔,细数宫斗剧对时下中国社会的诸多负面影响。有人认为这也许是一次“预警”,更有消息称中国各大电视台已全面停播、禁播宫斗剧,比如东方卫视原先下午时段播出的《如懿传》被撤下,浙江卫视安排在早间播出的《延禧攻略》也已换成了其他节目。

这些行为到底是官方指令,亦或电视台的“自罚”还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那篇名为《宫廷文化的负面影响不容小觑》的文章已经起了作用。这种“批斗文风”虽然在公共空间早已过时,但其政治影响力依然不容小觑。

作为一种流行符号,宫斗固然没有太多值得玩味的价值,其艺术性远不及中国那些流传了几百年的经典。只是,《延禧攻略》的意外走红又让人发现,“宫斗”作为一种文化输出,其实有其可取一面。《延禧攻略》的主题与那些灰姑娘的故事,或者是那部讲述英国女王如何上位的《王冠》(The Crown)有雷同之处,但它的独特之处还是让它成为毫无疑问的年度娱乐热点。其中一个让它能在中国周边国家和地区走红的重要原因就是“爽文化”。

所谓的“爽文化”并不新奇,真正值得关注的是背后所折射的社会心理。在《延禧攻略》的剧情里,首当其冲被凸显的是畅快感:主角在被强力压制后瞬间爆发,观众因此获得了快感共鸣。而比较典型的羞辱或轰杀对象往往是各种自以为是的强权,例如官二代、富二代、比主角地位高的上流阶层等等。从道义上,它是一种“惩恶扬善”,可以满足人们最朴素的正义感;从情绪上,它是一种宣泄,通过反抗斗争的举动释放出能量;从实质上,它其实是一种用来摆脱现实中的强忍与不堪,表达对突破的渴望——不难看出,这种情感共鸣在传统的东亚社会颇有市场。

另外,让《延禧攻略》红遍东亚的第二个重要原因,是它踩准了“女性主义”的爆点。该剧主人公魏璎珞与大多数东亚社会女性角色有所不同。在东亚,大部分的女性往往被教导要顺从和“奉献”。但魏璎珞的智慧、勇气和“冷酷无情”,帮助她最终获得皇贵妃的头衔——这是当时汉人能获得的最高职位。这位“女毒草”的“成功”无疑是众多东亚女性向往的目标,她们惊喜发现原来还有这样一种人设,能随心所欲地掌握自己的命运,《延禧攻略》显然给她们上了一堂女性主义的普及课。

回看《甄嬛传》、《延禧攻略》、《芈月传》等典型的爽文化标本,虽然确实充满服务于意淫的恶俗桥段和退步的时代背景,但这种对女性生活状态的激进想象确实是具有性别革命意义的突进。

根据谷歌的分析显示,除了中国大陆以外,对宫斗兴趣最大的人群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文莱、香港和台湾等亚洲地区。在台湾,岛内媒体甚至把《延禧攻略》视为“精品”,认为即便台湾年轻一代长期受“去中”教科书及政治人物鼓动,但面对对岸挟庞大成本、制作相对细致的历史剧仍然产生了共鸣。有文章说,当主政者一再想通过政治宣传、修改教科书,告诉台湾的下一代“对岸是他国”,但在各种生命经验或戏剧等艺术接触下,这种源于文化深层的联结和历史感知,又岂会因政治人物的刻意操作而轻易被割裂?

中国宏观政策鼓励文化项目“走出去”,再加上“海上丝绸之路”的提出,“价值输出”急需找到突破口。从效果上看,宫斗剧可能是中国文化成功输出的最新范例。长期以来,中共精心设计诸如《大国崛起》、《厉害了我的国》等影视作品,试图将它们打造成外宣的一面旗帜。但与之相比,那些被中共视为“遗毒”的作品更有机会成为“最大公约数”,流行于海外市场。事实上,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东南亚各地引进的中国剧集皆以古装神话剧为主,相近的文化背景让这些题材容易被接受。

这些经验值得相关部门的引起注意,而且在文化输出这个领域,中国可以向领邦韩国学习。在“韩国模式”横扫亚洲之前,韩国人花了很长时间在好莱坞学习编剧的技术和讲故事的方法。学成后,韩国人最早通过中西交流频繁的新加坡作为中转站,试探东南亚乃至整个华语圈的文化感觉,了解共鸣点在哪里,以文化接近的市场作为突破口,一步步成功实现电视剧产业的国际化。

相比之下,中国电视剧的制作仍然受制于“体制”,一些以“市场”为导向的影视剧通常会被批评“政治不正确”,甚至被视为“毒草”。很多文化精英认为,大众文化容易被资本荼毒,资本的趋利性容易造成作品内容对某些趣味呈现出简单的迎合姿态。不仅如此,宫斗更像是一剂快乐的麻醉剂,让那些在生活中挣扎喘息的人们,用短暂的自我意淫获得些许幸福——这显然是一种犬儒和逃避的娱乐方式。

但是,这样理解宫斗,似乎又过于片面。“宫斗”不仅生产快感,也有人们对现实世界的回响和反抗。在《延禧攻略》里,人们爱看一个小小的宫女能够平等地站在皇上身边——对尊重和平等的呼唤实际上战胜了对历史的尊重和古代文化的喜爱。

有人说,人们关注宫斗剧,是因为现实生活太多规则和法条,阶层的跨越太过艰难,主角很难肆意妄为。而只有在一个“人治”而非“法治”的世界中,主角才更容易依靠偶然的因素成功,例如依靠贵人鸡犬升天、杀伐敌人在三宫六院也显得更为正当。传统社会精神慰藉在如今进步的数字时代反复回响,是因为现代底层的无路可逃——这也许能说明为什么该剧能在世界范围内激起人们的广泛共鸣。

虽然这些“正面影响”依然得不到文化精英们“宠信”,但群众的眼光依然雪亮。实践证明,那些批斗式的文风已没有太多市场。宫斗之风固然不可长,但让宫斗自然而然消失,需要人们用脚投票。而多元理性、独立思考的“大众”,才是抵御任何一种偏激力量的最可靠屏障。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