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社论:别再片面宣扬“斗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今天的中国是个建制性社会,共产党早已不是革命党,而是一个已经执政了70年的执政党,正肩负着团结带领人民持续向前实现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和民族复兴的历史重任。今天中国需要的不是“斗”,斗争不应该被宣扬,今天的主轴是建设,对内是团结和联合最广泛的力量,朝着民族复兴的目标努力,对外是坚持合作共赢,与世界各国求同存异,共同推进全球治理体系和治理结构的变革。这期间即便是有斗争,目的也是为了实现这些目标,而不是将作为手段的斗争和这些目标本末倒置。

本文转自《多维CN》042期(2019年2月刊)《社论:别再片面宣扬“斗争”》。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斗争,这一毛时代常用的词汇,近年来由于“伟大斗争”的表述并被上升到了“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等“四个伟大”的高度,而在中共笔杆子的推波助澜下重新以突出地位回到官方舆论的宣传报导中。

2019新年伊始,《人民日报》以理论专版的高规格,连续多日集合党内理论家阐释“四个伟大”,从解读“伟大斗争”开始,包括《不断夺取新时代伟大斗争新胜利》、《从社会规律认识伟大斗争》、《敢于并善于应对各种风险、压力和挑战以饱满精神状态进行伟大斗争》等三篇文章。尽管这三篇文章立意有所不同,并非全部鼓吹阶级斗争或政治斗争,但因为都在明确为“斗争”背书,故难免在今天这个建制性社会引发反弹,在合作共赢和命运共同体等主张已成中国外交主轴的时代,更令世人感到格外不解与错愕。

042期《多维CN》新刊上市

斗争是个政治名词,虽然也具有奋斗之意,但主要是指用特定方法和手段排斥、打击对手。作为一个哲学概念,它是唯物辩证法对立统一规律中的重要范畴,指矛盾双方互相排斥、否定和冲突,一方力求战胜另一方,具有不可调和、对抗的特徵。依据唯物辩证法的对立统一规律,任何事物内部和事物之间同时存在统一性和斗争性的两种属性,统一性和斗争性不可分割,两者相互制约、联结和转化,共同推动事物的变化和发展,斗争只是一种手段和属性,并非目的和全部,斗争是为了矛盾双方相互过渡、转化,进而达到相互依存的统一状态,片面宣扬强调斗争,恰恰是对唯物辩证法的背离。

从中共建立到发展的历史来看,作为革命党和代表了国家利益的执政党,因为要革敌人的命,从敌人手里夺权,要推翻一个旧的政权、建立一个新的政权,或是要扞卫国家核心利益,当然需要斗争,不仅需要,而且还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要通过斗争打倒敌人。当时的中共也正是这样做的。毛泽东领导中共将斗争精神和斗争艺术发挥到极致,通过斗争赶走了日本侵略者,打败了国民党蒋介石,取得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后又在朝鲜战场上、在中苏边界、中印边界分别和美、苏、印等国进行军事斗争,和美苏两大霸权进行政治与外交斗争,扞卫了中国国家利益和共产党政权。但与此同时,在中国内部,随着中共掌权进入建制社会后,片面宣扬和强调斗争就带来了灾难性后果。毛时代晚期信奉“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的斗争哲学,推行“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策,就由此酿成了反右、文革的悲剧,令整个国家陷入持续内耗内斗的境地,政治经济秩序也濒临崩溃边缘,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也遭到严重质疑。

毛泽东去世后,中共摒弃“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路线,将国家政策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开始实行改革开放。这是一场思想解放的历史进程,尽管期间也经历了不同政治路线和思想主张的斗争,对外也发生了中越边境冲突,甚至连邓小平第三次复出并坚持改革开放的过程也充满了斗争色彩,但就这四十年来执政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的总体主轴而言,是一个去意识形态化和去斗争思维的过程,是一个建设性的过程。这期间,透过对内全面修复和弥合阶级斗争酿成的伤口,缓和社会矛盾,主张团结协作,推崇协商民主,对外积极展开合作共赢,倡导和而不同与求同存异,从而为中国创造了宝贵而良好的国际环境,促进中国快速摆脱积贫积弱的内耗状态,实现爆发式发展,崛起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日益临近民族复兴目标。

现实中国当然也存在“斗争”的一面。中共党内就存在腐与反腐的激烈“斗争”,对于腐败势力、现象和文化,当然不能纵容,必须将其视作斗争对象打倒。事实上,近几年来中共正是由于以斗争态度对腐败零容忍,才取得反腐“压倒性胜利”。在腐败问题依旧严重,腐败从地上转移到地下,以更隐蔽的方式进行的情况下,中共当然要敢于刀刃向内,敢于与腐败进行斗争,而且要善于斗争。在国家层面,因为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面临分裂势力的挑战,社会治安面临黑恶势力的威胁,全面深化改革面临既得利益集团阻挠,对此当然也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在对外层面,因为中国持续崛起,正重构西方所主导的世界政治经济结构,尤其是日益挑战到美国的世界头号大国地位,已经引发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遏制和围堵,为了战胜这些外部挑战,为了国家的持续崛起和世界格局重塑,中国当然更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事实上,中美贸易战就是这种“斗争”的体现。

中国推出的“一带一路”战略,展现了合作共赢的价值导向(图源:新华社)

纵然如此,也必须认识到,斗争已不是今天中国的主轴。要明白,今天的中国是个建制性社会,共产党早已不是革命党,而是一个已经执政了70年的执政党,正肩负着团结带领人民持续向前实现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和民族复兴的历史重任。在进入执政殿堂之后还穿着草鞋拿着砍刀砍砍砍,今天要斗这个,明天要批那个,是会被人笑话和利用的,用现代政治术语来说,是不够现代化的。今天中国需要的不是“斗”,斗争不应该被宣扬,今天的主轴是建设,对内是团结和联合最广泛的力量,朝着民族复兴的目标努力,对外是坚持合作共赢,与世界各国求同存异,共同推进全球治理体系和治理结构的变革。这期间即便是有斗争,目的也是为了实现这些目标,而不是将作为手段的斗争和这些目标本末倒置。今天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命运共同体”,精髓正是合作共赢,有助于世界告别本质上是一种博弈对抗逻辑、民族国家丛林状态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westphalian system)。

必须认识到,“斗争”一词,即使含有奋斗之意,也要考虑到现实的一面。不管人们愿不愿意,这个词在今天已经被附加了政治包袱,被打上了毛时代阶级和政治斗争的深刻烙印,如果诠释不好,囫囵吞枣地片面宣扬,很容易让外界产生较大误会空间,认为中国又要对内外搞阶级斗争或政治斗争。而这对于国内政策和宣传比任何时候都更有外溢效应,对于亟须进行更现代的形象构建的中国来说就更需要注意。毕竟,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深度融入和持续崛起,中国早非封闭国家,任何政策宣传都应考虑国际影响,避免加深西方本就存在的疑虑,在宣传使用“斗争”一词时尤其要慎重。

必须要注意到,中共官僚体系里一些理论水平有限的官僚,很容易从字面意思理解而出现认知和施政偏差。虽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已经发生深刻变化,取得历史性成绩,中共也在不断地由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型,但一些官僚仍旧受到毛时代斗争思维影响,认知还停留在前三十年,经常错会意志,干出宁左勿右的傻事。而一些笔杆子和理论家的思想深处更是被斗争思维束缚,脑袋还在政治投机和原教旨社会主义的旧纸堆里打滚,认知一直难以与时俱进,干了不少“高级黑”的蠢事。

要明白,“伟大斗争”只是“四个伟大”之一,是为了服务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伟大斗争”重点只能是“伟大”,绝不是“斗争”,更不是一些人理解的政治斗争、阶级斗争,即使用“斗争”这一表述,也只是指为了民族复兴和深化改革而克服艰难险阻,需要奋斗和解决问题,不可也不应当片面宣扬为“斗争”。

推荐阅读:

【多维TW39期】社论:台湾共识是瞎咪碗糕

【多维 CN41期】社论:应给公共舆论以适度宽松空间

请留意第41期《多维CN》、第38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